關正傑 - 大地恩情


  • Citi


  • Citi

    大地恩情

    1980年麗的電視劇《大地恩情之家在珠江》主題曲
    曲:黎小田 詞:盧國沾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河水彎又彎 冷然說憂患
    別我鄉里時 眼淚一串濕衣衫

    人於天地中 似螻蟻千萬
    獨我苦笑離群 當日抑憤鬱心間

    若有輕舟強渡 有朝必定再返
    水漲水退 難免起落數番

    大地倚在河畔 水聲輕說變幻
    夢裡依稀滿地青翠 但我鬢上已斑斑


  • Citi

    @恆智德關正傑 - 大地恩情 入面講:

    人於天地中 似螻蟻千萬
    獨我苦笑離群 當日抑憤鬱心間

    當年播電視劇個陣無呢段,唔怪得上邊條片0:55開始畫風突變,切咗段MV入來


  • Citi

    @恆智德 盧國沾講述歌詞的背後:
    《大地恩情》這首詞,於我而言,是一字一淚。雖然是為一部同名長篇電視劇的主題曲而寫,但骨子裡是寫我二十多年裡的怨嘆。詞里每一段每一句,源於肺腑,是內心怨憤忽然裂個缺口,讓它爆射而出。

    數十年前我以稚子無知之年,被安排離開我出生的家鄉。當年當日,早上我乘搭小艇,轉上大船,來到香港。江邊送別的,是我媽媽。畢竟我當時年紀太小,還不知是離鄉別井,所以連一句道別的話都沒講過。這是我從不原諒自己的事情,是以耿於心懷至去年聖誕節。離鄉以來,一直沒有忘記鄉間的一樹一木、一磚一瓦。別後緊緊記住,與我母親幾年相處的每個片段小節。讓這僅有的與生母一起共度的時光,永存我心。所以寫這首詞的時候,我哽咽難止,激動至落淚。在淚水之中,在許多童年往事疊印腦際的時候,我寫出心裡每一句想講未講的話。

    筆下這塊「大地」,是我家鄉潮連。潮連是一個大江之中的孤島,四面潮水相連。因此「大地倚在河畔」一句,是我刻意要寫的。詞裡的「恩情」,是母愛。

    「別我鄉里時,眼淚一串濕衣衫」,是我由於當日沒有哭過,甚至沒講過再見,而對自己責罵嘲笑。正因別離,別後二十多年不相見,於是有「抑憤鬱心間」,是我對時代的無聲控訴和不滿。接著是「若有輕舟強渡,有朝必定再返」,講處境為難、有心無力。「輕舟」句指我回鄉必須渡江,「強」是指潛意識里想做,於是誓願「必定再返」,但是知道歸期難卜,只盼「有朝」,不知何年。

    詞寫到這裡,我擲筆,已寫不下去。一句「必定再返」,是我此生唯一憾事,是二十多年心願,因此那個晚上,輾轉低回,悲慟之情難以形容。直至情緒平復,便把適才感懷,再填「水漲,水退,難免起落數番」。筆鋒直罵這個時代,意圖為我拋下母親的自責自咎開脫。想說:「無可奈何呀,不是麼?」也隱然希望家中老人能夠明白:這不盡是我的錯。

    「夢裡依稀滿地青翠」是對我童年故鄉風物的憶述。二十多年後的聖誕節我終於回鄉,還能說流暢的鄉音,可見我記住了多少鄉情。

    「但我鬢上已斑斑」,只是我當日寫詞時,不幸言中的。今日頭上斑白幾處,再也藏不住了。

    這詞面世後幾個月,一個深宵,我家附近山邊不知哪個角落,忽然有夜半歌聲。夜闌人靜,歌聲飄過來,正是這首《大地恩情》。歌者一唱一頓,我相信他在哭;從歌聲起處,知道這人定必睡在山溝的無水小坑內,是一個落難漂泊的異鄉人。那個晚上,我驚異而動容,直感凄涼撲面。


  • Citi

    @恆智德 原來當年(1984)張學友參加首屆十八區業餘歌唱大賽奪冠都係唱呢首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piAC4cZoY



相關主題

  • 5
  • 5
  • 12
  • 6
  • 1
  • 6
  • 3
  • 7
  • 4
  • 4
  • 2
  • 4
  • 3
  • 5
  • 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