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何謂真正的香港民主運動


  • Citi

    https://vocus.cc/chenglap/5f460902fd897800017978a4

    何謂真正的香港民主運動

    alt text

    選舉與議席已無法推進香港的民主運動

    雖然很多人都把拒絕接受委任,說成是道德,或者是價值觀,或者是一個有效的杯葛戰略等問題,又或者基本上是批評或討厭泛民。
    以上的其實都有部份正確,不過我認為,很少人有認識到最核心的問題,或者可能根本沒有,我所認知到的問題是很少人會重視的。

    那就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存亡。

    我一直說,反對選舉,香港民主運動是失敗的。這些並不是氣話,也不用問有甚麼高見。我是有絕對的根據的。因為在我的觀察中,香港民主運動運作了那麼多年,在設計上有極度致命的缺點:

    1. 他以選舉為主軸
    2. 他以議席為營養
    3. 因此,他是依賴選舉與議席而存在
    4. 百姓又把選舉和議席,以及選舉中產生的人物,當成民主運動的希望

    所以,基本上香港民主運動,就是建立在一個前題上,那就是選舉不會消失,而選舉得到的議席,也不會消失。這個假定在 2016 年前,是可以爭議的,因為香港一直以來,選舉都扮得很像民主國家,看起來像是一直永遠都會存在而且是被尊重的。
    但在 2016 年之後,他就不再成立,事實證明,議席的存亡並不取決於選舉,而是你本來打算靠議席制衡的政府,而在 2020 年之後,則連選舉本身也是可以消失的。
    這意味,香港民主運動的兩條支柱,他都是掌握在反民主運動者的手上,只要行政命令,他們可以在任何時候都消滅這樣的民主運動。消滅並不是在於打壓,而是民主運動本身的體質就很弱,我們長期引導了民眾接受那群從有薪選舉中得利的人指揮,他們的幹部也多是這樣的人。而百姓失去了選舉之後就會絕望,他所支持的所謂政治明星,面對沒有選舉和議席的情況下,就變成了廢人。
    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是太陽能電筒,太陽能電筒沒有陽光就不能照明,結果你在最需要照明的黑暗中,他也不能運作。同樣地,當香港變得更專制暴政,也是最需要民主運動制衡時,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是不能運作的,他一大堆靠 full pay(全薪)吃飯的成員,會因為 full pay 和選舉消失而淡出,癱瘓,散去,甚至所有組織和幹部消失。
    所以我重視的並不是民主派議員是否接受委任,我認為,這只是他個人的選擇,當然我會嘲笑他們,說這些人根本就是偽民主(又,在這時候你能看到還是能看到有一兩個議員是真心的),不過這些人實在怎麼想都不是重點。
    因為他們從事的已不是民主運動了,整個思想已退化至「返工(求職謀生)」,他們的任何言論都顯示他們只是在返工,他們用去麥當勞打工的標準,去衡量自己的行為。

    必須承認當前的民主已死,才可能新生

    至此,其實舊有的民主運動已滅亡了,這些人已經投降了,這是必須指出的事。選舉和議席可以繼續存在,他一樣能生錢,但他不會也不能推動民主,甚至可以假定,他對推定民主是有害的。因為只要政府以議席相脅,若他們不支持反民主的東西,議席就會消失時,他們又怎能不支持?
    修改議事規則,不過就是先聲而已。重點是「我不能沒有了這份工作」才是 top priority(當務之急),人要面對兩難,你要民主還是要份工?你要民主還是要條命?有些人可以全部答民主,有些人只答一半,而很明顯,你別說犧牲性命了,民主的價值及不上他要他的那層樓。
    如果百姓相信這些人是自己的領導者,相信他們的說話,相信他們指引的道路,香港就不再有民主運動,我們全部行為都只是為了讓一些人能繼續返工而存在。其實民建聯也一樣自稱是民主的,我們只聽到自稱就覺得是民主嗎?
    因此,重點是支持者,而不在於議員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議員們隨他們去,但支持者也就是市民們,以後是應該要無視這些人,不再支持這些人,也不再把希望放在他們的行為和路線上。
    這也是很多人說的「接不接受根本不重要」,但真正意義是卻並非「我中立,我不支持不反對」,而是說,民主運動的大主軸,已經變成了完全另一群人。民主派並不是民主運動的一部份,他們跟王維基與田北俊已變成一樣,只能當成一個有可能被民主運動推動的棋子。

    而也不應該由其他人配合這些人的策略,比方說,他們想要選舉,叫停抗爭,如果真的被叫停了,那就是大家去配合他們的策略。那是錯的。
    我們必須了解,人類先天倚大邊的劣天性,民主派因為人多,資源多,所以只要我們當他們是在搞民主運動,通常就是資源少的人聽從資源多的。但其實民建聯資源更多,為何我們不聽民建聯的?因為我們不認為他在從事民主運動的,故此,只要我們把民主派不再看成推動民主運動者,則我們也不應該因為其資源豐盛,而將主導權交託給他們。
    如果我們無法脫離這點,繼續讓他們指揮,香港的民主運動就會滅亡,就像追龍一樣,滅亡並不是外表的滅亡,而是裡面精神的滅亡。就像能拍出大時代的 TVB,以及亞視,早已滅亡了,你知道很早期的大公報勝在敢言?而不是黨報?
    他們全部都是已死,只是被佔有屍體形成活屍,擁有生前一樣的外表,可是那只是一種活屍。

    民主派接不接受委任的區別

    而我認為,不接受委任,與接受委任,雖說不重要,也不是我們控制不了,並不是真的完全沒分別。因為接受委任的人,並不會老實的承認,我現在只是返工,我並不是在推動民主。他說,我在「留守」,我不僅在推動民主,而且在「最前線」,做「比你們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欺騙。也就是黃碧雲所說的那套,她認為自己的「議會戰線」比你們這些人做的更重要,更成功。
    但如果是一個真正的民主主義者,反而會承認自己只是在返工的,而不是在搞民主。而這些人卻會全部自稱在推動民主,越說自己推動民主,其實就越遠離民主主義。
    如果不接受委任,死了的話屍體也破壞,大家都確認他們是死了,多些人會認為這死了,那就多些人會想怎樣建立一個不依賴選舉和議席的民主運動。如果接受了委任,那就保存了屍體,復活成僵屍。分別在這。
    屍體破壞了雖然令人難受,但變成僵屍只會有更大的威脅。
    如果不接受委任,當然民主派也會重創衰落,還有一群人看到這結果,死都要堅持「你們這些人像新加坡社會主義陣線一樣策略錯誤!」這些人重視的是舊有民主派人員的利益,多過民主化與否。但民主派死,民主主義生;還是民主派生,而民主主義死?這就是核心,並沒有民主派生,民主主義生。
    因為你想要一個有糧出(有給薪)的民主運動?沒有,有糧出的就是幫政府,民主運動就是無糧出。
    有人會問,那窮人就不能搞民主嗎?
    我反問,那你要出錢請窮人搞民主嗎?他們又說不了,因為他們想政府出錢請窮人,政府出錢,請了窮人,你覺得政府會叫他們搞民主還是撐政府?是的,政府已說明了他出錢就只會容許你幫他們而不是反他們,訓醒未呢(還沒睡醒嗎)?
    「政府應該出錢搞民主」,存在的,哪裡存在的?民主國家,你卻覺得想要專制國家政府出錢搞民主。然後你再說甚麼西方民主國家,現代國家該怎樣,多餘的。
    你知道你在說甚麼嗎?你在跟我抱怨,為何橋本環奈不去愛你,老婆不是該愛老公嗎?就算老公貌醜,愛也不應該嫌棄嗎?她這樣是不合理的,不對的。我只會奇怪地問,橋本環奈何時成為了你的老婆,你怎會以老婆的標準,去要求橋本環奈?香港何時有民主了?你不能因為你貌醜,就說橋本環奈不應該嫌棄你醜,因為她還未接受你好嗎?
    香港並沒有得到民主女神的愛,所以香港人也別打算非禮民主女神,甚至是叫她出糧給你食民主拖鞋飯了,你現在是追求民主的過程,預了你會犧牲,付出,然後還被拒絕的,但至少你還是個正常人,而不是一個把別人當成老婆的神經病。
    香港需要一個完全可以脫離選舉,也不需要議席資源才能維持的民主運動,而舊有的應盡速被認愛無用而放棄。而我們要贊成的是加速達成這件事的一切。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1
  • 33
  • 3
  • 3
  • 4
  • 8
  • 9
  • 11
  • 4
  • 85
  • 6
  • 2
  • 21
  • 5
  • 42
  • 4
  • 84
  • 1
  • 6
  • 2
  • 14
  • 4
  • 2
  • 1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