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超合作?預期性服從?公民不合作與管治成本


  • Citi

    超合作?預期性服從?公民不合作與管治成本。

    樓主置頂 
    我詳細啲講返清楚 積極不作為以避免踏入 預期性服從(Anticipatory obedience)呢個point啦 參考返一九三八年三月,奧地利總理投降後納粹進犯奧地利嘅歷史 當時嘅非猶太奧地利民眾亦有份搜刮猶太奧地利民眾 呢一種正正就係預期性服從,市民選擇左作出超過政府想像嘅高度配合 根據政治理論家【漢斯.鄂蘭】嘅說法,當德國軍隊進犯奧地利,那些非猶太人開始對猶太人打家劫舍時,讓納粹高層了解到這個國家能容忍 強大的暴政並以此經驗為基礎策劃 【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 假如非猶太奧地利採左只維持最低要求嘅合作,令納粹知道佢哋並不享受呢啲操施,納粹就唔會有咁大嘅膽量去做Kristallnacht 代返入香港現況,假如我哋選擇左超合作模式,展示出非常歡迎軍政府戒嚴嘅態度,港共就會有膽量策劃更大規模嘅野,例如廿三條或禁足令 因此我哋只需要最大程度(積極)地去只達成最低要求(不作為)

    by連登網友:兔仔一定可愛過貓

    正文:

    最近見大家對參與舉報各有分歧。
    我希望以數據以及史實幫助大家分析並選擇應否報行「超合作運動」

    大家參考以下嘅post(感謝pop子提供)

    [民意逆轉?] 民意調查顯示:香港對民主抗議的支援反而因新冠病毒而增加
    https://lih.kg/1950317

    事實上爆發感染中抗爭者採取嘅行動大致係一如已往嘅,但係基於殖民政府嘅不作為以及無能之下,抗爭者嘅支持度有所上升。

    原因不外乎人類係好喜歡搵人黎怪嘅物種,而除左沙文主義者外,所謂Blue ribbon不外乎係一班短視嘅安穩主義者,只要其安穩受威脅就會暴動。

    而一般情況下,公民不滿引發嘅不合作就會增加政府嘅管治成本。係多數情況下,社會嘅安那其程度(無政府主義Anarchism)越高,政府嘅管治成本越高。對抗爭者嘅打壓自然手軟腳軟。社會越動盪,管治成本越大

    咁另一種應對手法(即超合作手法)又如何呢? 政府就有更大機會得到邱吉爾時刻(churchill moment) 即現時意粉共和國同美國嘅情況。係患難時無可依靠令市民逼於同政府聯手。當然就會令管治成本短暫大減,打壓就更有資源。

    此外,市民亦有機會踏入預期性服從陷阱。可以參考一下一九三八納粹侵入奧地利後市民出現嘅預期性服從

    根據政治理論家【漢娜.鄂蘭】
    「 當德國軍隊進犯奧地利,那些非猶太人開始對猶太人打家劫舍時」 奧地利人期預期性服從, 讓納粹高層了解這個國家可以容忍強大的暴政。 後來嘅【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 亦都係建基於呢一個基礎之下 。 亦即底線跳戰

    再者藍店之中大規模爆發疫情, 大量藍絲受感染又關你咩事?你無幫襯掛?

    TLDR?
    現時本人認為大家要做嘅係:
    1.自制救生艇幫襯黃店並幫助手足防疫, 防止因為防疫需要依靠政府產生邱吉爾時刻
    2. 積極不作為避開預期性服從底線挑戰陷阱

    3.唔好幫政府做野,並應以文宣將矛頭指向政權, 最大化政府管治成本

    如有不足請大家指出。


  • Citi

    我嘅個人理解就係,簡單D講呢,政府宜家試緊我哋嘅底線。舉報藍店都會令到政府下次用更加限制人權嘅高壓管制。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明表面為防疫,實為推廿三條。所以我哋唔可以畀機會佢哋。



  • 簡單來講都係嗰幾板斧啦,1團結自己人,2拉攏所有拉攏得嘅,3政府做得好唔好表揚,直頭唔好提,低調處理,4政府一on9就食住個勢屌。
    噉就唔會有可與政府謀皮嘅錯覺啦。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1
  • 4
  • 11
  • 84
  • 6
  • 3
  • 85
  • 21
  • 1
  • 9
  • 4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