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走過鬼門關 2020-May-4



  • https://maddog.myradio.hk/2020/05/04/ymregion/黃毓民:走過鬼門關/

    一、
    生命無常,上帝作主。
    我一直都有定期血檢的習慣,由於早前抽血檢查發現前列腺癌PSA指數過高,經超聲波掃描檢查亦發現前列腺腫大部分有異樣,經梁智鴻醫生安排,四月廿三日(星期四)早上入院(養和醫院)進行超聲波掃描抽針檢查(TRUS Guided Prostate Biopsy)。
    這一次的抽針檢查竟然因為細菌入血而出現致命的併發症-敗血病,使我一度要在生死邊緣掙扎求存。
    當醫生發現超聲波影像有可疑的地方時,會進行針吸活組織檢查,醫生在超聲波的導引下,用高速穿刺槍穿過直腸壁,進入前列腺懷疑有腫瘤之處,穿刺十至十四針,以取出前列腺組織進行病理化驗。據說這應該是所有檢查中最痛的一項,不過在進行抽針前,醫生可為病人局部麻醉或打止痛針,穿刺過程時間亦不會太長。我沒有局部麻醉,祇有打止痛針。測試完成在病床休息幾個小時後,傍晚出院返家,臨行前梁醫生一再叮囑,抽針屬創傷性的檢查,病人在完成檢查幾日內可能會出現血尿、發燒等情況,均屬正常,不過如果出現高燒、嘔吐或血壓過低,則必須立即通知他。回到家中,吃過晚飯洗完澡便稍事休息,之後準備看《毓民踩場》直播(這一集是兩日前錄影,嘉賓是曾智華),但是身體極度不適,頭暈目眩、頭痛,而且開始發燒,在床上躺了兩個多小時後,全身發抖,氣促,嘔吐、身體發滾,用體溫計測量結果是高達卅九點八度,十分嚇人,於是立即用冰敷及吃退燒藥,情況稍為紓緩。凌晨兩點幾,留言給秘書Crystal,請她早上致電梁智鴻醫生診所。四月廿四日(星期五)中午診所方面來電:要立即入院。下午三時抵達養和醫院,不到半個小時,梁智鴻醫生趕到,經過檢查後發現血壓極低:76/48,梁醫生以定速輸液泵施藥,希望可以提升血壓,但半個小時後血壓仍無仼何上升跡象,梁醫生神色凝重對我說:細菌入血,是敗血病,要即刻入ICU!
    聽到要入ICU搶救,已心知不妙。原來嚴重的敗血症是會導致供應組織的血流不足而使器官衰竭甚至休克。深切治療病房是為需要高度密集醫療照料的重病傷患或垂危的病人所特設的病房,有很多設備和儀器,隨時監測患者的身體變化,並由醫療人員廿四小時輪班照顧,廿四小時監察是為了可隨時為病人提供整體性的器官支持治療。
    入住深切治療部,都是生命垂危的病人,要在病情穩定無生命危險後才能離開。當時心裏在想,我可以出得來嗎?進入深切治療部病房後,由養和醫院深切治療部主任李衞全醫生負責主導治療,而我的主診醫生梁智鴻教授亦在場,還有三位腎科専家:香港腎科權威余宇康教授及唐國隆醫生、陳楚文醫生。
    二、
    在深切治療病房床上,雙手滿插靜脈注射溶液的膠管,全身都是喉管,包括尿管、胃管;心電圖、強心針,再加上要用呼吸機維生,身體的痛楚不言可喻,但神志仍然十分清醒。
    在命懸一線的時候,我在想些甚麼呢?都在思念家人。
    第一個想起的是今年年初在美離世的舜兒,幾個月來幾乎每天都思念他,那是一種心中最深刻的傷痛和思念。躺在病床奄奄一息的我這時候突然出現一個念頭:也許很快我們就會在天家見面!但是一想到我們家那位好不容易才撫平喪子哀痛,又剛剛在台灣完成骨科手術正在休息的「一家之主」,眼淚就不停的流。四十年來,她默默忍受我的不斷闖禍、不斷犯錯,又不善理財,更要因為我的政治言行經常擔驚受怕。沒有她的忍讓、包容與愛護,我一無所有。
    如果今次在刦難逃,無法走出深切治療病房,她怎麼辦?還熬得下去嗎?她不應該受這樣的苦,上天不能這樣對待她!我不能倒下去。由於大疫當前,妻子兒孫分處美、台兩地,我孤軍與病魔作戰,更加需要堅強的鬥志。
    生有時,死有時。我是一個有基督信仰的人,不會畏懼死亡;我也不是一個遇到苦難就動輒說要交付 上帝的人,但我經常禱告。躺在「加護病房」的病床上,我不斷默念《主禱文》,祈求 上帝救我脫離兇惡,又記起大衞的詩: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
    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
    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篇二十三》)
    四月廿五日(星期六)凌晨零時左右,全身發抖、呼吸困難、嘔吐,醫生要我簽一張同意書,如果靜脈輸液無法維持正常血壓,可能要做一個預防靜脈拴塞的手術。不過,睡醒之後,血壓逐步回復正常,血流不足導致器官衰竭的危險解除,而排尿情況亦開始改善。四月廿六日(星期日)上午,我被轉送到普通病房,繼續接受治療。
    翻看四月廿五日的《荒漠甘泉》,引述的經文竟是:「應當一無掛慮。」(《腓立比書》四章六節)
    Thank GOD!
    四月廿六日離開ICU後,頭兩天因為藥物敏感全身紅腫,十分痛苦,需要注射另一種抗生素,但隨着五位醫生的悉心治療,情況慢慢好轉,五月四日(星期一)終於可以離開普通病房,「打道回府」。
    三、
    禍兮福所倚,前列腺癌測試結果只是嚴重的前列腺炎,敗血病治癒後休息一段時間再做手術。梁智鴻醫生告訴我,抽針是目前唯一可以確診前列腺癌的方法,細菌入血,變成敗血病的風險其實並不高,他還開玩笑的說:「舊年到依家,做咗近百個超聲波掃描抽針檢查,得兩個有事,兩個都係我老友,你係第三個,你都係我老友,哈哈!」
    我要衷心感謝梁智鴻教授、李衛全醫生、余宇康教授及唐國隆醫生、陳楚文醫生。在深切治療病房兩夜及在普通病房九天期間,得到你們的專業、用心的治療,使我脫離險境,逐漸康復。我也要感謝養和醫院深切治療部及三十三樓普通病房的全體醫護人員,因為有你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才可以安然無恙。
    四、
    頗有一些不滿我的政治言行的教會中人會質疑我:基督徒會是這樣的嗎?然而,「因信稱義」是基督教的核心思想:「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馬書》10:9-10)此間某些教會領袖、自稱基督徒的高官和政客,面對社會的不公不義經常沉默,甚至為極權政治塗脂抹粉;對於中共拆教堂十字架,不斷迫害基督徒的惡行,更是噤若寒蟬。中國家庭教會牧師王怡只是根據聖經在教會講台上說過「任何人不悔改就必定滅亡」之類的話,竟然被視為對習近平的大不敬,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被中共羅織「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非法經營罪」判刑九年。香港那些言必稱 上帝的親建制教會領袖和基督徒,可有聲討這種「逆天」罪惡?原來他們不是「因信稱義」的基督徒,而是「因權稱義」的「法利賽人」,甚至只是極權主義者的奴才!
    正如基督徒倪匡所說的:我們信神不信人,人是靠不住的!
    生命無常,上帝作主! 請大家互相記念,互相感恩,珍惜家人!大疫未歇,大敵未滅;祈望人人珍重身體,在艱彌厲,戰鬥到底,衝破橫逆,香港重光!
    黃毓民
    二〇二〇年五月四日


    :lomore-adore:


  • 已封鎖

    你最後一個表情什麽意思

    我屌你老母嚴肅小小好麽

    人間正道是滄桑,d醫院其實好多弊端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5
  • 1
  • 3
  • 6
  • 3
  • 9
  • 3
  • 1
  • 5
  • 2
  • 4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