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聽講只要成為越多人相信嘅存在,靈體就會慢慢越嚟越接近傳言中嘅角色。

    自從應承咗幫隻女鬼,而作咗個第一個鬼故之後,就知咩叫衰多口。

    為咗好好控制自己嘅能力,開始成為兼職講鬼故師。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原來冇得刪故,如果想棄點算啊?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點解你媽咪跟埋你返學嘅?阿姨洗唔洗坐吓?你睇起嚟好攰。」細路女用天真善良嘅語氣問企喺今日轉校嚟嘅新同學後邊嘅女人。

    當細路女一講完,一直默默低頭唔出聲嘅新同學終於有啲啲反應,抬高頭觀察細路女。而企喺佢後邊嘅女人都望向細路女安靜噉微笑,但冇答佢嘅問題。

    「路千遙你上堂喺度亂講咩啊!」班主任咁啱聽到細路女傾偈嘅內容,即刻大聲喝住佢。

    「我只係怕阿姨一直企喺度會攰......」路千遙根本唔明平時溫柔嘅老師點解突然間咁嬲。

    「仲講大話!呢度邊有咩阿姨啊!」班主任嘅眼神開始緊張同閃縮。

    「有啊,就企喺陳芝晴後面。」路千遙表情無辜噉指住新同學後邊,但一另轉頭就發現佢後邊咩都冇。

    「佢後邊乜都冇!」班主任覺得自己瞬間起曬雞皮,後尾枕陰風陣陣,於是想用大聲同怒火去掩飾自己心底嘅恐懼。

    「頭先明明有啊......」路千遙平時畀人嘅印象一向都係誠實嘅好學生,見班主任同其他同學都唔信自己,覺得有啲想喊,對眼開始紅。

    「夠喇!你跟我出去先!其他同學乖乖地睇住書先,一陣有其他老師嚟上堂。」班主任緊張噉捉住路千遙嘅手臂將佢扯出課室。

    佢哋急步行到教員室,班主任同教員室裡面嘅其他老師喺度吱吱斟,而且都用恐懼嘅眼神偷望路千遙,老師之後打電話要見家長。

    「千遙,你點解要講呢種大話?」班主任認真噉問路千遙,想睇清楚佢每個表情同反應。

    「我冇講大話!我冇講大話啊!」真係彿都有火,路千遙大聲噉重複自己嘅反駁。

    「呢次就算喇,下次唔好有講類似嘅嘢。」班主任嘆咗一口氣,佢就係知路千遙呢個小朋友基本上唔講大話先驚。

    「我......我其實講錯咗啲咩?」路千遙連自己因咩畀人鬧都未知。

    「總之唔好再提陳芝晴媽咪嘅事喇,佢媽咪已經離開咗,再提佢會唔開心。」班主任摸一摸路千遙嘅頭安慰返佢。

    「離開咗?佢明明一直喺度啊。」路千遙覺得好奇怪,佢呢個年紀唔太明離開嘅深層意思。

    「呃......講清楚啲,佢......佢而家喺邊話?」其中一個唔知死嘅老師大膽噉問。

    「喺門口囉。」路千遙天真嘅表情同語氣完全唔似講笑,佢用手指指住門窗位一直微笑望住自己嘅女人。

    就喺一班老師瞬間安靜咗嘅呢一刻,路千遙終於意識到自己好似又講咗啲唔應該講嘅嘢......

    直到被婆婆接返屋企,老師單獨同婆婆傾咗陣。婆婆了解咗成件事之後,望我嘅眼神同其他大人一樣都變得好複雜。

    佢哋噉啱喺小息時間返去,陳芝晴就喺教員室門口等路千遙。陳芝晴見到之後就截住佢:「路千遙,你真係睇到我媽咪?」

    路千遙未嚟得切答佢,婆婆已經行上去隔開佢哋兩個:「唔好意思啊小朋友,遙遙佢只係睇錯嘢亂講嘢。」

    「我明明......」

    「遙遙,仲唔快啲同人道歉!」路千遙未講完已經被婆婆喝住咗。

    「陳芝晴,對唔住。」佢第一次見婆婆咁嬲,佢唯有眼紅紅噉道歉。

    睇得出陳芝晴嘅表情好失望,默默噉返課室上當。

    「婆婆,連你都覺得我講大話。」返屋企嗰陣,路千遙委屈噉問。

    「唔係,婆婆信遙遙唔會講大話,無論話你睇到啲咩......遇到啲咩......我都會相信同保護你。」婆婆一直用力拖住佢隻手,雙手不停震,內心嘅不安其實已經表露曬出嚟。

    「我都會保護婆婆。」感覺到嘅路千遙同樣握實婆婆嘅手,開始有啲擔心。

    由佢有記憶起,佢對自己嘅親生父母完全冇印象。湊大佢嘅就得公公婆婆同細姨,佢哋係比親生父母更加重要嘅存在。

    行到隧道口嗰陣路千遙突然停低,眼定定噉望住隧道對面。

    「咩事啊遙遙?」婆婆見佢好似睇到啲咩而停低有種不祥嘅預感,抱住佢細聲喺佢耳邊問。

    「我又見到嗰個阿姨,佢好似叫我哋過去。」路千遙雖然睇唔清隧道對面女人嘅樣,但根據身型同條裙睇,應該又係陳芝晴嘅媽咪。

    女人不停向佢哋揮手叫佢哋過去,而路千遙根本仲未意識到自己所睇到嘅係咩,淡定噉想照行過去。

    婆婆聽到之後心寒一寒,拖住佢轉身就跑。路千遙覺得好奇怪,但都跟住一齊嘅跑。

    不過女人唔知幾時已經企咗喺佢哋更前面等佢哋......

    「等等,婆婆!婆婆!」路千遙扯住婆婆隻手想阻止佢繼續跑。但婆婆唔理得咁多,直接抱起佢用盡自己嘅腳骨力向前衝。

    只有路千遙見到,佢哋係直接撞過女人嘅身體。女人化成黑煙,幾秒後黑煙又重新聚埋回復女人嘅身型。呢個時候女人180度轉頭同佢近距離對視,佢終於可以睇清女人嘅對眼就好似黑洞一樣,黑實實連眼白都冇。

    女人嘅表情唔再係微笑,而係哀怨,空洞嘅眼流出黑色嘅眼淚。

    「幫我......幫我......」女人把聲好似由路千遙嘅耳邊一直迴響到心底。

    眼見黑色嘅眼淚有幾滴滴濕咗婆婆嘅膊頭,路千遙想伸手幫佢抹乾淨,但眼淚已經快速噉滲入婆婆件衫,好快就消失唔見。

    婆婆已經冇氣再跑,但眼淚滲咗進入去之後好似重新加速,被鬼揞眼噉抱住路千遙跑出馬路。

    「砰!」

    一架的士殺唔切撞向佢哋,婆婆暈咗喺地下,而被佢抱住嘅路千遙就乜事都冇。

    「婆婆......婆婆......」路千遙仲未反應得切,神情呆滯噉想搖返醒婆婆,好快就被圍觀嘅人拉住阻止。

    「幫我......」熟悉嘅女人再次喺路千遙耳邊迴響。路千遙抬起頭,就見到女人企喺圍觀嘅人後邊,用黑洞一樣嘅眼眼定定噉望住佢,等佢答覆。

    「好......」路千遙覺得自己就快被佢對眼吸入去,不自覺噉點頭應承咗。

    女人聽到之後終於露出笑容,喺黃昏嘅陽光低下消失。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薯皮

    :lomore-hoho: 開新acc再block薯皮,就睇唔到喇

  • 花生友 Citi

    我明喇!

    (以下系我估,真系估中就冇话我剧透)

    明明迷路女童嘅传说已经俾人遗忘,点解11年后又重新俾王乐怡提起?

    点解带路千遥去高处嘅女仔系迷路女童,而救咗佢嘅伊丽莎白/堕天地狱兽亦都系迷路女童?佢哋系咪同一个?

    点解路千遥有将佢写嘅故变作现实嘅能力?

    点解人越信都市传说,恶灵指数就会越高?

    可能都同陈芝晴妈咪有关。

    陈芝晴妈咪可能系死于意外,就冇办法继续抚养陈芝晴,比较愧疚。而路千遥、陈芝晴、迷路女童嘅共同点就系缺母爱。

    陈芝晴妈咪就拣中迷路女童同路千遥作为“灵力核心”,灵力来源于佢哋对于缺母爱嘅“怨气”;其他人对都市传说嘅相信作为“灵力散户”。目的就系孵化世间嘅“灵能”,以至于足以重塑自己嘅身体。

    迷路女童同路千遥构筑咗异空间,最后崩坏、恢复正常,但同时放出“灵力核心”同“灵力散户”嘅大量“灵能”,最终俾陈芝晴妈咪吸收。

    今次就成功具像化,不过只能俾残留“灵能”嘅“灵体”路千遥睇到,所以“灵能”仲唔够。

    所以,第二次就系等路千遥开始写故之后,让佢写嘅故成真,重新成为“灵力核心”,读者就系“灵力散户”,以此孵化第二波“灵能”,目标仍然系重塑身体。

    而第二次嘅迷路女童唔系第一次嗰个,系陈芝晴妈咪拣嘅第二个缺母爱嘅女仔,作为第二个“灵力核心”。

    伊丽莎白先系第一次嘅迷路女童,佢有经验,明白恶灵指数失控嘅危险,就去尽力阻止类似事件嘅重复,就做咗天才灵媒,守护住呢个世界。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lomore-touch: 有冇主角示意圖?

  • 花生友 Citi @親衞隊

    @親衞隊

    如果喺写完之前出示意图应该会有剧透…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