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大家好,歡迎收睇七級遊戲直播!

    呢個係專門搵啲法律制裁唔到嘅罪犯參加私了遊戲,畀罪犯自己自相殘殺,諗起都興奮啊!

    七級遊戲係要玩家由B7開始順利通過七層上到G樓並且順利離開為止勝利。每一層都有唔同嘅罪犯做層主,殺人犯、強姦犯、欺詐犯......無論係人類定妖魔鬼怪都有。佢哋嘅任務都只有一個,就係殺咗玩家。

    當然,玩家都可以反殺層主取代佢嘅位置。一但成為咗新嘅層主就唔可以再離開呢度,都唔可以隨便去其他樓層同攻擊其他層主。

    罪犯冇權利反抗,反抗嘅都要死:golden-kiss:

    長氣說話唔多講喇,大家睇落去就明,我哋即刻開始遊戲喇!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啪!

    突如其來嘅強光照住我塊面,令我一時間擘唔大對眼。

    「知唔知點解你會喺度啊?」對面嘅男人用強硬嘅語氣問我。因為背光,令我睇唔清佢嘅樣。

    「我都話唔知!」我其實係知道原因,但唔可以講出嚟。心情好複雜,有唔甘心、有失望、有無奈......

    「唔認罪唔緊要,我有方法令你呢啲渣滓受到應有嘅制裁。」男人嘅面瞬間伸到我面前,令我睇清佢嘴角勾起惡劣嘅笑容。

    「吓!」

    我被惡夢嚇醒,雖然知道只係一個夢,但係心跳依然好急速。

    「呢度係邊度?」啱啱瞓醒嘅我好迷惘,我喺一個全黑嘅環境,睇唔到任何嘢,好恐怖。

    「媽咪!爸爸!」

    冇人答我,四圍只係得我嘅回音喺度回響。

    手無意中掂到一舊硬嘅嘢,嚇咗我一跳,我即刻將佢用力掃開。

    叮!

    被我掃到角落頭嘅電話收到一條msg,螢幕透住微弱嘅光線。

    我決定:

    1. 發夢啫,嚇我唔到嘅!一於繼續瞓,瞓醒就冇事。
    2. 行過去拎起電話報警。
    3. 檢查吓周圍地方先。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lomore-hoho: 繼續訓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1. 發夢啫,嚇我唔到嘅!一於繼續瞓,瞓醒就冇事。

    。。。。。。

    發夢啫,嚇我唔到嘅!

    雖然已經唔覺眼瞓,但我都堅持繼續瞓。

    當我再一次擘大雙眼,我依然喺呢個黑蚊蚊嘅地方。

    我決定:

    1. 發夢啫,嚇我唔到嘅!一於繼續瞓,瞓醒就冇事。
    2. 搵電話報警。
    3. 檢查吓周圍地方先。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2 報狗 :lidog-999:

  • NewM 已停權 @薯皮

    @薯皮[選項故]七級遊戲直播 入面講:

    1. 發夢啫,嚇我唔到嘅!一於繼續瞓,瞓醒就冇事。

    。。。。。。

    發夢啫,嚇我唔到嘅!

    雖然已經唔覺眼瞓,但我都堅持繼續瞓。

    當我再一次擘大雙眼,我依然喺呢個黑蚊蚊嘅地方。

    我決定:

    1. 發夢啫,嚇我唔到嘅!一於繼續瞓,瞓醒就冇事。
    2. 搵電話報警。
    3. 檢查吓周圍地方先。

    3

  • NewM 已停權

    我想三級劇情多啲 :golden-368: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1. 搵電話報警。

    。。。。。。

    我小心噉行近電話,想將佢拎起報警。

    “請輸入玩家姓名:”

    電話螢幕除咗出現咗一行字之外,撳其他地方完全冇反應。

    玩家?係咩意思啊?

    我又係邊個?

    我個腦一片空白,唔記得自己係邊個,唔記得自己嘅家人,都唔記得自己係點樣嚟到呢度......

    透過電話光線勉強睇到自己嘅左手戴住一條手工唔太靚嘅彩色手繩,上面繡咗一個字。

    「遙......」

    我啱啱講完,喺我前面嘅燈就一個個順序噉著。喺橙光之下,我終於可以睇清周圍。前面只有一條長直嘅走廊可以行,而走廊嘅盡頭係一部殘舊嘅貨𨋢。

    走廊牆上面掛曬唔同人嘅大頭相,唔知係咪我嘅錯覺,總覺得佢哋對眼全部都好似望住我。天花每隔幾米都吊住一個CCTV,鏡頭對準我,被監視住嘅感覺令人好唔舒服。

    “姓名已確定,請問玩家 遙 是否要進入遊戲?”

    我決定:

    1. 無視佢嘅問題,仔細檢查啲大頭相。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攬鈔鈀會變自炒疤

    @攬鈔鈀會變自炒疤 我嘅故都係兒童台

  • NewM 已停權 @薯皮

    @薯皮[選項故]七級遊戲直播 入面講:

    1. 搵電話報警。

    。。。。。。

    我小心噉行近電話,想將佢拎起報警。

    “請輸入玩家姓名:”

    電話螢幕除咗出現咗一行字之外,撳其他地方完全冇反應。

    玩家?係咩意思啊?

    我又係邊個?

    我個腦一片空白,唔記得自己係邊個,唔記得自己嘅家人,都唔記得自己係點樣嚟到呢度......

    透過電話光線勉強睇到自己嘅左手戴住一條手工唔太靚嘅彩色手繩,上面繡咗一個字。

    「遙......」

    我啱啱講完,喺我前面嘅燈就一個個順序噉著。喺橙光之下,我終於可以睇清周圍。前面只有一條長直嘅走廊可以行,而走廊嘅盡頭係一部殘舊嘅貨𨋢。

    走廊牆上面掛曬唔同人嘅大頭相,唔知係咪我嘅錯覺,總覺得佢哋對眼全部都好似望住我。天花每隔幾米都吊住一個CCTV,鏡頭對準我,被監視住嘅感覺令人好唔舒服。

    “姓名已確定,請問玩家 遙 是否要進入遊戲?”

    我決定:

    1. 無視佢嘅問題,仔細檢查啲大頭相。

    3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薯皮 :lomore-hoho: 2 否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薯皮[選項故]七級遊戲直播 入面講:

    我嘅故都係兒童台

    :lomore-nosee: 唔信你未寫過甜故

  • 薯皮親衛隊 已停權 @薯皮

    @薯皮[選項故]七級遊戲直播 入面講:

    1. 搵電話報警。

    。。。。。。

    我小心噉行近電話,想將佢拎起報警。

    “請輸入玩家姓名:”

    電話螢幕除咗出現咗一行字之外,撳其他地方完全冇反應。

    玩家?係咩意思啊?

    我又係邊個?

    我個腦一片空白,唔記得自己係邊個,唔記得自己嘅家人,都唔記得自己係點樣嚟到呢度......

    透過電話光線勉強睇到自己嘅左手戴住一條手工唔太靚嘅彩色手繩,上面繡咗一個字。

    「遙......」

    我啱啱講完,喺我前面嘅燈就一個個順序噉著。喺橙光之下,我終於可以睇清周圍。前面只有一條長直嘅走廊可以行,而走廊嘅盡頭係一部殘舊嘅貨𨋢。

    走廊牆上面掛曬唔同人嘅大頭相,唔知係咪我嘅錯覺,總覺得佢哋對眼全部都好似望住我。天花每隔幾米都吊住一個CCTV,鏡頭對準我,被監視住嘅感覺令人好唔舒服。

    “姓名已確定,請問玩家 遙 是否要進入遊戲?”

    我決定:

    1. 無視佢嘅問題,仔細檢查啲大頭相。
    1. :lipig-wail: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衞隊

    @親衞隊 我真係冇寫過:xd-01: ,就算寫都係玩玩吓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1. 無視佢嘅問題,仔細檢查啲大頭相。

    。。。。。。

    我無視佢嘅問題,仔細檢查牆上面嘅大頭相。大頭相男女老少都有,我行到邊,佢哋黑色嘅眼珠都會跟住我嘅方向轉。

    每張相嘅下面都有啲唔知係血定紅油嘅嘢,好似為咗遮住某啲字。我喺衫袋拎手巾仔嚟擦吓佢,睇清楚啲字。

    「你好似對啲相好有興趣喎。」電話畫面突然出現一個戴住恐怖面具嘅男人打斷咗我嘅動作,佢

    「嗯!」我認真噉點頭。

    男人都係第一次見噉淡定嘅玩家,一時間都有啲嚇窒咗。

    「嗯......啲車頭相真係好核突,而且好恐怖。」我皺一皺眉,講出自己心底話。

    「哈哈......佢哋都係一啲通關失敗玩家,你個樣生得噉得意,張相放埋上去一定好靚。」男人一邊講,一邊發出令人唔舒服嘅笑聲。

    我決定:

    1. 作為一個有禮貌嘅小朋友,講咗多謝先。
    2. 「好啊,勾手指約定好喇」
    3. 問佢「通關成功嘅相放喺邊?」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薯皮

    1. 遙遙好有禮貌㗎 :lipig-clap: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衞隊

    @親衞隊 呢個係假嘅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1. 作為一個有禮貌嘅小朋友,講咗多謝先。

    。。。。。。

    「唔洗喇,多謝你......你係邊個?」我冇興趣掛呢啲車頭相,但作為一個有禮貌嘅小朋友,多謝咗先實冇死。

    「初次見面,我係呢個遊戲直播嘅主持,而你就係遊戲玩家。」主持見終於返到重點,語氣有啲興奮。

    「你好......咩遊戲?我唔明......」我問。

    「 噉我就破例重複多次喇,順便畀新嚟嘅觀眾聽吓遊戲規則。」主持嘅語氣令四圍恐怖氣氛減弱唔少。

    「觀眾?」

    「係!各位觀眾同玩家 say 聲 hi 先啊!」佢撳一撳枱面一個掣,畫面嘅右邊就出現咗無數嘅留言,每秒鐘不停增加同更新。

    “醉愛夢魔姐姐:小妹妹hi !今次呢個玩家噉細個都有嘅,夠十歲未啊?

    真一女朋友:唉,好似得十一咋,真係慘......

    白花油:樓上成班左膠!唔好見佢細路女就同情佢,嚟得呢度玩遊戲嘅都係啲殺過人嘅社會渣滓!

    墜天地獄獸:真!就噉放過佢將來一定殺更多人。”

    男人再撳一吓掣將顯示嘅留言區熄咗,然後對我講:「呢個係一個網絡直播嘅節目,叫「七級遊戲直播」。專門搵啲法律制裁唔到嘅罪犯參加私了遊戲,所以好受歡迎。」

    「我係罪犯?」我用手指指住自己,我依然唔太信佢所講嘅說話。

    「係!玩家 遙 ,十一歲。用極殘忍嘅方式殺死自己同學嘅爸爸,因為未夠秤都冇足夠證據,所以冇受任何制裁。真係一個恐怖嘅細路......」主持睇一睇手上嘅資料,講出我嘅「犯罪事蹟」。

    腦海一殺那閃過一個血腥嘅畫面,快到自己都捕捉唔到,我頭痛噉拍一拍額頭。

    我決定:

    1. 「我冇做過!」我唔信自己會做呢啲事。
    2. 「對唔住......」雖然唔知自己有冇做過,但認咗錯先。
    3. 「我點解要噉做?」我追問落去。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薯皮

    1. 遙遙乖女嚟㗎 !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1. 「我冇做過!」我唔信自己會做呢啲事。

    。。。。。。

    「我冇做過!」我心理上唔敢相信自己會做啲噉嘅事,但腦海一殺那閃過嘅血腥畫面又係咩事呢?

    「真係厚面皮......如果你肯認嘅話,我會考慮吓喺之後嘅關卡畀多少少提示你。」主持鄙視嘅語氣令我覺得好唔舒服。

    「唔洗!」我信唔過眼前呢個詭異嘅主持同所謂嘅遊戲節目。

    「嗯......噉算喇......」主持再一次畀我搞亂咗佢計劃中嘅劇本同對白,聽佢嘅語氣可以聽得出佢有啲失望。

    「講返正題先,七級遊戲係要玩家由B7開始順利通過七層上到G樓並且順利離開為止勝利。每一層都有唔同嘅罪犯做層主,殺人犯、強姦犯、欺詐犯......無論係人類定妖魔鬼怪都有。佢哋嘅任務都只有一個,就係殺咗你。」主持喺自己後面打開投影,仔細解釋。

    我......會死?

    「妺妺你唔洗噉驚喎,都有方法可以唔通曬七層都唔洗死嘅。」主持用溫柔嘅聲線安慰我。

    「係咩?」我對佢嘅答案有種不詳嘅預感。

    「就係反殺層主,取代佢嘅位置。一但成為咗新嘅層主就唔可以再離開呢度,都唔可以隨便去其他樓層同攻擊其他層主。」果然,佢講出令我心寒嘅方法。

    我決定:

    1. 直接say no,我唔玩喇。
    2. 我唔可以死,我要反殺層主,盡快完咗個遊戲。
    3. 我要逃離呢個地方,唯有盡量避開層主。
  • Citi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薯皮

    @薯皮

    :lomore-cry: 1 我唔玩喇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