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杀10个RINO来换一个Joe Manchin

  • 花生友 Citi

    替代文字

    最近,众议院以228–206通过了1 trillion infrastructure spending bill,其中有13个RINO;然而,民主党中全部且只有the squads投了反对票,原因是不够激进。

    不过,这玩意8月份在参议院则是以更大的比例通过的:69-30-1(弃权),反水率高达40%:https://www.senate.gov/legislative/LIS/roll_call_lists/roll_call_vote_cfm.cfm?congress=117&session=1&vote=00314

    可以看得出来,反水的都是Romney、Lindsey Graham、老乌龟这类的软弱无耻之徒,而勇敢正义的Ted Cruz、Tom Cotton、Josh Hawley、Rand Paul、Tim Scott、Marco Rubio等都投了反对票。

    不过,这些反水的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贡献。比如老乌龟最开始就有讨价还价过,不接受超过800 billion的;如果是1.7 trillion的话就没有人反水。也算是把伤害降低了不少。

    然而,真正值得尊敬的,还是两个民主党参议员:Joe Manchin和Kyrsten Sinema。WV和AZ两个州,依然存在着大量正义的群众,因此孕育出了Manchin这样坚定的理想主义者,或者Sinema这种良心未泯的左逼。

    为了支付庞大的spending plan,又提出了3.5 trillion的Build Back Better Act。最近,为了反对超过spending plan的reconciliation bill而支持bipartisan bill,Joe Manchin发表了声明:

    https://www.manchin.senate.gov/newsroom/press-releases/manchin-statement-on-infrastructure-and-reconciliation-negotiations

    For the sake of the country, I urge the House to vote and pass the bipartisan infrastructure bill. Holding this bill hostage won’t work to get my support for the reconciliation bill. I have been straightforward about my concerns that I will not support a reconciliation package that expands social programs and irresponsibly adds to our nearly $29 trillion in national debt that no one else seems to care about.

    Meanwhile, elected leaders continue to ignore exploding inflation, that our national debt continues to grow, and interest payments on the debt will start to rapidly increase when the FED has to start raising interest rates to try to slow down runaway inflation.

    在把3.5降到1.75 trillion上,他和Sinema的强硬态度起了关键作用。除此之外,他还建议把corporate tax从21%加到25%,而非拜登支持的28%。

    因此,Manchin被左逼追杀到停车场,Sinema被追杀到厕所:

    https://nypost.com/2021/11/04/activists-swarm-manchins-maserati-in-dc-garage/

    https://thehill.com/policy/energy-environment/575133-immigration-activists-follow-sinema-into-bathroom-in-phoenix?rl=1

    这更加证明了,他们纵使被威胁也坚定不移的立场,是促使左逼妥协的关键。相比之下,那些软弱无能的RINO不过是一群小丑罢了。

    可惜这还不够好。在我看来,这个infrastructure spending bill最好一分钱都不要通过。

    为什么这次有那么多共和党人反水?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和2008年的情况混淆了。当时的两党分歧没有现在这么大,比如当时众议院对EESA的投票,https://clerk.house.gov/evs/2008/roll681.xml :共和党有接近一半的人支持,民主党有超过1/4的人反对,布什、奥巴马、麦凯恩都支持。我也支持。

    那为什么我现在反对类似的法案?因为,当时的萧条和现在的萧条有很大的区别。当时是房地产泡沫破裂导致对投资失去信心的通货紧缩,是整个经济结构出了问题;这次本来是非常健康的,结果疫情导致恐慌,而解封后就会像被二战打烂的东亚一样,像雨后春笋般繁荣。

    其中一个表现就是贸易逆差: https://tradingeconomics.com/united-states/balance-of-trade 08年是缩小,这次是扩大。因为08年是市场恐慌导致需求不足,而贸易逆差也是需求中的一环,所以缩小;这次纯粹是在完全不畸形的繁荣下突然停工了,导致需求没降低但产能跟不上,更像是需要外国援助一样,所以扩大。

    除此之外,由于本来就没问题,所以一解封经济就恢复了,比如现在的道琼斯指数就是历史最高,但伴随极高的通胀。所以现在离70年代的滞涨还是有一定区别,不过快了。通胀就是spending bill导致的,关键是加税+开支本来是一个紧缩,一个宽松,但这些开支很多都给那些不肯工作的懒人,反而提升了生产成本,而所谓的infrastructure整的也都是烂活。最近美联储还想加息缓解通胀,问题是现在的经济增长已经开始比不过通胀了,就是快要滞涨了。如果全面恢复川普的制度,那就是非常健康的低通胀增长。

    所以现在和08年完全不同。和30年代更不同。就算非要类比,也已经到了50年代了。当时的经济繁荣是艾森豪威尔的财政保守主义造就的;就算是在之前,杜鲁门也不得人心,所以国会被共和党控制,而艾森豪威尔是压倒性当选和连任的。罗斯福新政的作用已经结束了。

    川普就是艾森豪威尔,而贸易和外交超过他;拜登就是林登约翰逊到吉米卡特这十多年浓缩在了几年内,而道德和外交更加不堪入目。我不是讨厌林登约翰逊,他起码解决了当时的一些遗留问题,但现在这些问题已经不严重了,那就只剩下垃圾了。

    从08年的表现可以看出来,紧急时期,共和党已经不再像二三十年代那么天真,而是融入了罗斯福和林登约翰逊的精华;而正常时期,则有更合理而自由的政策,撇去了他们的糟粕。

    世界已经不需要民主党了,更不需要无耻的RINO,但却依然需要Joe Manchin和Kyrsten Sinema这样勇敢无私的战士。

  • Citi 薯皮親衛隊 @虫文门

    @虫文门我愿杀10个RINO来换一个Joe Manchin 入面講:

    最近,众议院以228–206通过了1 trillion infrastructure spending bill,其中有13个RINO;然而,民主党中全部且只有the squads投了反对票,原因是不够激进。

    不过,这玩意8月份在参议院则是以更大的比例通过的:69-30-1(弃权),反水率高达40%:https://www.senate.gov/legislative/LIS/roll_call_lists/roll_call_vote_cfm.cfm?congress=117&session=1&vote=00314

    可以看得出来,反水的都是Romney、Lindsey Graham、老乌龟这类的软弱无耻之徒,而勇敢正义的Ted Cruz、Tom Cotton、Josh Hawley、Rand Paul、Tim Scott、Marco Rubio等都投了反对票。

    不过,这些反水的人也不是完全没有贡献。比如老乌龟最开始就有讨价还价过,不接受超过800 billion的;如果是1.7 trillion的话就没有人反水。也算是把伤害降低了不少。

    然而,真正值得尊敬的,还是两个民主党参议员:Joe Manchin和Kyrsten Sinema。WV和AZ两个州,依然存在着大量正义的群众,因此孕育出了Manchin这样坚定的理想主义者,或者Sinema这种良心未泯的左逼。

    为了支付庞大的spending plan,又提出了3.5 trillion的Build Back Better Act。最近,为了反对超过spending plan的reconciliation bill而支持bipartisan bill,Joe Manchin发表了声明:

    https://www.manchin.senate.gov/newsroom/press-releases/manchin-statement-on-infrastructure-and-reconciliation-negotiations

    For the sake of the country, I urge the House to vote and pass the bipartisan infrastructure bill. Holding this bill hostage won’t work to get my support for the reconciliation bill. I have been straightforward about my concerns that I will not support a reconciliation package that expands social programs and irresponsibly adds to our nearly $29 trillion in national debt that no one else seems to care about.

    Meanwhile, elected leaders continue to ignore exploding inflation, that our national debt continues to grow, and interest payments on the debt will start to rapidly increase when the FED has to start raising interest rates to try to slow down runaway inflation.

    在把3.5降到1.75 trillion上,他和Sinema的强硬态度起了关键作用。除此之外,他还建议把corporate tax从21%加到25%,而非拜登支持的28%。

    因此,Manchin被左逼追杀到停车场,Sinema被追杀到厕所:

    https://nypost.com/2021/11/04/activists-swarm-manchins-maserati-in-dc-garage/

    https://thehill.com/policy/energy-environment/575133-immigration-activists-follow-sinema-into-bathroom-in-phoenix?rl=1

    这更加证明了,他们纵使被威胁也坚定不移的立场,是促使左逼妥协的关键。相比之下,那些软弱无能的RINO不过是一群小丑罢了。

    可惜这还不够好。在我看来,这个infrastructure spending bill最好一分钱都不要通过。

    为什么这次有那么多共和党人反水?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和2008年的情况混淆了。当时的两党分歧没有现在这么大,比如当时众议院对EESA的投票,https://clerk.house.gov/evs/2008/roll681.xml :共和党有接近一半的人支持,民主党有超过1/4的人反对,布什、奥巴马、麦凯恩都支持。我也支持。

    那为什么我现在反对类似的法案?因为,当时的萧条和现在的萧条有很大的区别。当时是房地产泡沫破裂导致对投资失去信心的通货紧缩,是整个经济结构出了问题;这次本来是非常健康的,结果疫情导致恐慌,而解封后就会像被二战打烂的东亚一样,像雨后春笋般繁荣。

    其中一个表现就是贸易逆差: https://tradingeconomics.com/united-states/balance-of-trade 08年是缩小,这次是扩大。因为08年是市场恐慌导致需求不足,而贸易逆差也是需求中的一环,所以缩小;这次纯粹是在完全不畸形的繁荣下突然停工了,导致需求没降低但产能跟不上,更像是需要外国援助一样,所以扩大。

    除此之外,由于本来就没问题,所以一解封经济就恢复了,比如现在的道琼斯指数就是历史最高,但伴随极高的通胀。所以现在离70年代的滞涨还是有一定区别,不过快了。通胀就是spending bill导致的,关键是加税+开支本来是一个紧缩,一个宽松,但这些开支很多都给那些不肯工作的懒人,反而提升了生产成本,而所谓的infrastructure整的也都是烂活。最近美联储还想加息缓解通胀,问题是现在的经济增长已经开始比不过通胀了,就是快要滞涨了。如果全面恢复川普的制度,那就是非常健康的低通胀增长。

    所以现在和08年完全不同。和30年代更不同。就算非要类比,也已经到了50年代了。当时的经济繁荣是艾森豪威尔的财政保守主义造就的;就算是在之前,杜鲁门也不得人心,所以国会被共和党控制,而艾森豪威尔是压倒性当选和连任的。罗斯福新政的作用已经结束了。

    川普就是艾森豪威尔,而贸易和外交超过他;拜登就是林登约翰逊到吉米卡特这十多年浓缩在了几年内,而道德和外交更加不堪入目。我不是讨厌林登约翰逊,他起码解决了当时的一些遗留问题,但现在这些问题已经不严重了,那就只剩下垃圾了。

    从08年的表现可以看出来,紧急时期,共和党已经不再像二三十年代那么天真,而是融入了罗斯福和林登约翰逊的精华;而正常时期,则有更合理而自由的政策,撇去了他们的糟粕。

    世界已经不需要民主党了,更不需要无耻的RINO,但却依然需要Joe Manchin和Kyrsten Sinema这样勇敢无私的战士。

    Manchin同Sinema被media mob群起而攻,最近我分享咗垃場「新聞」抹黑佢哋兩個嗰篇毫無邏輯嘅廢文。

    投票支持賣國嘅全部應該被primary踢走,如果佢哋贏下屆primary嘅話,必須投敵人民煮党,令RINO以後無立身之地。寧願投民煮党都唔投共禍RINO党,輸一次選舉,贏翻個黨。

  • Citi 薯皮親衛隊

    RINO只係deep state一隻狗,只係民煮党分支,換咗口味嘅共匪

  • Citi 薯皮親衛隊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