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問題我地穆斯林點解決

  • Citi

    我地穆斯林一般係度用教產買左物業跟住改裝,呢個諗法最早係源自巴基斯坦裔既穆扎教長,但係穆扎教長係1950年代時候就係清真寺隔離起多棟野,當臨時居所。即係短住可以,長住過主,主要服務對象係外來弟兄姊妹留宿之用。咁到左1970年代,隨住木屋區徙置區日漸增多,加上越戰好多人走難過黎香港,係調景嶺住既省城阿訇,或者叫伊斯梅爾‧楊教長提出不如起「回廈」即係唔好搞咩一打風落雨山泥傾瀉就會冧既屋,而係合弟兄姊妹之力搞棟大樓大家住,於是係1974年,弟兄姊妹們大家夾左420萬,係當時算係好大筆錢,係而家健明邨嗰頭起左四棟樓,咁可以話係最早既愛心之家,成棟樓都係穆斯林,一齊食飯,一齊唱歌,一齊穿膠花,睇電視。
    45687.jpg
    省城阿訇真係善功滿載既人,係1949年由廣州帶領穆斯林兄弟來港走難,直至1995年歸真,一生貢獻良多,係80年代仲完成左同本地巴基斯坦印尼弟兄姊妹既共融,我好記得我細過時仲見過佢同我阿爺一齊食叻沙。

    講完歷史,講下我地係點樣傳薪火到而家。
    一開始香港穆斯林既愛心之家限定係「華人穆斯林」(唔理省籍)群體,咁早期由於愚昧,好多時弟兄姊妹之間互相種族歧視,所以要撈埋其他族裔一齊非常困難。去到1982年左右,我地本地穆斯林之間開始共融,咁大家默認四種最常用語言,即係廣東話、英語、旁遮普語同印尼話為溝通語言,仲有為防大家之間族群壁壘分明,我地係「混住」,比例要維持冇任何一方超過50%。即係唔準人多蝦人少。咁香港穆斯林中華人占相對多數,都係我地就其他穆斯林,呢個係一個好大既嘗試,但係係成功既,起碼而家華人穆斯林唔會當街當巷叫巴基斯坦弟兄姊妹「阿叉」、「食泥佬/妹」,叫印尼人做「工人」,「番」
    https://xsden.info/post/16769
    智德哥之前都講過,而家葵涌愛心之家既管理者mona姊妹係唔識廣東話,但係都冇問題。

    咁去到80年代中期,由於香港即將回歸,移民既人多左,樓價平左,我地於是買多左幾棟樓,並且細分為「愛心之家」、「姊妹之家」、「弟兄之家」,即係分別俾家庭、女性、男性入住,目前係全港總共有85棟,而為左管理咁多樓宇,我地有個穆斯林既管理公司,目前總經理係施國綸弟兄
    brother house3.JPG
    咁由於我唔係女既,入唔到姊妹之家,講下我幫過幾次「弟兄之家」既經驗。
    首先,弟兄之家有兩種房, 一種係四人房另一種係八人房,四人係常住,八人係暫住。
    長住收月租,一個月500。
    暫住收日租,一日50蚊。
    有WIFI 有冷熱水,通常有十幾部雪櫃,每間房都有電視
    咁好啦,咁平,咁咪好容易湧哂流浪漢入黎?
    唔會
    1,我地入住先必須肯定入住者係「穆斯林」,即係至少要日日面熟,或者有人介紹既人
    2,我地真係有俾流浪漢住既地方,只不過冇床,打地舖,且需要遵守伊斯蘭禮儀
    3,我地呢啲「之家」有個最大既唔好處,住得入黎係冇私隱,你需要無時無刻同弟兄姊妹高強度互動,唔係匿藏係某個角落了事。
    brother house.JPG
    4,我地仲有讀經時間,仲有偶然要幫手煮飯,仲要義務做家務
    你頂到呢啲,就證明已經係穆斯林既德行,咁非常歡迎,成為穆斯林弟兄。

    brother house4.JPG
    弟兄之家仲有一個作用係整青少年暑期營,當然呢個就好多友仔乘機上網睇咸片。
    我地年年睇上網紀錄都見到佢地偷偷或者光明正大睇咸片

    我係2016年曾經都入過西貢CAMP帶青少年,當時間房4個床位,我訓4號床,陪佢地一個月。
    咁為左平衡種族,都係馬來2個(紅杉同我),華人2個,但係溝通語言都係廣東話。
    咁為左融入佢地都要講幾句潮語,得閒一齊打下籃球。

    咁暑假後房會清空,通常租出去俾其他單身既弟兄做個訓覺既地方,咁始終西貢路途遙遠唔係住得咁滿。所以係2018年我地改建左做安老院,變成年長弟兄既養老地方,俾單身既弟兄們老有所養。


  • 3,我地呢啲「之家」有個最大既唔好處,住得入黎係冇私隱,你需要無時無刻同弟兄姊妹高強度互動,唔係匿藏係某個角落了事。

    小時候生活在老街坊,都係46年中日戰爭結束後搬進的,所以好多鄰居關係都非常親切,20年前搬進新屋,鄰居老死不相往來,不知對方名字,甚至不知對方長相。不過這是這個年代大家共有的問題。

    另外,如果一個人呆著,就比較容易用手機或者電腦看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多同他人溝通也有助於減輕自閉自卑嘅行為。這個時代被現代文明衝擊過度,好多地方都沒了以前鄰居和家人一樣親的關係。

  • Citi @訪客

    @阿離 可能因為工作需要,我需要認人呢種技能,我叫得出我屋企附近幾層樓人名。全港弟兄姊妹由於總數超過二十萬,冇可能識哂,不過日常接觸的幾乎都可以叫出名。穆斯林社群注重互信,而建立互信既方法就係不停碰撞,產生火花。現代社會一般人絕對信任既人可能得一個兩個,但係如果今日 @馬智德 @夕雨時揚 @latifahsat 以及其他我信得過既弟兄姊妹突然問我借十萬,我唔會質疑佢地直接借,並且可以期望佢地還到錢。呢個就係我地將信任建立起黎既報酬。而其他人人情薄過紙既情形下,每一次同人交往都係一種博弈,人際交往成本會變得十分之高。

  • Citi @setimuni

    @setimuni 嚟啦嚟啦,我好似冇咩事需要問你借錢,不過你需要十萬可以隨時問我同Bayan借,免息兼無還款期

  • Citi @latifahsat

    @latifahsat 咁係借定係送ORZ,不過真係好有摸着,而家經濟咁困難,啲街舖執成咁,我地生活都係豐滿同充足既。

  • Citi

    其實作為女仔,覺得男仔睇鹹片係正常生理需要,冇咩大問題,我知有唔少姊妹私下都鐘意睇BL。
    不過作為穆斯林,最好都係唔沉迷肉欲,搵其他野發洩下過剩的精力最好

  • Citi @latifahsat

    @latifahsat 我本來都覺得姊妹們應該係性方面比較保守,但係自從H版開左後我改觀左
    咸片呢家野,大左就唔睇架啦,有時候都係平常相處最好。

  • Citi @setimuni

    @setimuni 主要係女仔係青春期開始都有唔少情欲,控制到其實就冇太大問題,H版三個管理都係痴女,咁總係有啲守身如玉女仔既,好似我就冇婚前性行為,完全符合沙基勒。

  • Citi @setimuni

    @setimuni 我好似中學時已經知道咩係咸片,仲問過老公鐘意睇咩咸片。。。等等,成個討論向左奇怪既方向,都係講番居住問題啦

  • Citi @latifahsat

    @latifahsat 姊妹你有冇入過姐妹之家活動過?可唔可以分享下?

  • Citi @setimuni

    @setimuni 冇,因為屋企已經好大,所以冇住姊妹之家既需要。咁我同楊梓雅同sofie入過camp,但係搭帳篷露營睇星星,所以應該係零經驗

  • Citi

    哈哈,周嘉銘同楊振喬當初同你住埋同一間房,笑左,當時我都入左CAMP,不過係香港仔,唔係西貢

  • Citi @latifahsat

    此回覆已被刪除!
  • Citi @陽防

    @陽防 純粹提點下,唔好成日開人名,無謂節外生枝

  • Citi

    楊阿訇係主內見到而家我地做成咁,應該都會好安慰,自哈桑‧謝教長歸真之後,當年大遷移既阿訇已經全數歸真,但佢地的確為我地打下堅實既基礎。

  • Citi

    我睇番國綸弟兄既舊相,再睇下佢而家嗰樣,短短八年頭髮就禿左好多,佢今年先得42歲。
    睇黎管成萬個弟兄姊妹住宿真係辛苦,但佢既才能確實無可替代,管咁多人起生活起居屬實係稀有才能。
    同哈薩克既買合素甫弟兄一樣,七河墾殖區成幾萬人都管得好好,感謝真主賜福,令弟兄們可以盡展才能。
    為眾弟兄姊妹抱薪者,我地都唔可以俾佢地過度勞累,必須要盡力協調佢地日常生活所需。

  • Citi @馬智德

    @馬智德 我比較傾向發掘其他有相同長處既弟兄姊妹幫佢分擔下工作。
    畢竟最好既方法都係多幾個人做,更進一步改善組織架構,呢個問題就唔存在。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