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出卖美国嘅表现:3.5 trillion of spending bill

  • 花生友 Citi

    https://www.heritage.org/budget-and-spending/commentary/bidens-absurd-zero-cost-claim-35t-real-money-and-its-coming-out-your :拜登表示,3.5 trillion of spending bill cost 0?似乎是指对年收入$400,000以下的人不加税的意思。就当这话是真的,那还要给超过这么多收入的人收2.3 trillion。剩下的1.2 trillion从哪来呢?目前的计划是要raise debt ceiling,大概还会有一定的赤字,还要美联储放水。那么,这真的值得吗?

    完全不值得。这是出卖美国,养肥中国的表现。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https://nypost.com/2021/10/06/cost-of-inflation-to-american-household-extra-175-a-month/ :严重的通胀。

    https://twitter.com/HouseGOP/status/1446458135581954081 (推薦使用保護私隱嘅Nitter :9月新增的就业岗位远低于预期,意味着这不是良性通胀,而是滞涨。

    如果说这是处于疫情刚爆发的萧条期,那还有情可原。但现在,虽然疫情没结束,但社会生产已经接近正常了。所以,这么看,就是经济结构本身出了问题。

    通胀不一定是坏事。首先,在一定的gdp(以下都是real gdp,扣除价格因素)下,利率(r)越低,经济越热,Money demand(MD)越高,所以MD和r是负相关的曲线。

    替代文字

    而在相同r的情况下,越高的gdp,就需要越多的货币,那曲线就会往右移。而如果保持一定的money supply(MS),那就相当于gdp越高,r越高。这就是liquidity-money(LM)曲线,斜率为正。

    而income-savings(IS)曲线则不固定MS,越降息越刺激经济,所以r和gdp负相关。所以,IS和LM的交点就决定了gdp和r。这就是IS-LM模型。不过这里LM曲线的MS固定,其实是MS / price(P)固定。所以,MS不变的情况下,P升高,那LM曲线左移。

    替代文字

    所以,MS固定时,P和gdp是成反比的。这就是Aggregate Demand(AD)曲线。

    替代文字

    而刺激经济的政策,如降息、减税、撒币,都能使AD曲线右移。

    不过如果不固定MS,那价格越高,就越能调动生产积极性。所以,P和gdp成正比,那短期的Aggregate Supply(SRAS)曲线就有正斜率。而长期的AS曲线(LRAS),由于市场会调节,那gdp/P依然会回归原来的值,所以是垂直的。但是,如果是有科技进步或廉价劳动力的输入,那就能够右移。

    替代文字

    所以,不考虑科技进步之类的,良性的通胀会使AD先右移,可以先提升real gdp。但之后,SRAS会左移,于是real gdp回到原来的位置,就是固定的LRAS。不过科技进步一般都不会停的,所以这也能调动研发积极性。

    替代文字

    但是,如果是滞涨就不好了。这是SRAS自发向左移,所以P升高,和AD的交点的左移则代表了real gdp的下降。理论上AD也能右移,恢复到LRAS,但由于调动不了生产积极性,这个过程会很缓慢。

    替代文字

    那么,是什么导致SRAS左移?就是生产成本的提高。比如,以疫情为借口,抽勤劳的白人的税,然后给那些不干活的黑人福利;以及为了什么狗屁气候协定,废除能源本土化,采用高成本的进口能源等。

    而一旦产生滞涨就是进退两难。降息、赤字就是加剧通胀,加息、加税就是加剧衰退。

    那么,该怎么解决滞涨?就应该学习里根。那就是,先让Volcker加息,结束通胀,但造成短暂衰退。再减税,加大开支,利用国债来弥补财政赤字。其实Volcker在卡特时期就上任了,但卡特没有减税,就崩的更厉害。

    可以参考这些年的国债占gdp的比例: https://www.thebalance.com/national-debt-by-year-compared-to-gdp-and-major-events-3306287 ,从里根到奥巴马一直在增加(川普上任是2017年,所以2016年升到105%是奥巴马的锅),川普在疫情前比较稳定,但疫情爆发后继续暴增。

    以及利率: https://tradingeconomics.com/united-states/interest-rate ,卡特-里根是先升后降,解决了滞涨。87年格老上任后通过渐进式升降,创造了克林顿时期的零通胀繁荣。而小布什时期先降息,导致了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的泛滥。06年卸任,在这个时期的加息导致了泡沫破裂,于是金融危机,只能降息。奥巴马时期一直是零,而因为搞福利而加税,经济恢复得很慢;而川普则开始加息,同时减税,于是经济繁荣。而疫情萧条又只能重新降息。

    所以,现在已经可以正常上班了,拜登却还不加息,还在打压本土能源,搞vaccine mandate到处裁员,收税养懒人,还要为此raise debt ceiling,就是刻意制造滞涨,却又不解决。这肯定是蠢,但不一定坏。

    但他实际上又蠢又坏。因为现在相比于卡特时代有一点不同,那就是:

    贸易逆差。

    https://tradingeconomics.com/united-states/balance-of-trade :中国改开后就有些逆差出现,后来中国价格闯关、六四导致贸易禁运,短暂归零。后来继续改开,直到08经济危机前逆差都在扩大。之后有明显的缩小,原因应该是中国劳动力价格变贵。而在疫情之后又开始扩大。不管怎么样,一直都挺大。

    贸易逆差意味着,可以推行财政赤字政策。因为按支出计算,GDP = C + I + G + (X - M),即消费+投资+财政支出+进出口;按收入计算,GDP=C+S+T,即消费+储蓄+税收。两者合并,即 (G - T) = (S - I) - (X - M)。G-T即财政赤字,X-M即净出口,贸易顺差。所以,在不改变S、I的情况下,贸易逆差越大,越可以财政赤字。

    而现在民主党raise debt ceiling,就是准备3.5 trillion spending bill(可能后面还会搞更多),就要扩大国债,让财政继续赤字。而重要的基础,就是他们不希望贸易逆差缩小。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要和中共勾兑

    如果说和中共勾兑,那共和党也好不到哪去。但为什么他们就会选择反对raise debt ceiling,而支持贸易战呢?因为,他们的经济政策是小政府,受益者是农场主和能源从业者。而这些人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是没有受益的。所以,共和党人必须从布什的自由贸易转向川普的贸易保护。

    而贸易战也是挺成功的,从刚才的数据可以看出,18年开打以后到疫情之前,贸易逆差是有一定的缓解的。(不过现在的通胀也是为了贬值而促进出口吗?那就比较阴谋论了…)

    而民主党的经济政策是大政府,受益者就是城市里的社畜。虽然看上去他们也是全球化受害者,但民主党也需要争取跨国公司的选票,所以必须继续支持自由贸易。

    所以,共和党也不是好人,但有选民逼着他们做好人。而民主党,就只能继续掏空美国,养活中共了。最多就是说一两句强硬的话,象征性地制裁一下。但中共最怕的就是贸易壁垒,因为这样就没法偷技术了,这块就只有共和党会去解决,民主党不会从根本上去解决。现在中国房地产暴雷很厉害,但为什么还比较稳定?就是民主党人在养着。

    综上所述,咱就不管中共了,那美国的经济怎么解决呢?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话就是:

    Let’s go Brandon!

  • Citi @虫文门

    @虫文门 竊國賊敗登:limouse-rubbish: :golden-dead: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