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要面對的身份認同和信仰方面的抉擇難題


  • 學歷很低,寫作能力不好,隨便寫寫試試吧。

    我生活在一個比較坑人的環境裡。父母由於做人問題,尤其是我母親多次在外當小三,使得別人家家破,也讓自己受到牽連,處在風雨飄搖的環境中。家對別人來講是一個避風港,對我來說則像是處在一個殺機四伏,十分鐘前還在睡覺,十分鐘後可能就已經被鄰居殺死的情況。我的母親為了想要爭奪家裡的房產,可以在我爸工作一天的情況下,半夜11點拉我爸起來吵,凌晨3點又起來吵,逼迫同意離婚。那一年自己正好是中考,所以在各方面的干擾下,最後沒有考進高中,最後被我母親騙進一個上海最差檔的職高。我母親為了爭奪房子也會對我下手,比如剛離婚一個月不到,我媽就在湯裡下過毒品,又有經常不給吃飯,以及天天回來辱罵砸東西等等。沒兩年精神狀況就出了問題,等到成年後沒多久她就失蹤了。然後我就一個人從19歲生活到現在,期間天天受到被我媽破壞家庭的鄰居的恐嚇威脅,以及警察、居委會的歧視。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下,精神失常過兩三年,等到自己恢復過來的時候,身體各方面狀況就很差了。之後有工作過6年,被辭以及被逼辭職大概有20多次。畢竟單位不是慈善機構。那時基本只要是工作,基本上2個月就會犯一次慢支。我很早下定決定不能再這樣過,想找個機會去讀書,但是一直沒有錢。16年從信用卡和小貸借到了不少錢,於是辭職讀書至今。

    我個人認為自己這點努力是值得的,讓自己的學歷和思維能力,從初中畢業到達大專程度(備註:說初中是因為那個職高實際上什麼也沒教,本質就是收容所)。

    另外,由於一直被鄰里尋仇,比如對方通過威脅騷擾、製造噪音的方式,導致自己每天只能睡2,3小時,生物鐘顛倒,學習進度也受到嚴重影響,處於想離開而無力的狀態。所以前年年底去到匿名網絡,一方面想學習知識,一方面也想找尋貴人。去年在2049遇到了一個女性(也就是後來的2047的副站長愛狗卻養貓),對方當時幫助身處牢獄的小二,令人感到為人謙卑,富有正義感和擁有行動力。我缺少母愛,對這樣人設的女性是完全毫無防備的,所以在她多次暗示的情況下,就把包括身份證地址的個人資料給了她。後來因為一些小矛盾,她便罵了我媽,到處挑撥我和其他人的關係,又公開了我和她之間的私信,還讓thphd嘲諷我的經歷,又在大眾面前一邊恐嚇威脅,一邊將我抹黑成小丑,這樣的騷擾持續了整整一年。這也是我極力要反對他們的原因,因為這觸及到了一個人的自尊,也嚴重影響了我本來要做的公益項目。當然她想抹黑就抹黑吧,她變態是她的事情,我不能陪她一起瘋。最近才發覺這個女的人設全部都是騙人的,遇到了這種女人真的算是吃一虧長一智吧。


  • 上海人的危機、以及藏傳佛教信仰的危機。

    上海現在已經被大量人口換血,原本的海派文化+吳越文化也受到了猛烈衝擊,像我這一代80後末,以及90後初,是會講滬語、以及傳統上海的意識形態的最後一批人了。現在的上海可以說是文化、語言出現了嚴重的斷層,本土精英從改開後就開始移民,最晚的一批其實也已經在13年跟著李嘉誠一起跑了。現在留在上海的老上海人基本是無力肉翻的底層。所以上海可以說是已經沒救。而且像我這樣本土意識濃厚的上海人,也會遭到多方打壓。上海獨立是無望的,而且上海人本身其實也有很多問題。好比過於精緻利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所以我也必須為自己的將來早做準備,我的選擇是離開上海尋找新的故鄉和民族。

    佛教信仰上的危機。首先要說明的是,在自己最慘的那幾年,是依靠看佛教經典和故事,以及參與放生施食供養、拿自己首個月的一半收入捐款給國際紅十字會等行善行為,才讓自己一步步解脫心靈上的煎熬,增加了自己面對磨難的毅力的。如果沒有佛教,我可能現在已經徹底瘋掉,甚至命也沒了。我媽給下的毒品,一直懷疑是搖頭丸。因為曾經情緒不好的時候,有過類似瘋狂搖頭的症狀,而被下毒此前從來沒有這種狀況。這個毒品曾經造成了我嚴重的常年的幻覺,有過幾年記憶空白,夢反而比醒著更清醒的情況。如果不是按照佛教修行方式,我想自己是不可能掙脫得出來的。

    我就一直用佛教的修行方式走了6,7年,一直走到17年年底左右,但是很快地也發覺了一些很本質的問題。


  • 第一,我的生活狀態其實並沒有完全改變。無論是學歷、學識、技術、身體、家庭情況方面,都沒有任何改善。僅僅是心態變好,和有了一些信心。直到17年年底徹底放下佛教後,才進入了學習的快車道,從這時明顯感到命運每日都在改變。

    第二,我並不懷疑佛教理論的真實性,我相信確實是一門真理,但是我認為他缺乏一個適合的修行方式。

    因為佛教過於注重來世了,而不注重現世。

    五明佛學院的索達吉堪布是目前藏傳佛教的泰斗,他曾經在《山法寶鬘論》寫道:出家人應該視從事工農商為出家人之恥,視這樣的出家修行人為破戒者。這樣的話,其他中小寺院的喇嘛僧人就不會參加世俗活動。由於出家人不從事生產、也不參與任何世俗事務,那麼寺院經濟就全靠施主供養。這樣的問題是,供養僅僅是杯水車薪,或者一旦有大施主出現,則會影響到寺院的事務。如果寺院和施主不合,就可能產生分裂。

    另一個問題是,佛教不僅建議建議出家人拋棄世俗專心修行,也建議居士專職修行。居士如果也全身心投入修行,那麼就沒人來從事工農生產,就無法供養寺院的出家人。也許他們能解決自己的問題,降低慾望,白米粗茶即可,但是卻無法在別人遇到困難,需要被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

    也因為佛教出世、將世俗努力視為浪費暇滿人身的理念,導致大家都不事生產,也不從政。連藏傳佛教最著名的網站:智悲佛網(相當於穆斯林中的中穆會網站)被關閉後,也只有我和幾個師兄敢於公開在外網上做經書的備份網站。網站被關閉後,大家就徹底失散了。之前好不容易聯繫到一位師兄,深感遇到親人一般,對方的想法也只是末法時期,要好好低調修行。

    然後是最關鍵的問題,佛教中的修行要經歷一個關口,就是菩提心的修煉。而如果僅僅只靠一個人,是很難成辦任何事的。沒有師兄弟一起共事,沒有人建學校,沒有人辦厂,也沒有人給貧困的師兄派飯加解決工作。這些事我一直想做,但是沒有佛教的師兄去參與,因為大家認為佛教並不鼓勵這些。

    當然,我知道這並非佛教的問題,而只是我的個人因緣問題。

    藏傳佛教幫助眾生的方式是通過念經迴向。而我的方式則是從事世俗生產建設。因為我覺得修行人也是要吃飯的,修行人也需要軍隊保護,不能變成今天西藏這樣,變成中共的殖民地。


  • 另外一點,藏傳佛教信仰者,一般只有漢藏兩個民族。

    在我印象中也沒有藏族師兄和漢族交流過。本來藏傳佛教現代化、建立泛藏族是需要藏族人發起的。漢地人則因為散沙化狀態不可能擔此重任。藏族一直因為佛教教義,以過著自然樸素的原始生活為榮,拒絕現代化,也就讓泛藏族的產生條件不存在了。

    我從19年年底進入匿名網絡,直到今天,並沒有在並沒有見到藏傳佛教的師兄活動,更無從談起建立一個組織。

    種種緣故,我覺得自己應該離開佛教,而去選擇一個新的信仰。佛教有云:法亦當舍,何況非法。


  • 你母親有可能自殺死了,也有可能沒死,只是不想理你,拋棄你

    香港這邊精神有問題的人也很多,部份和毒品掛鈎,毒品導致精神有問題

    其它的話也沒啥好說的,就這樣

  •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她其實就是想霸佔掉這套房子啦。因為我活著,她就霸佔不了。她的想法最好是我和隔壁鄰居廝殺,有一個人死,就有另一個人進監獄。無論是哪種結果,都能讓她順利把房子賣了。


  • 原來2047 2049正副站長都是上海人,我隱隱約約也感覺到

    感覺到他們很陰險,風格確實像上海人


  • 想說明一點,雖然我寫了很多現代佛教界的缺點,但是佛教這個宗教對我的幫助遠遠大於弊端。我唯一遺憾的是現在的佛教並沒有一個系統的修持人天乘->菩提道的可行方案。因為沒有佛教的高僧大德積極參與世俗事務的主張,所以給了很多信眾懶惰的藉口。和基督教/伊斯蘭教的信眾比起來,佛教居士在其他同門遇到困難時,最多只能說好話安慰,而不能給予任何實際的幫助。甚至佛教居士大部分都是窮困潦倒,需要別人幫助的。因為沒有一個實際修行的方式,只有理論上的菩提心,大家只能停留在念經頌咒上,而無法真正實行菩薩行。

    實際上,只有真正大量的菩薩行,積累了無數善業,才能身心安穩,修習禪定容易出成果。這一點很好證明,如果自己去做幾次NGO義工,就會心靈上感到快樂和溫暖,這種正面的能量不是用錢去高檔消費、物質等刺激娛樂上能獲得的。如果去捐款給國際紅十字會,幫助窮苦國家的人,也會有類似感受。佛教的說法是業障輕了,福報資糧足夠,慈悲心廣大,修習禪定是能很快相應的。如果讓現在一個普通人去修禪定,那他除了煩躁坐不住,胡思亂想以外,並不會出現任何結果。好比現在的匿名網絡,有很多人喜歡開無聊的話題,為尬聊而聊,原因是什麼?因為他們內心處於極度孤寂、恐怖、迷茫的狀態,要讓自己的心忙起來,不斷地想事情,製造出一種熱鬧活躍的氣氛,才能沖刷掉這種感覺。但是用這種方式是不能去除這種負面心態的,一旦靜下來,這些被壓制著的不良感受還是會浮現出來,並且隨著他們的年齡增大,愈發嚴重。而佛教的放生、煙供、行善等方式,則能真正讓自己和眾生建立起牢不可破的善緣,讓身邊無形的眾生以及天神跟隨著你,保護你,自己就不會感到孤寂和恐懼。我認為,如果一個人整天胡思亂想,那他就該小心了,死後的去向很可能是鬼道,或者孤獨地獄。

    雖然我詬病佛教界的問題,實際上我知道這也是因緣所致。漢傳佛教本以大乘為起點,人天乘->小乘這方面,千年前的漢地無需教這些,因為當時的人普遍就有仁義禮智信。一旦進入佛教,可以直接修八大宗的任何一宗獲得成就。宋之後漢人根器愈發變差,從禪宗公案也可以看出,宋之後是一個分水嶺,從那時起,無論是往生者數量、還是得道高僧、以及漢傳論典數量都開始驟減。西漢時期的勸善書以《孫叔敖殺兩頭蛇》的故事教導百姓,而到明朝,則以《了凡四訓》勸善。前者是教導百姓以以自己短壽為代價,來保護鄉里人不受傷害;後者則是一本生意經,把善行當做商品來交易。此時的漢人已經不再是大乘佛教的根器,加上唐中期的滅佛行動,八大宗只剩下禪宗和淨土宗的緣故,於是紛紛轉向禪宗和淨土宗。而禪宗本是“上上根器人才可修之”的法門,難免會落得口頭禪的境界。而淨土宗也是必須要有往生四因才可修成,念佛方式也有“實相念佛”,“觀想念佛”,“觀像念佛”,“持名念佛”四種,第一種修成的人少有,後兩者是需要禪定才可修成,所以現在大多念佛人只能處於最低的“持名念佛”的修行狀態。

    (未完,草稿中)

  • Citi

    我個人覺得啦,其實你好在意他人點睇,或者學下我地穆斯林,唔理人地點睇。我諗係中國穆斯林俾十幾億唔係穆斯林既人包圍,好似孤島。但係呢十幾億人,大部分人都知道咩野係穆斯林。因為我地擁抱人生,活出自己價值。要搞起社會組織,最好既做法就係學法輪功或者我地,建立一種超民族超語言既普世性組織。哪怕中國重新陷入亂世,都可以團結自保,一盤散沙咁必死無疑。

  • @setimuni

    @setimuni 這就是我要選擇離開佛教的緣故,因為藏傳佛教領袖明確不參加政治,也不關心世俗,如果我去搞這些,等同於擾亂佛教。佛教的特點其實也導致很多懶惰者、失敗者加入,所以這些居士是不可靠的。至於基督教在中國並沒有扎根,而伊斯蘭教已經扎根很久,所以我也在考慮未來出路。我念如果自己信伊斯蘭教的話,或許早有師兄(兄弟姐妹)幫一下了,比如當年我要求並不多,跟居委會提過,只要有榨菜米飯饅頭吃個半年,而後我就可以開始幫別人,結果沒得到理睬。想到前些年曾經找過某個佛教寺院在上海的義工組長,敘述了自己的情況,對方的態度則是一臉嫌棄,問:“那你說該怎麼辦呢”?也遇到過其他類似佛教信徒。

    我離開佛教的緣故是因為佛教雖給出了真理,以及要到達真理需要哪些條件,但是要讓自己擁有這些條件中的修行路(對應伊斯蘭教的道乘)該怎麼走,卻完全沒有。也沒有可靠的組織,就如同你說的,一旦變局來臨,只能等死了。我也是為了未雨綢繆,所以要盡早做打算。

  • Citi @訪客

    @阿離 道乘主要係蘇菲派為主,唔係派派都會用乘作為觀念,我地認為伊斯蘭唔係宗教,係一種生活方式,亦都冇真理。
    https://xsden.info/post/17314
    德哥有講到
    「真主容许我们自由选择人生是如何,人必须於生命中做出无数的选择,并且为之负责。」
    有關伊斯蘭係一種生活方式既介紹
    http://travelers.tw/en/blog/12/3432

  • @setimuni

    @setimuni 謝謝,主要是之前翻閱了wetidet的發言,去找了一些相關的典籍來看。我說下我個人意見,我只是一個凡人,無法去過多評價宗教教義,但是我會去看這個團體的人如何面對生活,待人處事的方式。我了解到了你們一些信息,很喜歡你們的組織方式,其實佛教要是能這樣就好了。

    我個人覺得啦,其實你好在意他人點睇,或者學下我地穆斯林,唔理人地點睇。

    我之前2年一直堅持用這個身份的緣故,是為了將來能尋找到某一個群體加入,加入之前對方也會先了解我的簡歷。我要是不去回擊他們,被誤認為性騷擾者,那就損失大了。

  • NewM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世界真係細,鑑華師估唔到係度都見到你,我係品蔥打波仔。

  • @Kafruneno

  • NewM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你條友仔成日將人鑑華鑑馬來,我覺得你都應該去測下DNA。

    @setimuni 呢條友舊底話我一條印尼佬係華人,按佢隻邏輯你都係馬來同胞。

  • Citi @Kafruneno

    @kafruneno 我自身身份認同穆斯林身份排第一,至於華人與否,實在係唔介意,真主之內皆兄弟,哪怕係個非洲黑人,只要佢信真主,都係我兄弟。分得清只會削弱左個凝聚力,所以我都叫呢度啲人唔好分漢/回,大陸/香港。

  • Citi @Kafruneno

    @kafruneno 係喎,講起黑人,都唔少廣州黑人弟兄姊妹,不如叫埋過黎?

  • NewM @setimuni

    @setimuni 黑人我識幾個,叫係得,不過可能要寫簡體。至于你講既呢啲,係一個美好既願景,希望將來更大範圍實現到。

  • Citi @Kafruneno

    @kafruneno 改變世界先由自己做起,種族主義已經過時,寫簡體冇問題,其實我覺得應該要多幾個人寫簡體粵文。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