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講我自己的「中國穆斯林認同」

  • Citi

    你話我其實算唔算中國人呢,呢樣野其實有好多面向回答
    例如血統文化同埋國籍,我有1/8馬來血統,其餘7/8雖然可能話係華人,但係都有梅縣客家同漳州閩南血統,母系仲要係水上人,泊係避風塘但唔出去捉魚,羅艇當屋嗰種。
    我個人文化上其實用日本野同美國野多,國產貨真係少用,係讀U前都係識幾句普通話。
    唔睇四書五經唔知咩係儒家法家,但係都過華節,好似農曆新年同中秋。

    咁真係冇咩理由親中,更加冇必要信伊斯蘭教,容乜易出術被人當恐怖份子。
    屋企人係拜真主,我可以跟住拜,所以對信仰有初步認識。
    嗰時覺得古蘭經點解咁樣,咁愚昧落後同保守,唔怪之得伊斯蘭社會冇進步。
    08年搞奧運,第一次上左廣州,聽左下主麻講道,覺得黨味濃,就四圍飲飲食食。
    發現啲野好平,而且最重要既係,回民攤販聽聞我係穆斯林後,係唔收錢請我。
    我堅持要俾錢,佢就指左下乜貼箱,叫我捐左佢。

    工作幾年後因感到前途迷茫,咁岩又撞正金融海嘯,人工低,的確又冇咩謀生技能,面對無盡既街坊抱怨,去到12年底真係好灰,走左去九龍清真寺,咁阿教長話喂先生呢度唔入得黎,咁我話我就係穆斯林,不過真係幾年冇黎啦,教長拉住我手話真主之內都係兄弟,坐底等我慢慢講,咁有時真係壓抑得太耐,講講下都喊出黎,咁教長記得我已經歸真左既阿爺,佢就話萬大事都有弟兄姊妹撐住,唔駛憂心。結果我就辭左職,搵左份新工,之後都成日返清真寺。

    咁係14年識左深圳黎既智偉弟兄,佢就成日問侯我工作狀況,提供人生指導。16年識左黎香港讀Master既 @馬智德 弟兄,係佢身上知道穆斯林可以幾開明,同年新疆野開始為香港穆斯林所知,香港穆斯林嗰時比較兩極化,楊興本教長得登請兩邊搵三個代表出黎辯論,一邊出聲另一邊唔出得,各講5分鐘,求同存異化解左衝突,趕走左班中國特色伊斯蘭教,因為佢地違反最核心教義「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拜黨拜習大大都係異教。

    咁當時我地最神奇既係大陸人支持驅逐紅底穆斯林,19年我地反過黎係香港土生土長穆斯林驅逐極黃本土派,總之冇分你邊度黎既,搞極端都要踢走係而家香港穆斯林共識,剩低應該團結一致。咁我地香港幾位教長主要就係幫大陸既穆斯林弟兄姊妹由香港走出去台灣或者大馬,我記得有段時間請過維吾爾既弟兄姊妹黎走難,嗰陣時唔係太嚴,係走到既,我幾乎係1617年先疊定心水學普通話,主要係為左更了解大陸既弟兄姊妹,當時工作十分順利,係香港一間NGO做主管,直到而家除左區主任就我最大,咁智偉弟兄建議我地不如主動接觸大陸弟兄姊妹,初頭真係好多香港弟兄姊妹抗拒,覺得返大陸會比人捉。我就膽粗粗跟左團上一轉甘肅同寧夏,見到佢地都好明哲保身,雖然口講歡迎,但成日打斷話題話呢個係敏感嗰個係敏感唔講得。

    咁呢次西北之行起初係令人比較失望既,但當我返去前一晚,係屋主嗰仔私下同我講日頭係國保睇住,所以好多野唔比講,不過香港同胞有穆斯林佢地係好歡迎,由於我聽唔明佢細聲既口音,佢亦聽唔明我口音,所以筆談,我寫繁體佢寫簡體,係房扮打機,知道左中國穆斯林既內幕。所以坐旅遊巴時同同團既智偉弟兄靜雞雞討論,佢就話到應該要將中國穆斯林再組織起黎,離開臨夏後經過一個地方,用粉筆大字寫住「國有難,回必亂」。智偉弟兄話如果唔早做準備,我地中國穆斯林遲早變成20世紀猶太人,咁我非常認同。

    於是記起08年第一次上左廣州既事,既然大家都係穆斯林,又駛乜分大陸定香港,應該團結全體穆斯林。咁講就易做就好難,個個語言風俗都唔同,做咩聽香港人講野?直到19年,我都唔知係邊幾位弟兄姊妹整合哂咁多語言,突然間就溝通暢通左,我地突然間明西藏人同維吾爾人弟兄姊妹講緊乜,佢地亦突然識左廣東話。嗰陣時開始覺得我地真係好有希望,跟住我開始幫手聯繫大馬既弟兄姊妹,幫一啲係中國走出黎既弟兄姊妹係大馬安居,為左令我地呢個多民族社群唔散,我地溝通既語言仲係漢語,但會得登用方言或者拼音字甚至馬來化左佢,令審查機關成本增加,將信息係牆內傳播。去到今年直頭連監管都冇埋,都唔知咩回事,係冇錢請人審查定係搞大嗚大放2.0?但係我確信既係無論發生咩野事,都有係中國國家體制內既弟兄姊妹做我地既後盾,所以我地放心講放心做就得啦。

    生而為中國穆斯林,我確實非常幸福,感謝主,阿敏。

  • NewM

    安拉胡阿克巴

    色兰

  • Citi @setimuni

    @setimuni

    我是阿籬,看到你這段文字,感覺還是得浮出水面和你交流下。

    所以坐旅遊巴時同同團既智偉弟兄靜雞雞討論,佢就話到應該要將中國穆斯林再組織起黎,離開臨夏後經過一個地方,用粉筆大字寫住「國有難,回必亂」。智偉弟兄話如果唔早做準備,我地中國穆斯林遲早變成20世紀猶太人,咁我非常認同。

    藏傳佛教某個派系最大的寺院裡也有大堪布(相當於梵蒂岡教會的大主教的地位)在20年中國春節和有緣信徒秘密講過,不久會有遠超一戰和二戰的戰亂,以及肺炎病毒會變異到早上染病下午死,會出現十室九空的現象。這話和異教朋友說也不知合理不合理,因為大多佛教徒都無緣聽到。但是我認為你們幾位穆斯林人品很好,也同你們有緣在這裡交流,看見你能發這個帖子,所以斗膽把這些說出來。

  • Citi

    此回覆已被刪除!
  • Citi

    我degree都係CU讀,不過讀完返左大陸,16年係黎進修增值,嗰陣時先開始永久留港,不過唔經唔覺都識左5年,時間過得真係快,感謝真主,令我地如稻穗一樣緊緊依附係一齊,阿敏。

  • Citi @馬智德

    @馬智德 我好記得初初識你我俾左你兩張紅杉魚做善功,你仲以為我跌左,跟住轉過頭請我食左餐250左右既飯,眨下眼我地係對方身上都駛左至少成幾萬銀。而家香港人情薄過紙,仔請老豆都未必請到一皮。

  • Citi @setimuni

    @setimuni 有時候善功就係個循環,互相傳遞嗜,當年家偉弟兄都照顧過植民弟兄直到佢歸真,咁我亦都幫過家偉弟兄,而家到你幫我。均達弟兄講過,形成緊密聯繫既最好做法就係互相付出,每個人都盡一分心力,事情就會一日比一日更美好。

  • Citi

    感謝弟兄你既分享,感謝真主,令你重回弟兄姊妹既懷抱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