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阿皮係改名垃圾嚟,個名係是但改,唔好笑我:golden-cry1:
    見個台咁悶,又冇人一齊寫文
    所以再挑戰多次出古仔

    我以前寫嘅古仔:
    https://www.shikoto.com/authors/43037.html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聽講只要成為越多人相信同恐懼嘅存在,靈體就會變得越強大。靈體慢慢會失去原本嘅思想,越嚟越接近傳言中嘅角色,最終成為真真正正嘅惡靈。

    最近幾個月,出現咗一個新嘅都市傳說。

    如果太夜都仲未返屋企,喺街度流連嘅話,有機會會遇到鬼打牆嘅情況。搵路嘅時候,會有一個著紅色連身裙細路女突然喺身後出現,主動問人係咪搵佢。

    無論答佢係定唔係,第二日清醒後都會發現自己企喺危險嘅地方,懸崖邊、海邊、甚至係天台......只要一叉錯腳,就會跌落深淵死亡。

    天水圍係最先傳出呢個都市傳說嘅地方,所以呢個都市傳說中嘅細路女,被人稱為天水圍迷路女童。隨住傳言越嚟越誇大,發生嘅靈異事件都越嚟越多,發生事件嘅地區開始擴大。

    迷路女童而家轉化為惡靈嘅指數係75%......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我永遠都係個新手,所以大家就住我:lidog-cry: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lomore-lightbulb: 路人超能100%?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衛隊

    @親衛隊 係啊,因為寫之前睇咗,但唔係同人嚟


  • 好睇,不過有啲啲恐怖 :lidog-upset: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峨嵋山下

    @峨嵋山下
    因為我係寫恐怖古啊
    多謝支持

    阿皮我文筆唔太好,粵文味道都唔夠濃
    但見未有人喺度寫古,就試吓用舊古做實驗品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天色已經入夜,因為迷路女童呢個都市傳說最近被廣泛流傳,令唔少人心寒,提早返屋企。本身有悲情城市之稱嘅地方,更添一份沉重嘅感覺。

    「沙啦沙啦」

    路上基本上得返少量行人,幽靜嘅環境,連風吹過樹葉所發出嘅聲音都異常清晰。暗黃嘅街燈,令街道更加陰森恐怖。

    「好驚......」

    「只係一個細路女惡靈,可能一拳已經可以搞掂佢,都唔洗特登搵靈媒啦。」

    「我已經準備好相機,如果真係影到靈體,賣俾傳媒應該可以賺好多錢。」

    四個年輕男女走喺路上,不停嘻笑玩鬧,令緊張恐怖嘅氣氛緩和咗唔少。唯獨一個著住西裝嘅男人,遠遠跟喺佢哋後面,無聊噉打喊露。

    「行咗咁耐,連一個細路仔嘅影都搵唔到,真係無聊。果然都市傳說都係呃人,我地影相打完卡就走啦。」四個年輕男女拎出相機自拍,見到遠處無所事事嘅男人,就大聲叫佢:「仲成碌木企喺度,過嚟幫我哋影相。」

    「係係......」男人接過佢嘅相機,無奈噉應承。跟咗佢哋成晚,一早就想早啲完成任務返屋企瞓。

    打完卡之後,佢哋就直接轉身離開。

    「費用方面,因為冇遇到靈體,聽日會再重新報個價俾你哋。」男人慌忙噉走到佢哋面前,提醒佢哋。

    「吓?你做得靈媒,連幫手搵傳說中嘅迷路女童都搵唔到。浪費我哋咁多時間,最後咩都冇做到,分明係呃人。我哋一蚊都唔會俾,唔上網唱衰你間公司已經算好。」原本仲笑容滿臉嘅年輕人聽到費用兩個字之後,瞬間變咗一個尖酸刻薄嘅嘴臉。

    佢哋直接上自己嘅私家車離開,留底靈媒先生一個人喺原地。靈媒先生無奈咁打開銀包,望一望裡面所剩無幾嘅銀仔,自言自語:「唉......又要做白工,行路返屋企算。」

    四個年輕人上到車之後,又繼續嘻笑。其中一個拎起相機,睇返剛才影嘅相。

    「咦?」佢發現相裡面仲隱約影到一個矮小嘅紅色身影企喺佢哋身後,每一張相都有。

    佢以為自己眼鏡污糟咗,擦一擦眼鏡,又擦一擦螢幕。檢查一吓鏡頭,並冇污糟同劃花嘅痕跡。四個人輪流zoom大張相,擘大眼再睇清楚相中嘅紅色身影。

    「哥哥姐姐,你哋係咪搵我啊?」

    後座突然傳嚟細路女嘅聲,令佢哋嘅表情僵硬咗,皮膚瞬間起曬雞皮。

    「啊!!!」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感覺好迫

  • Citi @薯皮

    @薯皮 試下執執拗口位,希望唔好介意 :licow-smile:
    主要係官話影響太深,冇咗粵語同傳統中文嗰種簡練同直白,攪到有小小繚繳(繚繳:laau2 gaau6;或者 繞繳:naau2 gaau6

    • 聽講只要成為(有)越多人相信同恐懼嘅存在,靈體就會變得越強大。

    • 如果太夜都仲未返屋企,喺街度流連嘅話,有機會會遇到(撞倒)鬼打牆嘅情況

    • 搵路嘅時候(嗰陣)

    • 第二日清醒後都會發現自己企喺危險嘅地方,懸崖邊、海邊、甚至係天台......只要一叉錯腳,就會跌落深淵死亡(粉身碎骨)。
      似乎 天台、海邊、甚至懸崖邊 先係遞進

    • 天水圍最先傳出呢個都市傳說嘅地方,所以呢個都市傳說中嘅細路女,被人稱為天水圍迷路女童。

  • Citi @薯皮

    @薯皮[講古仔] 惡靈指數100% 入面講:
    有啲字詞可以更口語化

    • 路上基本上得返少量行人(得返幾丁友),幽靜嘅環境,連風吹過樹葉所發出嘅聲音都異常清晰(四圍一片寂靜,連風吹過樹葉嘅聲都聽得清清楚楚)。

    • 只係一個細路女惡靈(鏟走呢兩個字可以突出條友唔信惡靈有幾勁),可能一拳已經可以搞掂佢(一拳都搞得扂佢),都唔洗特登搵靈媒啦(使乜特登搵靈媒啫)。

    • 仲成碌木企喺度,過嚟幫我哋影相。(仲成碌木戙喺度?快啲過嚟幫我哋影相啦!)

    • 瞬間變咗一個(即刻換咗一副)尖酸刻薄嘅嘴臉

    • 佢哋直接上自己嘅(講明係私家車,無需再強調 自己)私家車離開,留底(剩低)靈媒先生一個人喺原地(處, syu3)。

    • 望一望裡面所剩無幾嘅銀仔(斗零)

    • 發現相裡面仲隱約影到一個矮小(隱約見倒相入面有個矮細)嘅紅色身影企喺佢哋身後

    • 擦一擦眼鏡,又擦一擦螢幕(擦 -> 捽;螢幕 -> 螢屏)

    • 並冇污糟同劃花嘅痕跡(唔見有污糟同𠝹【界刂】花)

    • 後座突然傳嚟細路女嘅聲,(——破折號)佢哋嘅表情僵硬咗(當堂木咗),皮膚瞬間起曬雞皮(霎時間起嗮雞皮)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恆智德
    應該好多位都要執
    唔該德德

    有啲字唔知點解係出唔到,之前試過
    好似個(界刂)同睥字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恆智德

    @恆智德[講古仔] 惡靈指數100% 入面講:

    希望唔好介意

    :licow-arrogant:

    :lomore-think: :lomore-hoho: :lomore-hoho: 咁快有連牛,X登先係真抄登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恆智德

    皮膚瞬間起曬雞皮

    @薯皮

    :lomore-hoho: 薯仔好鍾意皮,雞皮應該得皮膚起到。

    如果要描述起雞皮嘅部位,俾人喺後面嚇一般係邊個部位起 :lomore-think:

    擦一擦眼鏡,又擦一擦螢幕

    捽一捽眼鏡,抹一抹個mon :lomore-good:

  • Citi @親衛隊

    @親衛隊[講古仔] 惡靈指數100% 入面講:

    俾人喺後面嚇一般係邊個部位起

    起機?起鷄皮太過普通,唔夠surprise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恆智德

    @恆智德

    :lomore-donno: 我問緊起邊度嘅雞皮喎

    起機?起鷄皮太過普通

    :lomore-hoho: 有人睇鬼片起機?

  • Citi @親衛隊

    @親衛隊 惡靈激發惡念,惡念激發獸性?有冇呢種可能?

    薯皮下一次可以寫恐怖甜古,話嗮兩種都寫過

    樓主講古直播中
    某一日,我遇到自己筆下嘅重甜角色,喺殘廁做愛做嘅事。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衛隊

    @親衛隊 笑咗:xd-01-xmas: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恆智德

    @恆智德
    畀讀者話一開頭就好膠:lidog-haha: :lidog-haha: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佢哋受到驚嚇,車失控撞樹。車頭嚴重變形,開始冒起煙,佢哋當場昏迷咗。喺好遠嘅靈媒先生聽到巨大嘅聲響之後,即刻向出煙嘅位置跑過去。

    一......二......三......四......

    見到全部齊人,靈媒先生就準備救人。

    「五......」

    聽到身後多咗把細路仔聲報數,靈媒先生嚇咗一嚇。即刻轉過身,發現多咗個細路女企喺佢後面,而且企得好近......

    細路女大約五歲左右,著住亮麗嘅紅色公主裙。五官可愛又精緻,大個絕對有潛力成為一個靚女。蒼白嘅臉色對比下,令擦咗鮮紅色唇膏嘅嘴唇顯得更加鮮豔。好似剛吸完血一樣,令人對佢嘴角嘅色彩產生懷疑。

    到底係普通唇膏啊?定係血漬......

    前面就係車禍現場,但佢一啲都唔驚,安安靜靜噉睇住靈媒先生。見靈媒先生都望住佢,佢輕輕拉住靈媒先生嘅衫角,擺出一個甜美嘅笑容,但語調平穩呆板:「哥哥,你係咪搵我啊?」

    表情同語調嘅反差,令人感覺好詭異。黑色嘅眼珠冇絲毫笑意同光彩,一同佢對視,就好似要跌落深淵一樣,意識變得遲鈍。被看透靈魂,心裡面嘅想法會表露無違,做出下意識嘅動作。

    表情呆滯嘅靈媒先生不自覺噉踎低身,向細路女精緻嘅臉伸出手,用手指輕輕將佢嘴角畫出界嘅紅色抹走。明明只係單純嘅動作,但畫面仲帶住絲絲嘅曖昧。

    呢個畫面......好熟悉......

    諗起上一個做呢個動作嘅男人,細路女嘴角嘅笑容都越嚟越天真無邪,俾人嘅感覺都越嚟越危險。

    靈媒先生緊緊捉實細路女嘅膊頭,並冇再做出細路女預想中嘅動作。細路女有啲疑惑,靜靜等待靈媒先生之後嘅動作。

    「你已經唔記得咗我?我已經等咗你幾個月,見到你仲咁精神就好喇。」靈媒先生表情依然呆滯,証明佢而家嘅動作同說話,仲係反映住內心。

    細路女聽到佢搵咗自己幾個月之後,有啲驚愕,原本扯住靈媒先生衫角嘅手都鬆開。

    呢個細路女喺呢個時間仲喺街度,著住紅色連身裙,周圍問人係咪搵佢,的確同迷路女童嘅都市傳說似到十足十。

    若果靈媒先生未見過眼前嘅細路女,應該都會誤會。但偏偏佢一眼就認出,呢位小朋友就係幾個月前搵過佢幫手嘅小客人。

    雖然衣著裝扮同之前好大出入,但因為種種嘅原因,令佢對呢位小客人印象異常深刻。

    幾個月前,有一個身形瘦小嘅細路女嚟到靈媒先生嘅除靈事務所。

    細路女身上嘅衫好殘舊,已經洗到甩色。一手拎住印有眼前男人大頭嘅傳單,另一隻手就小心翼翼噉抱住裝有寵物烏龜嘅箱。

    手上嘅傳單印有大量誇大嘅宣傳字句,雖然有啲字佢唔太明白,但總覺得傳單裡面嘅靈媒先生係個好勁嘅人物。

    「哥哥,你可唔可以將我除靈?」細路女抬起頭,認真咁問眼前嘅男人。用無害嘅外表,講出無比嘅詭異說話。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我相信德德如果要改晒我成個古
    應該都幾困難:xd-01-xmas:
    不過如果要喺度post晒成個古仔出嚟,應該冇乜可能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靈媒先生見細路女只係嚟惡作劇,原本臉上親切有禮嘅服務業微笑僵硬咗。

    細路女一直抬起頭等待佢回應,等到條頸已經開始好攰,所以再補充一句:「我會俾錢㗎。」

    細路女喺自己嘅銀包仔拎出剩低嘅全部銀仔,遞俾靈媒先生。靈媒先生冇接受,擺出一個陰森恐怖嘅表情。然後用旁邊嘅食鹽灑向細路女,想嚇怕佢,都借此證明細路女並唔係靈體。

    細路女冇避開,仲主動伸手接住食鹽。食鹽落喺佢身上,身體一啲變化同不適都冇。佢輕輕咁搖搖頭,表情好失望。

    「係請我食?可以除靈㗎?」細路女眼定定咁望住手上嘅鹽粒,慢慢咁伸出脷,由下而上,將手上嘅鹽全部舔乾淨。

    「仲未夠啊......我仲可唔可以食?」目光轉移到枱面上嘅細包食鹽,輕聲問。

    靈媒先生都仲未反應過嚟,細路女已經迅速咁拎起食鹽,抬起頭,直接將剩餘嘅鹽都倒落口。靈媒先生嚟唔切阻止,只能夠震驚咁瞪大眼,睇住事情嘅發生。

    好痛苦......

    食鹽除靈,睇嚟係有效.....

    「咳咳咳......」味蕾無法突然接受咁重口味,細路女直接將難受嘅表情流露出嚟。

    好彩嗰包鹽只係剩返少少,食完之後,細路女意猶未盡咁用條脷舔一舔嘴角遺留嘅鹽粒。雖然痛苦,但佢嘅眼底閃爍住一絲瘋狂,令人心驚。

    「點解啊?點解我仲未被除靈?」

    細路女突然衝埋去捉實靈媒先生嘅衫角,再一次祈求佢:「請你將我除靈......」

    「夠啦!唔好再玩啦!你咁樣食法,唔好話係靈體,就算係人類都會死,快啲飲水!」靈媒先生接受唔到細路女嘅瘋狂,將佢推開。然後即刻搵樽水,灌落細路女嘅口。

    「小朋友,你絕對係人類嚟,一睇就知除唔到靈。快啲返屋企,媽媽等你開飯啊。」靈媒先生長期冇生意做已經好煩躁,都冇心情再同小朋友玩,唔耐煩咁想趕走佢。

    「真嘅?冇理由㗎,明明媽媽話我係惡魔嘅女啊......如果我消失咗,佢就會開心。只要媽媽開心,只要佢鍾意我,我咩都會做㗎......」細路女好堅持,唔似講笑,反而似被人長期洗腦咁。

    而靈媒先生聽完之後,不可思議咁望住眼前嘅細路女。正常嘅小朋友根本冇可能講得出呢啲說話,應該係佢嘅家長成日喺佢面前提,先會影響到佢。

    「唉......入嚟啦。」靈媒先生一臉無奈咁嘆咗一口氣,轉身俾細路女入去坐。

    佢搵咗好耐,但公司只係得咖啡同啤酒,完全冇啱小朋友飲嘅飲品同點心。佢最後喺西裝褸衫袋拎咗一盒喉糖,倒一粒遞俾細路女:「你食唔食糖啊?」

    細路女望住眼前嘅喉糖,猶豫咗一陣先接住。低聲講一句:「多謝。」

    佢同其他小朋友嘅反應好唔同,拎到糖之後,感覺好緊張,好抗拒。糖嘅外層被佢手指嘅溫度溶化,令手指有啲黐立立嘅感覺。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其實每次睇返自己嘅古仔,都覺得寫得好衰:golden-banghead: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薯皮

    @薯皮[講古仔] 惡靈指數100% 入面講:

    黏黏嘅感覺

    :lomore-think: 黐立立嘅感覺?用「黏黏」讀落少少怪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衛隊

    @親衛隊 好啊改返先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薯皮

    @薯皮

    只係剩返少少

    用「剩得返少少」會唔會簡潔啲 :lomore-think:

    兩個意思都係「only a few left」

    不過佢哋兩個嘅節奏唔同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衛隊

    @親衛隊
    呢個好似冇乜所謂
    上次德德講嗰啲我都跟住改咗好多
    但唔大問題嗰啲就跟返自己本身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呃咳咳......呃......」

    「嗯哈哈哈哈......」

    一見到糖,就抅起細路女唔太好嘅回憶。腦海回響住自己嘅乾嘔聲,同記憶中某個男人嘅取笑聲重疊。

    拆開糖紙,裡面彩色嘅糖好靚好吸引,散發出陣陣香甜嘅氣味。糖中間嘅色彩好似識流動一樣,隱約變換住唔同嘅顏色。

    細路女因為緊張,手指微微用力,唔小心喺糖嘅外殼整出一個小缺口。佢望入去,發現糖裡面有一條黑色蟲仔將頭微微露出嚟。

    細路女嚇咗一跳,驚恐噉將糖掉落地下。黑色嘅蟲仔卡喺缺口出唔到嚟,帶住沉重嘅外殼喺地下慢慢蠕動。

    「粒糖有咩問題?快啲食啊。」男人滿臉笑容,扮到完全唔知情噉。

    呢個男人係媽媽嘅男朋友,媽媽好愛好愛佢。就算自己被打、經常被眼前嘅男人整蠱,媽媽都只係默默咁注視,甚至轉身離開。因為媽媽嘅默許,令細路女一向唔敢拒絕男人嘅要求。

    喺男人嘅目光注視下,細路女用微微抖震嘅手,將地下嘅糖執返起嚟,放入口......

    甜美嘅糖,其實糖衣毒藥。亮麗嘅外殼低下,其實包住一條活生生而且醜陋嘅黑色蟲。

    明明想直接吞咗粒糖,但黑色蟲仔喺幾番掙扎之後,終於喺小缺口爬出嚟,重獲自由。感覺到蟲仔喺自己嘴裡面不停蠕動,細路女只係想作嘔。

    「唔好浪費啊......」男人注意到細路女想將蟲嘔返出嚟,佢瞬間收起笑容,用威脅嘅語氣對細路女講。

    「嗯......」細路女驚恐噉應咗一聲,就努力想將蟲仔吞落肚。

    蟲仔嘅求生意欲好強,不停噉想向外邊爬。細路女盡量避開唔敢咬條蟲,足足吞咗好幾啖口水先成功將蟲吞落肚。

    事後細路女始終都係忍唔住生理反應,不停乾嘔。

    「嗯哈哈哈哈......」耳邊只有男人惡作劇成功嘅取笑聲。

    靈媒先生同其他大人一樣,用懷疑嘅目光望住細路女,開聲打斷佢嘅思緒:「當然唔會,啲糖我今日先買......」

    細路女注意到之後,心跳漏咗一拍,忍住嘔心嘅感覺,將糖快速放入口,想即刻吞落肚。無奈佢喉嚨實在太細,卡住咗,令佢差啲呼吸唔到:「咳咳咳......」

    「你唔鍾意嘅話可以唔洗迫自己食啊......」靈媒先生緊張咁幫佢拍一拍後背,方便佢將粒糖咳返出嚟。

    「好食......」普通嘅糖,令細路女覺得好驚豔。

    靈媒先生開始意識到細路女嘅家庭背景好複雜,細路女嘅價值觀嚴重扭曲,動靜都過分嘅小心翼翼。除咗外表之外,其他地方都完全唔似一個五歲嘅細路。

    靈媒先生沉思咗一陣,對佢講:「我唔會將你除靈,返去啦。」

    細路女唔死心噉問:「咁請你做我師傅,教我用靈能力。」

    佢覺得只要能自己夠學識用靈能力,就可以自己幫自己除靈。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恆智德

    @恆智德
    我新古個古名開頭叫:樓主甜文直播中
    啲人一見到甜文兩個字即刻衝晒入嚟睇:lidog-haha: :lidog-haha:
    好搞笑,但都好現實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變咗P牌真係慘,以前起碼有一兩個讀者會追故
    而家只能夠靠網友幫手推post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薯皮

    @薯皮 :lomore-bye: 變咗P牌仲顯眼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衛隊

    @親衛隊 單機好悶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薯皮

    @薯皮 有冇試過去twitter po?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衛隊

    @親衛隊
    冇喎
    會有人睇咩?

    之前啱啱開始寫野味小精靈仲會有動力四圍post嘅
    但而家只係想邊寫邊吹吓水
    post太多地方反而會好煩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靈媒先生拍一拍佢嘅頭,再補充一句:「我唔會教你,無論任何嘅能力就好,只可以用嚟幫人,絕對唔可以用嚟傷害人或者自己嘅心。」

    細路女聽到之後,失望咁低下頭。

    「但有其他問題嘅話,都可以上嚟搵我嘅。」靈媒先生喺西裝袋度拎出一張卡片,遞俾細路女,然後自豪咁對佢講:「我係除靈界嘅新星,易玄光。好好記住,多啲向同學宣傳吓啊。」

    「真係?我仲可以再上嚟?」細路女若寵受驚咁抬起頭望住易玄光。

    「嗯!你聽日再過嚟啦!」易玄光覺得自己反正都冇咩生意做,都唔介意得閒幫吓個細路女糾正返個思維。

    細路女接過卡片之後,慎重咁袋好,然後重新抱起自己裝烏龜嘅寵物箱。烏龜好迷你,長度應該只有一個十蚊嘅大小,嬌小可愛。

    由細路女嘅動作可以睇得出,佢將烏龜仔當朋友同家人一樣珍惜。間中會同烏龜仔傾偈,但其實純粹係佢自己自言自語。

    聽到佢無厘頭嘅自言自語,易玄光都只係得啖笑,呢個都算係細路女佢唯一可愛同似返五歲嘅地方。

    細路女不時偷瞄眼前嘅大哥哥,覺得佢同自己認知中嘅大人好唔同,令佢忍唔住親近同信任對方。佢猶豫咗一陣,決定大膽開口問:「既然我以後仲會嚟,咁可唔可以俾青青暫時住喺你度啊?」

    「隻烏龜叫青青?」易玄光伸過頭過去,好奇咁望一望烏龜仔。

    「係,媽媽話青青太臭,叫我掉咗佢。但係......」細路女平時最聽媽媽嘅說話,無論媽媽提出咩要求都會照做。但今次佢緊緊抱住寵物箱,好明顯係唔舍得。

    除咗剛才一剎那嘅瘋狂,眼前嘅細路女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乖巧到令人心痛。難得佢能夠露出期盼同信任嘅眼神,令人唔忍心去拒絕。

    「可以,但我只係俾個位佢住,唔會理佢,你要自己負責照顧佢啊。」易玄光一時心軟,就應承咗。

    「嗯!約定啦!」細路女好驚喜,心情好咁跳住離開。

    結果等咗幾個月,細路女都冇再出現過......

    易玄光一回過神,即刻拉細路女去安全地方:「小妹妹你行遠啲,我要救其他哥哥姐姐先。」

    易玄光掂到細路女隻手嘅時候,被佢身上嘅溫度嚇一嚇:「你點解凍到好似冰咁?乖乖地等我。」

    細路女收起笑容,呆呆咁睇住易玄光將車裡面嘅人一個個咁搬到佢旁邊。佢疑惑咁問:「點解要救佢哋?」

    明明佢哋班人尖酸刻薄,都唔係咩好人......

    「哈哈哈......幾個月冇見,你依然都係咁古怪。因為佢哋係我嘅客人啊,出咗咩事我負擔唔起。」易玄光無奈咁笑。

    「我唔明......」單純嘅細路女始終都諗唔明,唔俾錢嘅點解都算係客人。

    喺易玄光打電話叫救護車期間,細路女負責睇住昏迷嘅四個人。

    其中一個受輕傷嘅女仔終於清醒過嚟,困惑咁望一望四圍嘅環境。當見到細路女之後,一臉驚恐咁用雙手支撐起身體,不停後退。

    「救命啊......係你......你係佢!」佢用抖震嘅手指細路女,有啲語無倫次。

    見到佢狼狽可笑嘅樣,細路女忍唔住咧嘴偷笑,然後行埋去,細聲喺佢耳邊講:「姐姐,你唔係特登嚟搵我咩?你醒咗,而家我哋可以一齊玩,開唔開心?」

    「啊!!!」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唉,每次睇返自己寫嘅嘢都覺得好on9

  • Citi 花生友 薯皮親衛隊 @薯皮

    @薯皮 :lomore-hoho: 入戲太深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親衛隊

    @親衛隊
    我同其他作者吹水都提過
    佢哋睇返自己嘅故都會有呢種感覺
    之後就會想棄故

  • 薯皮親衛隊 花生友

    突然聽到有女性刺耳嘅尖叫聲,只係喺附近打電話嘅易玄光即刻趕返過去。

    原本昏迷嘅四個年輕人都唔見咗,現場得返細路女一個。

    寒風輕輕吹過,吹過樹葉,發出「沙啦沙啦」嘅聲。細路女踎喺地下,專心咁研究飄到佢腳邊嘅落葉。

    易玄光覺得好詭異,正常如果嗰幾個年輕人醒返,離開嘅時候,佢都應該會發現。

    「佢哋去咗邊?」

    「去咗尋寶......我話咗俾佢哋知,收埋寶藏嘅地方。」細路女一邊用輕快嘅語氣天真咁講,一邊玩地下嘅落葉。

    寶藏?

    易玄光覺得好頭痛,完全理解唔到嗰班十幾二十歲青少年嘅思想。

    「咁你呢?你住喺邊?我送你返屋企。」易玄光雖然好攰,但始終唔放心細路女一個人。

    「你可以送我返屋企?」細路女呆咗一吓,終於抬起頭,認真咁問佢。

    「當然,都唔知你屋企啲大人諗咩,咁夜仲俾你一個細路出街。」易玄光抬頭望一望天色,而家已經係凌晨。

    「約定啦......」

    一陣風吹過,吹起易玄光凌亂嘅短髮,細路女輕輕喺佢耳邊留低一句說話。

    易玄光即刻回頭,但已經唔見細路女嘅身影。細路女剛才企嘅地方,只係剩低幾片樹葉,被風吹起,喺空中飛舞。

    「我哋仲會再見......」

    細路女嘅聲音,再次喺易玄光耳邊響起。但太過於虛無縹緲,好似風咁,吹過就即刻消散。所有都好似幻覺一樣,好冇真實感。

    第二日起身,易玄光只係覺得身體異常嘅沉重,好攰。瞓過頭嘅佢,食埋早餐先慢吞吞咁行返公司。

    同平常唔一樣,佢喺遠處已經見到有客人企喺佢公司門口等佢。見到佢返嚟,都心急咁衝上去迎接佢。

    見到其中一個男仔拎住攝錄機,易玄光有種不祥嘅預感,以為佢哋真係打算將自己放上網,話佢扮靈媒呃人。

    「易師傅終於返嚟啦!」

    「救吓我哋啊!」

    「幾多錢我哋都會俾㗎!」

    佢哋一臉恐懼,捉住易玄光求救。你一言我一語咁同時一齊講嘢,聽到人頭痛。

    「停停停!一個一個講,到底發生咩事啊?你哋琴晚靈探完,唔係仲好地地咁走去尋寶咩?」易玄光面對呢啲屎忽痕又鍾意一齊圍威喂嘅年輕人,心裡面只有唔耐煩。

    「尋寶?邊個同你講㗎......」

    幾個年輕人聽到之後,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只感覺背後有一陣寒意,不自覺咁退後,遠離易玄光。

    「啊!!!」

    琴晚車禍後,第一個清醒嘅女仔突然驚恐咁抱住頭尖叫,好似精神失常咁。

    「係佢!一定係佢啊!係迷路......唔唔......」

    女仔未講完,拎住攝錄機嘅男仔突然伸出手,迅速咁掩蓋住女仔嘅嘴,阻止女仔將之後嘅說話講出嚟。

    女仔不停掙扎,拍打佢嘅手,但佢反而更加用力。佢全程低下頭望住地下,身體忍唔住抖震,唔敢抬頭望向易玄光嘅方向。

    佢偷瞄自己攝錄機嘅螢幕,正在錄影嘅畫面裡面,出現紅色嘅裙角......

    迷路女童而家轉化為惡靈嘅指數係81%......

相關主題

  • 22
  • 4
  • 11
  • 6
  • 2
  • 13
  • 20
  • 29
  • 24
  • 62
  • 26
  • 4
  • 74
  • 24
  • 3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