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 Citi 花生友

    而香港現在有這樣的機會,我覺得不該錯過。為什麽?我認為給予港人朋友BNO移民英國的窗口期很短暫。

    變數講嚟就嚟,希望呢個變種病毒嘅風波盡快過去。

  • Citi 花生友

    此回覆已被刪除!
  • Citi 花生友

    以前寫嘅舊帖重推下。

  • 花生友 Citi

    有几个地方有些疑问

    歷史上絕大部分的大陸人一般都是連飯都吃不飽的,現在共產黨不僅讓他們吃飽飯了,還能讀大學了,還能上網了,還能玩手機了

    你确定这是共产党的功劳?在我看来中国人吃饱饭,是只要搞改开,市场经济,经济就发展起来,就必然能吃饱饭。而中共前三十年耽误了,后四十年也一直在拖后腿,只不过后腿拖得没那么厉害而已。真正的功劳是西方的投资,才让中国有了一定的工业化,而中共反而是让中国经济更畸形了。引入西方投资,也不是中共大发慈悲,而是没那么乱来了而已,本来就是应该的。

    你在網上見到的小粉紅,大多都是出自真心的,而不是什麽五毛

    作为一个曾经的粉红说一下吧。我当时完全不是因为中共改善了我的生活而粉红的,而纯粹是看不得外国比中国好,就愿意相信中国的吹逼来满足“集体自恋”的虚荣心。

    而大陆人的“集体自恋”的范围,基本上就是大陆汉人,至少我是这样;而港台人由于不是一个经济体,就并在于这个范围,相反,我们会很嫉妒他们比我们活得好。因此我这次看到郑州死人会很难过,但看到外国和港台死人不会那么难过,就是因为我对“同胞”的感受范围还没消除,以及我的民族主义狼奶还没吐干净(各位港人唔好闹我,我已经知错喇,努力改正中...)。而大陆汉人就等于中共统治范围,这样通过支持中共来满足集体自恋就是最恰当的范围了。

    而目前中國大陸,雖有大量的迫害,但是卻沒有一個國家願意大規模接受大陸難民,大陸逃難者必須經歷艱難的簽證,或者偷渡等方式,才能出來,最終也未必能通過政庇。

    这个,我比较好奇当时苏联的情况是怎样的?理论上毛子跟西方的渊源比什么黎巴嫩东南亚更深才对啊。

    安徽因為是蓄洪區,經常要替長江下遊以及河南蓄洪,所以一直沒有辦法发展起來,他們將這個仇恨轉移到了上海人的身上

    现在上海人应该最讨厌的就是白完,但本来不应该更讨厌刚波宁吗,是不是因为现在白完比刚波宁素质更低、且人数也不少的缘故?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等這段學習任務完成後我出另外一個長文系列吧。一句兩句難以解釋清楚。只能簡單地說,中國本來的光譜是1840左右,基督之光通過英國強力照射進黑暗的漢地,用了一兩百年,才把中國逼到今天這步。你認真想想,中國從近代以來的進步有沒有一個是原創的,無論是技術,還是思想?中國人(漢地為主)天生傲慢,不是有句詞叫中體西用嗎?接受西方的思想都是迫不得已的,無論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其實說到底漢人都是心底不服的,所以一旦國勢強盛起來,中國必定會回到封建老傳統上去,到時候連官銜軍銜、政府部門這些詞都會淘汰,換回古代專用的詞彙。比如衙門,游擊將軍,都督、總兵、頂戴花翎之類的。

    你提的其他問題我無法回答,可能會錯了我寫文章的心境和用意,試試以一個上海人的身份來代入,或許能明白。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

    政府不接受西方的思想是为了愚民,民间是否不接受西方的思想还有待商榷,至少在中华文化圈的信仰自由的国家中,基督徒人数显著高于南亚、东南亚的国家,尽管那些国家可能受过西方殖民。

    就算汉人不服西方的思想,接受西方的技术完全就是“口嫌体正直”。未来要恢复以前的老传统,人们为了虚荣会想这么干,但毕竟还是比不过经济利益。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民间是否不接受西方的思想还有待商榷

    你高估了漢地中西部的漢人德性了。我去找幾個視頻來,你體會體會,幾分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iyVmsNScc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pALrrS2kzw

    第二個視頻,看看裡面的學生的面相,體會一下他念口號的心態,是過場還是真心。是否可以觀察到他們三十年後佔據中國中堅階級時的樣子,想象一下到時候中國的場景。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

    虽然我一直是基督徒,但我曾经也这么排外过(当然和基督教有关的是从来没排斥过)。

    我觉得如果我一直是那样恶臭,然后未来占据了中产阶级,我就会是那种民族主义极度膨胀,但依然不愿意去为了这个民族的尊严奉献一分一毫,而是十分唯利是图的人(现在的我虽然没有那么民族主义了,但确实这么唯利是图)。而只要如此,就不可能会抗拒西方,不然就没钱赚。小粉红都是如此,比如上次抵制新疆棉,Nike却依然卖光,因为它们根本不会为自己的排外自大奉献什么。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了,因为我一直认为中国人是个只在乎利益的民族。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你确定这是共产党的功劳?在我看来中国人吃饱饭,是只要搞改开,市场经济,经济就发展起来,就必然能吃饱饭。而中共前三十年耽误了,后四十年也一直在拖后腿,只不过后腿拖得没那么厉害而已。真正的功劳是西方的投资,才让中国有了一定的工业化,而中共反而是让中国经济更畸形了。引入西方投资,也不是中共大发慈悲,而是没那么乱来了而已,本来就是应该的。

    我以前一直在想,如果我父母正常點,負責點,在我成年前支撐我一些錢,不要虐待我,也許我就人生不會這麼差,就能通過邊工作邊自考,命運完全不同。實際上,如果我父母能負責點,他們就會像正常父母一樣,我完全有能力考進高中和統招大學。

    所以你問是不是共產黨的功勞?我應該這麼回答:沒有假設的歷史,如果能假設中共不亂搞,就能假設中共沒有掌權。往前一直假設,就會假設到曾國藩如果推翻滿清,中國會不會更好。再往前假設還可以假設到明和宋沒有滅亡的中國是什麼樣的。實際上這些假設都沒有意義。按照現實的歷史線,只有中共有權讓他們吃飽飯,所以從他們自身利益角度考慮,中共自然是他們恩人,而不是見不到摸不到的文明世界。

    實際上歷史線是確定的,自己什麼德性就會遭遇什麼樣的外境,就算這個函數曲線有小幅變動,如果區間放大來看,整條函數曲線依然是幾乎一樣的。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我雖然不了解你老家和你生長的地區是哪裡(也不必告訴我),但是我能推測出你是蘇南浙北或者廣東地區的。這塊地方是和中國中西部完全不一樣的文化,人的德性也完全不一樣。所以就算你誤入小粉紅,也是臨時的。

    隔壁有個膜乎的網站,也是所謂的粉紅轉反賊。但是據我觀察,他們大部分用戶並不是真轉換成了反賊,而只是不滿習近平而已,他們的行為模式除了口號變成反共以外,各方面都沒什麼改變。你看看那個洛天依江澤民,說過:“我只要有胡溫時代就足夠了”之類的話,就該懂了。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洛天依江澤民

    操他妈逼,这智障是我见过的最贱的贱畜了,没有之一。应该是东百人吧,典型的农逼一个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和中國中西部完全不一樣的文化

    我接触过一些湖南、四川人,感觉只要经济水平差不多,德性不会比沿海更差。江西人就是真的没救了,最垃圾的劣等人。湖北人不了解。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問題是,只要當權者樂意,就可以開啟禁遷徙令和關閉省道。中西部漢地地區是最難以逃脫的,外來文明也最難進入,這些地方天生資源非常匱乏,所以這些地方的百姓為了生存只能選擇倒向統治者。沿海的話,倒是很容易出現商人和倭寇合作,反賊挑戰權威的情況。所以我一直說,如果沒能力移民出國,至少也要往江浙滬和廣東走,這些都不是隨便說說的。

  • Citi 花生友 @阿離

    @阿離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中西部漢地地區是最難以逃脫的,外來文明也最難進入,這些地方天生資源非常匱乏,所以這些地方的百姓為了生存只能選擇倒向統治者。

    @虫文门 非常建議你得閒睇下我先前喺呢度翻譯嘅《清中期白蓮教起義資料》,能睇完大綱同精讀十篇文章就能懂我講嘅意思喇。

    https://xsden.info/topic/1194/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

    讲的是宋之清、刘之协用根基银搞赎罪券敛财,结果分赃不均于是分裂成两个教派,顺便说“牛八”(朱)是什么弥勒佛转世,所以要起义反清复明的事?然后各省官员为了粉饰太平,于是说出来的事情不一致,比如很多人默写的教义都不同?

    资源匮乏、倒向统治者,就不会起义了啊,结果这次起义耗空了五年国库。我觉得不是所有中西部都天生资源匮乏吧,主要是因为川楚陕交界处应该是汉地最崎岖的秦巴山区,但那一带人也应该比较少才对。而且清朝有两个特征,一个是社会流动性、商业规模、农业生产力都站在前者肩膀上继续进步,但依然继承、小修小补了明朝的制度,于是相对于当时的经济水平来说还是收不上多少税,所以到后面一旦出现饥荒就难以有财力救灾;一个是设立军机处让皇权集中,所以遇到明君可以有较长的盛世,但一旦皇帝堕落了,连带整个社会的堕落就会比前朝更加快速、剧烈,于是从乾隆盛世到白莲教起义才不到30年。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客觀講,唔存在乜康乾盛世。你可以睇下1793英國使團嘅畫師作品,雖有迎合當年歐洲對中國嘅遐想,有好多美化加工成分,但係總體可以反應出當時民間生活嘅疾苦。觀察圖中人嘅精氣神,從膚質、眼神、步伐形態、身材,就可知當年嘅康乾盛世同今日印度冇乜區別。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因此我这次看到郑州死人会很难过,

    我同你一樣難過。佛教講做善事後不可宣揚,因為會損害陰德同福報,有炫耀抬高自己嘅嫌疑。唔過為了能讓你同更多看客更好嘅了解反華派、姨學派人嘅思想,我可以講一次,自己前兩天睇到新聞後第一時間也找過寺院替呢此河南死者進行超度。不過,我只係愛人,而非愛中國。關愛他人同反華肢解支那無有絲毫矛盾之處。

    中國主義者成日將姨學派、分裂派同張獻忠、反社會者等價抹黑,呢樣嘢我必須企出來解釋清楚。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

    當年嘅康乾盛世同今日印度冇乜區別

    今日印度系古代算超级盛世,就算当时嘅印度都唔差,唔应该用古代同而家比。康乾盛世系古代的确算盛世,冇大规模战争、腐败程度远低于王朝后期就算系,唔会比汉唐宋明嘅盛世差。

    仲有,1793已经算系衰落期。

    關愛他人同反華肢解支那無有絲毫矛盾之處。

    唔单只冇矛盾,仲系同一件事。关爱中国人,就要让中国解体,咁对中国人最好。不过都唔应该不择手段。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如果你用中國傳統眼光去睇,認為吃飽飯唔戰亂就係盛世,呢樣中國嘅各個朝代都有盛世,但從西方現代文明角度嚟睇,就比地獄好些。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虫文门 如果你用中國傳統眼光去睇,認為吃飽飯唔戰亂就係盛世,呢樣中國嘅各個朝代都有盛世,但從西方現代文明角度嚟睇,就比地獄好些。

    应该话西方现代文明(工业革命)产生之前,边度生产力都较低,对盛世嘅定义都唔会差太多。1793年西方已经发生工业革命,所以对中国嘅印象会差好多;明末嘅西方人都有批判中国人冇科学精神,但从未讲过中国嘅农业水平、粮食产量低。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对盛世嘅定义都唔会差太多

    打算寫的長文裡會有這一段,現在正好這邊交流下,可以去除可能存在的不嚴謹邏輯。

    其實你講得一點都沒錯,不僅現在的印度是印度歷史上的超級大盛世,對中國來說也一樣。無論是生活水平、還是法治水平都是中國歷史上最高的,而移民難度,移民後所受的苦也是歷史上最小的。中國人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趁西方文明勢力回收到五眼聯盟、歐洲、日本前逃離中國。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

    無論是生活水平、還是法治水平都是中國歷史上最高的

    生活水平确实是,但本来可以更好。

    法治水平肯定不如民国,甚至不一定比得过古代部分时期。腊肉时期则是中国历史上最低点。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民國冇乜法治,所謂法治也僅限於上海南京廣州這些大都市。我外公家鄉(還是蘇南浙北地區)很多人都是被抓壯丁,死掉一大片,我外公早先到了上海才逃掉的。你想想連發達地區都如此,中西部會是什麼情況。

    腊肉时期则是中国历史上最低点

    我講的是這20年。。。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

    民國冇乜法治,所謂法治也僅限於上海南京廣州這些大都市。我外公家鄉(還是蘇南浙北地區)很多人都是被抓壯丁,死掉一大片,我外公早先到了上海才逃掉的。你想想連發達地區都如此,中西部會是什麼情況。

    你觉得现在更好?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這還用問?

  • 花生友 Citi @阿離

    @阿離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虫文门 這還用問?

    和平时期而已,而且现在经济更好了所以当官的再怎么为所欲为也不会饿死人而已。看看经济崩溃了、真爆发战争了会怎么样。

    法治必须伴随监督,监督必须伴随民主。现在的民主程度应该不如那时候。

    嗯好像这么想也不对...现在虽然没有民主,但是资本主义更发达了,资本也是监督政府的一部分力量。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 客觀的講,現在只要不是民告政府或者民告國企外企,一般來講,民告民,民告私營企業,都是屬於歷史上最公平的時期(雖然討薪不一定成功)。大部分翻墻者也不會被抓。

    如果翻墻,發表反共言論這些事在古代,就是直接杖行幾百,發配西北邊疆了,慘得還要宮刑。這些你可以去參考下白蓮教起義、太平天國起義發動者的親屬的下場就知道了,而且還是沒有參與起義的親屬。現在很多漢穆的祖先就是這樣到達當地的,屬於那種被衙門管制和壓迫的軍戶,當地漢人也歧視他們,不和他們有任何接觸。只有回回才願接納並讓他們改變命運。

  • Citi 花生友 @虫文门

    @虫文门一個上海人對港人朋友的話 入面講:

    和平时期而已,而且现在经济更好了所以当官的再怎么为所欲为也不会饿死人而已。看看经济崩溃了、真爆发战争了会怎么样。

    這就是我一直在講的,中國的歷史像是永恆的黑夜,200年以來強勢進入的西方文明像是照破了無邊黑夜的閃電,然而閃電過後最終要歸於黑暗。目前就是西方文明離開中國前的最後階段了,也許五年,也許十五年,之後中國一定會回到徹底的閉關鎖國階段,全面“恢復”傳統文化(退回古代中國的人權狀態)。

    我從來沒說中國走到現在是中共的功勞,而是中共搭上了西方文明和科技的便車而已。它本來是中國歷史上時運最佳的朝代,擁有相對中國歷史上最佳的天時地利人和,但是不善運用,無法將中國從這個低級文明的輪迴層次中拉出來。那麼連這麼好的條件下,中國都無法翻身,日後再次陷入黑暗的時期,就更加無解脫之日了。

    现在虽然没有民主,但是资本主义更发达了,资本也是监督政府的一部分力量。

    是這樣的,所以經濟越發達的地方,各種利益就越多,各方勢力也越大,大家都知道對方不好惹,所以不會再輕易衝突,不然會兩敗俱傷。所以最後會坐下來好好談,商討出一系列法治世界的規則。只有窮地方的人,光腳才無所顧忌,張獻忠一般也是這類人組成的。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