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yeahology-1:點解要研究周星馳?


  • Cit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MtiR_5xkYM

    時評人劉細良認爲,對於香港人,周星馳係最能代表香港電影嘅icon(唔係成龍、亦唔係杜琪峰),因爲佢持續而强烈嘅個人風格(從編劇導演建制到演員,周星馳電影係佢個人意識嘅投射),以及佢對香港文化嘅豐富表現。

    1. 周星馳使用嘅語言更豐富
    2. 周星馳電影所體現嘅時代背景更廣闊,尤其突出小人物對政治同現實嘅嘲諷
    3. 對電影類型嘅反思同突破:如《大内密探零零發》顛覆傳統武俠片,邊個話大俠就一定要有型靚仔?
    4. 在喜劇内反思人生

    劉細良最中意嘅三部星爺作品(以娛樂性同批判性爲標準)

    1. 國產凌凌漆:直綫抽繫愛國主義大旗下嘅貪贓枉法
    2. 唐伯虎點秋香:粵語文化雅俗共賞之集大成者(唐寅與對穿腸對對),解構對才子佳人故事嘅美好想象,鞏俐嘅格格不入其實預示中港夾硬融合必然失敗
    3. 少林足球:功夫與足球嘅混搭引起國際關注;小人物挑戰大惡霸係周星馳電影嘅一貫主題,呢部電影更加用大量群戲講述小人物血淚史

    以《九品芝麻官》爲例解析周星馳電影嘅政治隱喻:
    常威契爺李蓮英代表老佛爺,暗指中央政權,包龍星痛駡李蓮英實情係表達香港人對阿爺指手畫脚干預香港嘅強烈不滿

    背景:92年10月彭定康發表施政報告,表示即將改革立法局的選舉制度,除了要「兩局分家」,取消所有委任議席,並新增九個功能組別議席(新九組),使所有在職人士都有資格投票(變相使這九個議席成為直選議席),以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但中國政府隨即大表不滿,指出改革未曾諮詢中央意見,並聲言將在香港主權移交後取消有關改革。其時北京不少官員指斥彭定康是「毒蛇」、「小偷」、「娼妓」以及為民主派跳「最後探戈」,當中,時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的魯平更斥責彭定康是「千古罪人」。

    解讀同研究周星馳電影,係爲咗了解當時香港人嘅精神面貌,更加可以通過保全本土流行文化而產生本土意識。政府斥巨資建造故宮博物館呢種同香港人毫無瓜葛嘅藝術機構,但卻對香港流行文化熟視無睹,目的係爲咗消解香港人嘅本土記憶同反抗意識。香港除李小龍之外,重有大量流行文化人物值得紀念同研究,這些人物正係香港異于大陸之所在。


  • Citi

    條片裏面有幾條關於星爺電影嘅臺詞,大家估下係邊部電影出現,又係邊個講?

    佢高傲,但係宅心仁厚。
    佢低調,但係受萬人景仰。

    飛係小李飛刀個飛,刀係小李飛刀個刀。

    做咩呀?你愛呀?你愛要出聲至得架?
    你愛我自然會畀你﹐你唔愛我梗係唔會畀你啦﹐冇理由你話愛我唔畀你﹐你唔愛我畀你架﹐大家講道理呀嘛。
    嗱,我數三聲,你话愛唔愛囉噃



  • 越大越唔中意,覺得佢d戲on9。覺得最好嗰齣唔係佢自己風格嘅而係杜琪峯嘅,審死官。
    香港電影icon梗係武打片同警匪片啦,武打片要數袁和平、七小福嘅,警匪片就李修賢、成龍、銀河映像。


  • Citi

    @姬嘉鐸我老婆 哈哈,我掉翻轉,細個覺得on9無聊,越大就覺得越有意思


  • Citi

    @恆智德 食神/国产007/大话西游


  • Citi

    @Øresund 勁!大話西游邊部?


  • Citi

    @恆智德 我未睇过大话西游,不过呢段嘢都有啲名
    食神嗰段应该係一开头欧锦棠讲嘅,007嗰段係喺袁咏仪屋企玩完风筒之后


  • Citi

    @Øresund 犀利,兩段都知道得好清楚

    西游嗰段來自第二部仙履奇緣
    其實第一部月光寶盒都有類似場景,但臺詞唔一樣,雖然都係講唐僧囉囉嗦嗦
    第二部係從至尊寶角度去睇,佢穿越返五百年前目睹唐三藏、孫悟空和觀音之間嘅爭執

    其實第一部都算拍得有紋有路,但到第二部就好跳躍,無曬前因後果,比如牛魔王突然嫁妹畀至尊寶,牛夫人同至尊寶原來有路,全部都係無厘頭


  • Citi

    頭先睇到一篇96年嘅文章,對周星馳點解可以作爲香港icon作了一個非常好嘅總結
    做個香港人──周星馳與香港身份

    閱讀周星馳的意義是不大的,利用周星馳才最重要。這也正是流行文化消費者同時要成為創造者的意義所在。傳統評論可以研究周星馳如何無厘頭,甚至追溯無厘頭的來源,沒甚麼比這更悶蛋了。當中忽略的正是無厘頭在九十年代香港社會脈絡的功用。況且,周星馳又豈止一句無厘頭可以包容。作為一個演員,周的語言發聲,他的演法,是最能被九十年代香港人挪用及認同的一個。

    周星馳的發聲,是一種無權者的發聲。在大政治氣候陰影籠罩之下,兩政府由閉門商討到謾駡聲中,我們理解到在兩個殖民者之間,我們是無可選擇的香港人在英殖民主義的歧視中成長;另一方面又意會到現中共政權的不可信。縱使心理上有種血脈相連的嚮往,但香港人從來都是經驗及實利主義者,基於共產黨的「往績」,香港人仍然理性的選擇了不盲目愛國,要看當權者的表現。而當權者一次又次令港人失望。

    香港人無法認同任何一方,只有自求出路,周星馳早期無厘頭时代的語態是誇張的、不屑的、聲大大慌死你聽唔到的,對周遭事都看不順眼但以嬉笑去解嘲,甚少使用暴力。他具體呈現了這年代埋藏在香港的不安與焦恐,一種香港人無法藉其他途徑排解的焦恐。因為普羅市民缺乏一套語言去表現它,去作出一定程度上的頑抗,而需要挪用生活環境中的零星靈感去助我們發聲。流行文化文本便是最方便就手的藍本。

    周星馳最重要的地方,當然就是創製出一套語言,或者說是一種說話的姿態,供普羅市民借用並成為自身發聲的途徑。周星馳式的英雄從來都知道形勢比人弱,但都滿足於剎那的逞強,以為自己可以對抗強權。一分鐘英雄也好,頂多最後轉身走,是無權者在一場注定的敗仗中僅可以做的。

    除姿態外,當然要談談語言。周星馳的對白混和廣東俗語、港式英語、地道的食字gag,是一場語言遊戲,將生命力及活潑神采注入日常流通的語言中,並且成為坊間的口頭襌。如果香港身分要有甚麼特徴的話,這種語言的耍弄就是其中一種充滿香港地道色彩的產物,肯定是香港身分的重要一環。

    無論凌凌漆還是零零發,主角由始至終都滿足於至尊寶最初的層次,快快樂樂的跟身邊人過渡。問題是當至尊寶意識到自己是齊天大聖之時,明白到生命中有其不可卸下的責任,五百年前舊賬一次歸還,乖乖的自己戴上金剛圈,藉臨尾一個回首鏡頭,了卻前塵恩怨,然後翩然上路。就算流落到多遠,依然逃不過天界的喚召。這種逃了出來又要回首再看的心態,試問又有哪個香港人不看得奪魄驚心。馬騮精的精靈,也是香港人的精靈;馬騮精的悲劇,同樣是香港人的悲劇。



  • @恆智德 我唔太鍾意呢啲「過分解讀」,成日講到去殖民地、中共、政治乜乜乜,周星馳代表嘅文化其實係一個好簡單嘅問題—— 當時大多數基層香港人嘅市井文化,低俗唔太好聽可以話係大俗,一針見血咁反映當時嘅社會情況、當時香港人嘅一啲共同點,僅此而已。



  • 以電影製作技術角度睇,我覺得少林足球係周星馳最出色嘅作品。當時外國電影開始流行搞特效,周星馳想搞特效但冇乜錢,因為以當時技術水平整特效係好貴,但最後都成功做到低成本特效,用而家角度睇可以話係「五毛特效」,但對當時亞洲電影嚟講係有革命性。


  • Citi

    @free 其實作者一開始就講得好明白:
    閱讀周星馳的意義是不大的,利用周星馳才最重要。這也正是流行文化消費者同時要成為創造者的意義所在。


  • Citi

    @free 再者,呢篇文章都無話周星馳自己喺創作過程中就想到呢啲政治隱喻,而係話周所塑造嘅形象代表咗大多數市井乃至市儈嘅香港人,而當時擺喺香港人面前嘅重要問題就係點樣喺良心同現實之間作出抉擇

    打又打唔過,認輸又唔抵得公義,呢個就係當時香港人嘅困境;而周星馳嘅作品至少爲香港人從心理同語言上提供咗武器,就算輸都要攞返個彩。正如上文所言:

    周星馳最重要的地方,當然就是創製出一套語言,或者說是一種說話的姿態,供普羅市民借用並成為自身發聲的途徑。周星馳式的英雄從來都知道形勢比人弱,但都滿足於剎那的逞強,以為自己可以對抗強權。一分鐘英雄也好,頂多最後轉身走,是無權者在一場注定的敗仗中僅可以做的。



  • @恆智德 咁其實同阿Q精神勝利法有咩分別😳


  • Citi

    @free 不可否認,做人有時就需要阿Q精神先挨得落去
    重要在於唔能夠一直處於阿Q呢種狀態

    所以周星馳從95年大話西游開始,其實都有強調用行動來改變
    比如月光寶盒裏面幾次穿越翻去救白晶晶
    食神爲鍛煉厨藝上少林寺苦練
    喜劇之王裏每日對住海邊講努力、奮鬥,成日都鑽研演技

    上面幾套片都同之前好唔同,比如賭聖靠特異功能,鹿鼎記靠八面玲瓏,情聖靠小聰明,呢啲其實都係香港人比較推崇嘅處世之道

    不過所有呢啲努力最後可以講基本上都係一場空
    西游記兩部,既無救到白晶晶,也救唔到紫霞
    食神大獎最後都頒畀唐牛(影片結尾happy ending天神打救,純粹爲票房)
    喜劇之王連一個正規男主角都未做過(最後喺社區舞臺上搵到自己嘅價值)

    但人生並非注定要失敗;一個人可以被毀滅,但不可以被打敗
    95之後周星馳所刻畫嘅人物,多少都有啲市井版聖地牙哥(《老人與海》男主)嘅味道:知其不可成而爲之


  • Citi

    @惠福路人Singyeahology-1:點解要研究周星馳? 中說:

    香港電影icon梗係武打片同警匪片啦,武打片要數袁和平、七小福嘅,警匪片就李修賢、成龍、銀河映像

    武打片同警匪片當然稱得上港產片門面

    但問題在於,如果將呢兩種片配成國語,又或者換成其他主角,
    對電影本身又有幾大影響?
    或者講,如果將電影場景換去其他城市,又有幾大分別?

    而周星馳電影以粵語打底,再搭配香港人嗰種市井味(市儈得來又識得大是大非,唔安於平淡,中意攪攪震),
    完全體現香港特色
    從呢個角度來講,將周星馳作爲港產片icon(特別從香港人角度),實在係理所當然



相關主題

  • 33
  • 5
  • 23
  • 2
  • 1
  • 9
  • 1
  • 10
  • 11
  • 6
  • 15
  • 2
  • 14
  • 6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