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答美國腐化,中國成功滲透美國的原因與結果


  • Citi

    劉仲敬答美國腐化,中國成功滲透美國的原因與結果

    (因为文字过长单独发一篇)

    問:現在的中國,強大到足以向世界西方國家強力滲透,達到了不可阻擋和無以覆加的地步, 這是與世界文明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馳的。這是因為跨國性的教團和跨國經濟團體的失敗和削弱所造成的,還是相反的作用所造成的?

    劉仲敬:恰好相反,這個明顯是羅馬秩序造成的結果。

    托勒密的埃及什麽時候才會到羅馬去搞滲透活動?當然是在迦太基、馬其頓和安條克已經次第瓦解,羅馬的仲裁權在希臘世界已經變得不可抗拒的時候。當迦太基還在、世界的霸主還沒有確定的時候,他們是沒有必要去賄賂元老院的議員的,因為羅馬的權力還非常遙遠,

    羅馬人跟迦太基無論誰贏了,都還不至於越過馬其頓和敘利亞打到埃及來,他們沒有什麽好怕的。等到二流的列強一個接一個倒下,羅馬的權力變得無法抵抗,而埃及人要跟努比亞人、利比亞人和以色列的各個小王國打交道的時候,隨時都要顧及羅馬人的意見。即使是打了勝仗,也有可能被羅馬人趕出去。這時他才會感到,埃及人無論在埃及做什麽,都趕不上派一群特工、帶一箱金銀去賄賂一個羅馬元老院議員來得重要。

    這就是為什麽在迦太基戰爭的時期,埃及人從來不收買羅馬元老院的議員,而到了凱撒的時代,埃及人卻把國家預算的大部分都用在收買元老院議員和雇傭羅馬軍團的退役老兵這兩件事情上面。

    這當然不是埃及強大的標志,而是埃及和羅馬之間的實力差距已經大到了如果不從內部收買羅馬、就根本混不下去的地步了。 迦太基和馬其頓並不想收買羅馬元老院的議員,不是因為他們軟弱,而是因為他們強大,他們自認為和被認為可以跟羅馬決一雌雄。雖然他們打敗了,但是他們正像是納粹德國和蘇聯一樣,雖然失敗了,但是在失敗以前還是跟美國真刀真槍地打過幾仗的。

    如果你有能力打贏的話,你就不用去行賄了。你行賄的對象是什麽呢?就是你惹不起的人。

    如果你自己就是一個處長,你難道會向你手下的科長行賄嗎?你可以直接命令他,甚至是強迫科長向你行賄。如果你只是一個科長,那麽什麽人才是你行賄的對象呢?當然不是跟你同級別的科長,至少也應該是級別比你高的處長才行。你向縣太爺行賄,是因為縣令可以滅你的門。你不向你的鄰居行賄,不向比你更窮的貧下中農行賄,是因為鄰居坑不倒你,貧下中農也害不倒你。

    你行賄的對象就是有能力害你而你卻害不了他的人。這里面的階級地位是很明顯的。如果你有能力戰鬥或者是你自以為有能力戰鬥,你就沒有必要做這些事情。當然,行賄的一方就是弱者的一方,強者都是要接受別人行賄的。強者有可能因為行賄而變得軟弱,但是弱者從來不可能因為行賄而變得強大。
    埃及人盡管這樣反反覆覆行賄,最後還是被羅馬人吞並了。搞到最後,他們行賄的做法反而成了羅馬人吞並他們和消滅他們的理由。他們最大的行賄就是我們知道的埃及艷後,她把國家元首本人都賠了出去,收買了羅馬最大的官——凱撒的繼承人安東尼。

    這在當時的意義就像是,你今天把美國總統本人都收買了。美國還有比總統更大的官嗎?

    然而她收買成功的結果,卻使羅馬內部发生了政變,使得屋大維這一派本來沒有資格繼承凱撒軍團的人跳出來說:
    “現在安東尼已經代表了腐敗勢力,要把羅馬變得像是東方國家一樣腐敗而專制,羅馬傳統的支持者和羅馬自由的維護者都要跟我來,跟我发動政變,維護羅馬人的真正傳統,維護元老院的尊嚴,把安東尼和埃及艷後一起消滅掉。”

    屋大維就是憑著這個號召,才能夠得到元老院保守勢力的支持,以恢覆共和和羅馬古風為理由,以打倒東方專制主義的代表為理由,把埃及艷後和安東尼一起消滅掉了。埃及介入羅馬黨爭的結果就是,一旦被他們腐敗了的那一個黨派在羅馬黨爭中失敗,那麽勝利的黨派就必然連帶把埃及一起消滅掉。

    例如,如果希拉里或者其他什麽政治家真的受到了中國的收買,然後他們被川普或其他敵人揭发出來一敗塗地以後,那麽中國必然要變成罪魁禍首,附帶地也被收拾掉。 這都是一樣的道理。你如果沒有卷進去的話,那麽這件事情跟你無關;你卷進去以後,你就會變成被收拾的對象。

    從羅馬自己的角度來講,這是羅馬腐敗的象征。以前羅馬跟迦太基打仗的時候,兩黨的議員雖然各有各的意見分歧,但是他們誰都不是外國的代理人。搞到最後,羅馬快要征服埃及、已經征服了大半個世界的時候,羅馬的權力已經比迦太基戰爭的時候要強大得多了,但是元老院內部居然出了一大批受人收買的人。這當然是羅馬憲制的腐敗。

    今天的美國當然已經比富蘭克林•羅斯福的時代要強大得多了,但是居然會出現像“通俄門”這樣的事情,或者像最近川普揭发出來的中國黑客攻擊這些事情,這說明了什麽問題?

    說明羅馬不再是一個地方性的邦國,羅馬的憲法跟世界的權力結構和憲制結構已經不可分割了。全世界的權力鬥爭都不可避免地要體現於羅馬的黨派鬥爭, 因為大家都能夠看到,

    無論你自己打得有多好,只要羅馬人說你必須撤退,你就必須撤退。

    無論你多麽失敗,只要羅馬人說這些地方是你的,那麽你的敵人都非交出來不可。

    像帕加馬和托勒密這樣的國王甚至想到,保衛國家安全和防止自己的子孫後代遭到政治清算的唯一手法,就是在遺囑中把自己的國土饋贈給元老院和羅馬人民。而羅馬人經常拒絕他們的饋贈,理由就是,接受了這樣的饋贈,這筆easy money會在羅馬黨爭當中產生不利效果,
    得到這筆巨大資產的黨派會取得不公正的優勢,破壞羅馬憲法的平衡。

    這個邏輯跟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北方的議員堅決反對古巴和拉美各邦加入美國,而南方的議員就很有吞並古巴和拉美一些地區的欲望,理由是相同的。因為拉美普遍是承認奴隸制的,而北方議員是反對南方搞奴隸制的。如果南方把實行奴隸制的古巴或者其他地方拉進了美國,那麽在國會當中南方就要占便宜;反過來,把這些地方盡可能踢出去,那就符合北方的利益。

    同樣,貴匪強力介入、從李文和那個時代開始收買美國政治代理人的結果,必然就是這個樣子的。它會使美國內部政爭的野火燒到自己頭上,會使自己站在失敗的黨派一邊。

    為什麽你會站在失敗的黨派一邊?因為總有人容易收買,總有人不容易收買,容易受到收買的那一方面必然是比較腐敗的那一方面。

    例如,屋大維收買不了,安東尼就可以收買。
    但是,屋大維和安東尼之間是誰更強大呢?當然是屋大維更強大。
    為什麽?因為需要埃及黃金來收買的這批羅馬人就是厭倦了征戰、想要過舒服日子的羅馬人,

    堅守羅馬傳統、高喊反對東方腐敗的那批人就是跟著凱撒在高盧征戰、仍然保持了羅馬共和國時期尚武傳統的那一部分人。尚武的人跟腐敗的人打,那肯定是腐敗的人輸。
    但是如果你本身就是腐敗的東方專制國家,你要收買人的話,誰會接受你的賄賂呢?當然是厭倦了征戰、想要腐敗過好日子的那一批人。能打的人,正如凱撒和他的繼承人所說的那樣,能夠通過征服獲得戰利品的人,為什麽要小里小氣地在密室里面接受你那點可憐的賄賂呢?

    我可以征服埃及,把你整個吃下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擁有鐵的人注定要成為擁有黃金的人。你之所以賄賂我,是因為你怕我,但你既然怕我的話,我為什麽不能征服你,取得比賄賂更多的戰利品?這個悖論是你沒有辦法逃避的。

    你已經落到了非行賄不可的地步,那麽願意接受你賄賂的人就是世界統治者當中比較軟弱而腐敗的那一部分人,而比較尚武而強大的那一部分早晚會以清算腐敗的名義,首先吃掉你過去送掉的賄賂,然後把你自己一起消滅掉,在消滅你的過程中間取得比你付出的賄賂多幾倍、大得多的利益,而且還非常理直氣壯、名正言順,以憲法保衛者和羅馬清廉正直的平民階級和羅馬軍團戰士的利益為出发點。

    埃及艷後雖然把安東尼服侍得體體帖帖,但是她怎麽能夠比得上屋大維征服埃及以後用埃及的全部財富來犒賞出身平民的廣大羅馬戰士呢?

    得到羅馬戰士衷心支持的人才能夠征服世界,而你沒有能力收買所有的公民戰士,你只能集中收買幾個腐敗集團。而那幾個腐敗集團得到了你的錢,也就得到了在政治鬥爭中不公正的優勢。然後沒有得到那些錢的人必然會煽動公民戰士出來:你看,你們為國犧牲,到處征戰,而這些腐敗分子卻輕輕松松得到了這麽多錢,然後得到這些錢以後還要把你們這些清廉正直、流血犧牲的人得不到的好處分給那些腐敗分子,你們能夠容忍嗎?

    如果你是一位英勇善戰的、像麥凱恩那樣為國家流了血的美國老兵,或者是像小加圖那樣的羅馬老兵,你能容忍像安東尼這種人把羅馬戰士用鮮血得到的戰利品,為了個人的好處和腐敗小集團的好處,輕而易舉地讓給克萊奧帕特拉嗎?

    當年屋大維反對安東尼和埃及艷後時最有煽動力的動員就是,羅馬軍團戰士自從盧庫魯斯和龐培以來百戰經營得到了一些東方屬國,僅僅是因為埃及艷後賣了一下色相,就由安東尼慷慨地贈給了埃及艷後的兒女,你們能容忍這些事情嗎?

    當年格拉古就是因為許諾把這些征服來的土地分配給羅馬軍團的老兵,才引起了羅馬的政爭。

    現在我屋大維告訴你們,我們要清除東方專制主義的腐敗,恢覆羅馬人驕傲的傳統,不能讓高貴勇敢的羅馬戰士在東方腐敗的君主面前卑躬屈膝。我們羅馬的公民戰士見了執政官從來不會下跪,而東方的大官和宰相見了君主都要下跪。你們如果讓安東尼當了權,那麽我們羅馬戰士的子孫後代都要像東方人一樣奴顏婢膝,你們能夠容忍嗎?埃及艷後的好處給了安東尼和他的大將,而我打敗安東尼以後,從安東尼的財庫和埃及的財庫里面得到的大量的財寶,會像凱撒的遺囑一樣,分配給每一位軍團的老兵,還會捐獻給羅馬的平民,為他們運來非洲的獅子,給他們看好戲,為他們分发非洲的糧食做成的面包。於是,羅馬的平民和羅馬的軍團戰士自然而然要擁護屋大維去打安東尼和埃及艷後了。

    中國在今天的羅馬——也就是美國搞的那些腐敗活動,得到的結果必然就是這樣的。
    從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前線退伍下來的老兵回到自己的家鄉,卻发現他們的工作機會消失了,他們找不到工作,房租上漲了,因為原有的鋼鐵廠已經搬到中國或者其他地方去了。

    而川普許諾,我們要加高關稅,使鋼鐵廠搬回來,使羅馬的公民戰士重新得到工作和尊嚴。請問他們會支持誰呢?一些人把自己的廠家遷到中國境內,賺了很多錢,這些錢一部分肥了中國的腐敗官員,一部分肥了美國的全球主義者,永遠地離開了美國。他們的工人都是中國的血汗勞工,被中國公安局嚴密監視著,因此他們不敢向美國的公民戰士一樣要求很高的福利待遇。只要稍微有一點不軌,進了廠連身份證都被公安局沒收了。他們像奴隸一樣勞動,因此可以忍受很低的工資,擠掉了那些享有高工資和高福利的美國公民戰士。因此,依靠這些血汗勞工和低人權優勢多余出來的這些錢,就由中國共產黨的腐敗官員和投資到中國的美國企業家瓜分了。

    然而這些美國企業家得到的僅僅是錢。如果有朝一日美國发生政治沖突,他們能夠依靠中國公安局給他們撐腰嗎?他們跟中國公安局的那些關系,在美國政壇中就是一個負面因素,像安東尼和克萊奧帕特拉的關系一樣,足以使他們受到攻擊。

    而他們的敵人如果得到那些退伍老兵的支持,一旦发生真正的政治沖突,一旦政治沖突真的到了刺刀見紅的時候,你們這些全球主義者無論從中國的血汗勞工身上賺了多少錢,古老的規則仍然會发揮作用:你們的黃金鬥不過公民戰士手里面的鐵。公民戰士會揚起自己的戰刀,索取自己的權利。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他們準備的,最後的結果必然是這樣。

    最古老、最基本的法則是不可能修改的。你不要玩小聰明,玩小聰明只會害自己。

    但是話又說回來,如果你已經淪落到只能靠行賄來生存的地步,那就是說,你的鐵是不頂用的。你的黃金從哪兒來?只是依靠瘋狂地剝削血汗勞工。而血汗勞工既然能夠被公安局恐嚇,他們當然是不能打的。能打的人能夠讓公安局把身份證都拿去沒收了嗎?

    你想把美國工人和退伍軍人的身份證拿去沒收,扣押在警察局里,這是有可能的事情嗎?

    既然你的勞工不能打,而別人的公民戰士能打,那麽你在中間耍的這些小聰明,無論經過多少個曲折,最終的結果無非是把你和你的所有財富都作為戰利品和俘虜,贈送到能夠為自己的權利流血犧牲的公民戰士團體手里面。共和國就是武裝公民的團體。無論在伯里克利時代、在馬基雅維利的時代還是這今天,都沒有例外。沒有武裝的公民團體,就算是名義上叫共和國,也一定是假共和國。中國就是一個假共和國的典範。

    它絕不可能依靠什麽啟蒙知識分子的理論或者是學了什麽哪怕是普通法或者其他先進的法律制度,就變得民主了,因為法律永遠離不開執行法律的人。普通法的基礎,首先就是能夠用他們的刀槍指著國王、迫使國王簽署大憲章而且必須遵守大憲章的那些封建武士,現在就是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用血來捍衛民主的公民戰士。沒有這些人,任何法律、任何偉大的思想都是一紙空文。

    你沒有這些人,你是一個軟弱的、腐敗的專制政體,你的人民不能打,所以你的統治者才能夠花天酒地,欺負人民而得到超額利潤。而別人的人民是能打的,所以別人的統治者是不敢花天酒地、不敢欺負人民的。所以,你的統治者必然要變成羅馬公民戰士團體的俘虜。

    這個基本盤是你推不翻的。人民的博弈習慣,改變起來是非常困難的,就算是能夠改變的話。最快的速度也需要跨代,怎麽說也要兩、三代人的時間。所以,你沒有這樣的時間了。早在你能夠改變(如果你還有可能改變)以前,你們早就已經注定要變成羅馬老兵的俘虜了。


  • Citi

    轉載一段知乎上看到的精闢回答

    兩千年前,羅馬共和國進入晚期,大量土地集中在少數莊園主手里,莊園主用奴隸降低生產成本,大量的農民因為競爭不過莊園主失去了土地,賣身為奴。羅馬軍隊的兵源受到了威脅。貴族出身的格拉古兄弟出台了改革政策,要求限制莊園主的土地面積,這一改革觸動了元老院貴族們的利益。最終格拉古兄弟被元老院殺害。羅馬公民們失去了通過合法手段維護自身利益的途徑,羅馬共和國的生命也就進入了倒計時。等待他們的是馬略和蘇拉殘酷的內戰。當貴族出身卻代表平民利益的凱撒在羅馬公民的擁戴下重新統一了羅馬,諒解了元老院的貴族,元老院卻並沒領情,最終密謀捅死了凱撒。元老們以為敲掉一個刺頭就能天下太平了,直到凱撒的養子屋大維帶領士兵沖進元老院,殺死了所有與平民利益作對的貴族元老,並在萬歲聲中成為羅馬歷史上的第一個皇帝。看到了嗎,真正親手葬送羅馬共和國的不是別人,就是這些貪得無厭的元老院貴族。他們本有機會同溫文爾雅的格拉古妥協,結果卻迎來了凱撒;他們本有機會取得寬宏大量的凱撒的諒解,結果卻迎來了屋大維和他的士兵。羅馬共和國走向羅馬帝國不是一個偶然,這就是階級矛盾激化的產物。真正的民主必然導致真正的獨裁。沒有人熱愛暴君,但是當被貴族欺壓到忍無可忍,失去了一切維護自己利益的渠道,平民們必將擁護暴君同貴族戰鬥。沒有人能夠憑借一己之力取得獨裁的地位,每一個暴君的背後都站著億萬萬無家可歸的勞苦大眾。這就像是那道海盜分鉆石的腦筋急轉彎,如果只有兩個海盜,那麽所有鉆石都會歸大海盜所有,小海盜唯一的選擇就是召喚一個更大的海盜,哪怕自己僅僅拿到一個鉆石,也比一無所有要好。兩千年後,美國的資本家們通過資本主義全球化,向外國傾銷產品輸出過剩產能,雇傭外國勞動力降低成本,通過剝削外國人給自己國家平民发福利的手段維持統治,打著意識形態的大旗打掉外國刺頭維持剝削秩序,雖然現在剝削來的錢已經越來越不夠維持世界剝削秩序的成本。資本家們為了獲取更多的廉價勞動力,打著多元文化的旗號大開國門,為了降低成本雇傭非法移民。被非法移民競爭下去的本國公民失去工作越來越貧窮,購買力下降,資本家生產的東西賣不出去,只能進一步降低成本,進一步雇傭非法移民,進一步讓本國人失業。如同羅馬貴族用廉價的奴隸逼迫自由人破產一樣,美國貴族用非法移民逼迫本國人破產,美國的現狀就是羅馬共和國的翻版。川普雖然是富豪出身,但是他的主張,諸如驅趕非法移民,卻是為了本國平民著想。然而一個人可以背叛自己的立場,一個階級卻是不可能背叛自己的立場的。不要說川普落選,就算是他當選,想要推進改革也是困難重重。華爾街財團們想對付他有的是辦法,諸如精神病暗殺之類的就不用提了。一個國家的根基無非就是三樣:槍桿子、筆桿子、錢袋子。筆桿子和錢袋子是可以集中在少數人手里的,然而槍桿子是不可能集中在少數人手里,因為不可能那幾個人就把全美國的槍扛起來,總要有人去當士兵。所以相較而言,槍桿子在三者之中是最能體現民意的。當全美國的錢袋子和筆桿子都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實際上也就是站在了槍桿子的對立面,後果也就可想而知了。說真的,如果美國人真都是慫貨,獨立戰爭是怎麽打起來的?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1
  • 2
  • 1
  • 7
  • 2
  • 1
  • 1
  • 1
  • 1
  • 3
  • 1
  • 5
  • 2
  • 22
  • 5
  • 2
  • 15
  • 2
  • 1
  • 5
  • 5
  • 4
  • 1
  • 3
  • 2
  • 5
  • 2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