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帖】【細說倚天】宋遠橋政治生命的完結


  • Citi

    在得知宋青書劣跡後,宋遠橋怒不可遏,宣稱要清理門戶,如果真的這樣做了,那麽宋遠橋本人的政治生命尚不至於完結,可張松溪的勸言讓他來了個順坡下驢!宋遠橋的選擇,雖然臨時保住了自己的掌門之位,但在關鍵問題並未解決的情況下,他無法挽回局面,只是茍延殘喘,也使他後來的所有努力都無濟於事。

    張松溪是怎麽勸說的?他說:“大哥,青書做出這等大逆不道的事來,武當門中人人容他不得。但清理門戶事小,興覆江山事大,咱們可不能因小失大。”

    這個因小失大是啥意思呢?張松溪的說法是“聽那陳友諒之言,丐幫還想假手青書,謀害我等恩師,挾制武林諸大門派,圖謀江山。恩師的安危是本門第一大事,天下武林和蒼生的禍福,更是第一等的大事。青書這孩兒多行不義,遲早必遭報應。咱們還是商量大事要緊。”

    這個理由看起來還真充分,張三豐不知道宋青書叛出門戶,要是被暗算了,那可就大件事了,作為武林泰山北鬥,張三豐老爺子出事,也是武林的浩劫蒼生的不幸。所以,張松溪認為,“須得連日連夜趕回武當……咱們眼前第一要務是維護恩師金軀。”

    這選擇看起來很正確,但問題是以張三豐的武功,宋青書等人要對付他,只有暗算一途,只要派個人回武當通知一聲,老爺子有了提防,就不會出漏子。而且,跑回去護衛張三豐只是治標不治本的選擇,只要擊殺宋青書,自然就切斷了禍根,即便想放長線釣大魚,看看陳友諒想搞啥陰謀,那麽跟蹤宋青書,伺機而動也是最好選擇。

    武當四俠完全可以兵分兩路,一方面派人回去武當報訊,另一方面追蹤宋青書。張松溪作為武當智囊,非讓大家立刻趕回武當,表面上看是為了恩師安危著想,實際上卻是暫時放過了宋青書。咱們都知道,但凡大案要案,暫不查辦往往是最有效的平息方法,等風頭火勢一過,事情就有了所謂的余地,張松溪顯然是在打這個主意。

    宋遠橋聽張松溪一忽悠,立刻覺得言之有理,還劍入鞘,說道:“我方寸已亂,便聽四弟說罷。”這個看起來不錯的選擇,徹底斷送了他的政治生命!

    宋遠橋的順坡下驢很其實容易理解,畢竟宋青書犯下這種不僅僅斷送政治生命、甚至罪不容誅的大錯,對自己是極大打擊,回武當山坐鎮,有利於近距離接觸內部人員,穩定局面和人心。從歷史上看,一個官員聽到風聲後,往往會第一時間回單位穩住形勢,人要是不在單位,出了事就很難挽回局面。

    但他忽視了一點:宋青書犯下的不是一般的事,不是你回武當山往辦公室一坐就能解決的,拖字訣毫無意義。宋青書叛出師門,殺害師叔,已無從遮掩,頂多是暫時封鎖消息,這是一起重大責任事故,作為掌門需要承擔責任,而且犯事的還是自己的兒子,更是難辦,唯一辦法就是第一時間大義滅親,然後回武當山引咎辭職,說不定張三豐還會從輕處理,讓他留職察看。

    宋遠橋的這個選擇無疑是錯誤的,他之後的努力也一一落空。比如後來張無忌和周芷若大婚,宋遠橋奉師命前來道賀,人員安排就非常講究,他把非自己派系的俞蓮舟和殷梨亭帶上,顯然是懼怕他們留守大本營,說對自己不利的話,做對自己不利的事,而讓鐵桿小弟張松溪留守,也有穩定大局的意思。到了再後來的屠獅大會,宋遠橋更是選擇自己留守,出來參與其事的則是俞蓮舟和殷梨亭。

    但這些努力只能暫時拖延,卻不能挽回局面。宋青書在屠獅大會上助紂為虐,結果被俞蓮舟打成重傷,擡回武當山。

    宋遠橋已錯過了挽回局勢、博取“留職察看”處理的機會,他沒有第一時間追捕宋青書,對這起重大責任事故進行拖延,必然要被問責,結果,張三豐出手,擊殺重傷的宋青書,然後表示:“此事你(指宋遠橋)確有罪愆,本派掌門弟子之位,今日起由蓮舟接任。你專心精研太極拳法,掌門的俗務,不必再管了。”

    至此,宋遠橋被罷免,徹底喪失了在武當派內的話事權。而張三豐讓他“精研太極拳法”,表面上看是給他一個技術職務,但武學本非其最大長處,張無忌已精通太極拳,而浸淫武學的俞蓮舟作為接任掌門,也肯定會鉆研此道,且資質高於宋遠橋,因此,宋遠橋在技術領域也完全沒有話事空間,他的政治生命就此完結。


  • Citi


  • Citi

    轉帖,我去加個標籤。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6
  • 14
  • 6
  • 36
  • 1
  • 73
  • 3
  • 2
  • 4
  • 16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