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齊齊哈爾男子包養15歲女生案件依憲無罪辯護意見


  • Citi

    (我很好奇知乎竟然發不出去)

    一、暴民把道德和法律混為一談是濫用法律、破壞法治。法律禁止和14歲以下的幼女發生性行為是為了保護幼女身體健康,對於14週歲以上的婦女與他人發生性行為,你可以說他不道德,但不能說不健康,既然沒有涉及不健康那麼也就沒有侵犯法益,沒有侵犯法益就沒有社會危害性,沒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也就不應該入罪。

    世界各國對於和幾歲的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會有健康影響的標準不一,所以發生性關係的年齡下限也有所區別,美國認為是18週歲以上性交才健康,中國大陸認為是14週歲以上才不影響健康,香港台灣則是16週歲以上,而絕大多數的國家法定結婚年齡下限大概也是在14至18歲之間,換而言之,也可以間接推定性行為年齡的下限為14至18之間,所以也可以認為一般14週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不會產生健康影響,當然個別體質另當別論,哪怕是成年人也有不適宜性交的,比如假石女或者高潮過敏症患者等等,這些不在大數據的討論範圍之內。既然14週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不會造成健康影響,那麼法律自然不應該去禁止。

    二、暴民用惡法來維護道德只會釀成更大的不正義。主張用傳播淫穢物品罪、聚眾淫亂罪的人,殊不知比傳播淫穢物品、聚眾淫亂更嚴重的獸交、亂倫、通姦、14週歲以上男性被強姦都不屬於性犯罪,舉重以明輕,既然更重的行為是無罪的,那麼傳播淫穢物品罪和聚眾淫亂罪社會危害性更低(甚至我都不知道這有什麼具體的社會危害性,有誰受到了危害,怎麼的危害),用本身就不合理的惡法強行安插罪名入罪,說白了就相當於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樣就變成以後誰大家看他不爽,就可以針對性的根據某人制定刑法,那麼所有人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戴罪之人,這反而是造成更大的不正義。這種莫須有的入罪,這就違反了憲法關於保障公民人身自由、甚至生命健康權利的規定,違憲的法律就應當是無效的,遺憾的是我們至今尚未有獨立的違憲審查機制。

    三、暴民普遍對未成年心智雙標。一談未成年犯罪就說未成年心智早熟,具有充分的行為後果判斷能力,要降低刑法入罪年齡。一說未成年性交(不包括14歲以下幼童),就說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不具有充分的行為後果判斷能力,所以只要是和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一律都要入刑。敢情未成年人的心智水平是橡皮膠糖,對嫌疑人有利時就是不成熟,對嫌疑人不利時就充分成熟?那到底是依法治國還是依法治你?在古代社會人類平均十來歲就為人父母了,難道在封建落後的社會人類能夠理解自己的行為後果,而在發達昌明的現代社會反而愚昧無知?

    還有一種聲音是說性行為承諾年紀越大心理越成熟,如果有了下一代那麼心理成熟的人對下一代教育更好,這種說法明顯荒唐,那麼按照把性承諾年齡提升到18歲的觀點,難道18歲的人就成熟了?18歲也還在上大學呀,普遍都沒有社會閱歷呢,那麼為了下一代那是不是要把性承諾年齡一口氣加到25歲以上?而且如果是以「為下一代考慮」作為性承諾年齡的理由,那麼財富肯定也是對下一代成長不可或缺的因素,請問是不是富人才能做愛?普通人不配做愛?免得普通人的下一代沒有好的資源,耽誤下一代成長。如果不是,那麼所謂的心智成熟的年齡才能有性承諾的說法就是只是個藉口罷了。

    四、把性教育荒漠的責任推到年齡身上。對於牆內未成年性認知水平匱乏,歸根到底跟年齡沒有太直接的關係,因為性知識也是可以通過學習加強的,而大陸的性教育幾乎就是一片空白,要提高青少年的性知識最直接有效的辦法就是普及性教育,你片面強調未成年人的性承諾年齡和性侵犯認知率,卻對性教育空白荒漠只字不提,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意義。就像家長不會和孩子交流就把學習不好都推到遊戲上(現在是手機遊戲,十年前是電腦遊戲,二十年前是早戀,三十年前是武俠小說),反正就是不反思是否教育方法存在問題和缺失,無疑是本末倒置、緣木求魚,你從娃娃開始就普及性教育,就不需要提高性承諾年齡,你不把性教育當成一件嚴肅認真的事情去辦,孩子只能通過旁門左道學習性知識,那麼你年齡不管多大性侵認知水平都上不去,這就像狼孩(在森林長大的野人),一個受過教育的普通小孩的社會認知和適應能力都要遠遠強於從森林長大的成年狼孩。

    五、誅心之論。暴民理屈詞窮之際,就會從動機入手,將認為無罪的人說是動機不純,用聖人標準去要求無罪的人,以此打壓不同的聲音,其實這就是誅心之論。平心而論,世上就沒有人是大公無私的,如果一個人有私心那麼他就是有罪的、就是錯誤的存在,那麼世上的人都是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我們討論問題必須要就事論事,不能對人不對事,從動機入手,世上再無好人,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六、暴民將個人喜好強加於法律規範之上。有一些支持入罪的人,說不入罪就會破壞秩序,破壞風氣,我想問問到底是破壞什麼秩序?破壞的是什麼風氣?這種破壞有誰受到了損失?又有什麼證據證明一個保守迂腐的社會秩序就一定比包容開明的社會秩序、社會風氣更利於社會的發展?所謂的破壞秩序、破壞風氣都是暴民的藉口,本質上就是認為他們所不喜歡、不接受的行為都是有罪的,都是錯誤的,這個世界上應該以他們的喜好存在,但這種觀點明顯是錯誤的,這個世界上不道德甚至不健康但是合法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抽煙、喝酒,比如小賭、搏擊,比如過年過節放煙花爆竹,但為什麼這些明顯不良的社會風氣、社會秩序得以保留?這種直接傷害人身心健康的行為,難道不比和14歲以上未成年人發生性行為這種純道德爭議的行為更惡劣嗎?同樣是純道德上的爭議行為,比如像王思聰那樣的土豪左擁右抱,羅志祥多人運動,為什麼民眾又可以容忍,甚至男的不少羨慕嫉妒,女的不少投懷送抱,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可以包容?無非就是因為這種秩序和風氣民眾的喜好普遍接受罷了,由此可見,所謂的破壞秩序、破壞風氣只是暴民用來掩飾自己將個人喜好與法律規範胡攪蠻纏的藉口。

    有人說如果提高法定性承諾年齡是民眾共識,不接受也要接受,對於這種觀點,我的看法是,民主並不是一件好東西,只是一件不最壞的東西,誠然如蘇格拉底之死,就是因為所有人都不喜歡他所以處死他,而不是因為蘇格拉底的行為對社會有什麼危害性,但這樣的社會真的是我們想要的社會嗎?不是,正因為民眾意識到憑藉個人喜好去立法的民主社會不是我們想要的社會,所以我們才要憲政,要法治,目的就是要限制民主會根據個人喜好侵犯沒有社會危害性但是卻不為歡迎的人,事實上憲政法治也確實起到了這方面的作用,但是,只要民主立法就總是難以避免總會出現民眾個人喜好取代理性的情況,比如以個人喜好去限制十幾歲未成年人的性行為,當我們意識到法律因為民意的喜好而踐踏法治時,我們正確的態度,是通過邏輯,讓法律回歸到理性,而非把所有的惡政都推到民眾共識上,簡單來說,如果民眾共識是錯誤的,我們有責任讓民眾意識到共識的錯誤,並且通過憲政去防止這種錯誤,而非哪怕意識到是錯誤的,卻因為這是民眾共識的錯誤而縱容默許,否則,我們和兩千多年將蘇格拉底送上斷頭台的雅典公民又有什麼區別呢?

    這個世界不完美但不妨礙我們不斷追求完善,正如世界上沒有人能畫出一個絕對圓,但不妨礙我們通過不斷地精進來畫出一個比前人更圓的圓,同理,世界的法律不夠理性但不妨礙我們不斷追求使得法律比前人更理性。權利從來就不是上天恩賜的,而是靠我們自己爭取的,憲政社會也並非自建成之日起所有法律就是完美的沒有改進空間的、所有民意共識都是理性的正確的,相反,憲政國家的法治社會正是依靠人類永不滿足於現狀的一次次反思和抗爭,所以才能爭取到今天民眾的權益和自由。引導社會前進的永遠不是民意共識,而是事實與邏輯,正如日心說用上千年去挑戰地心說,秉持事實與邏輯引導民意,而非任由民意擺布盲目服從,才是指引人類正確前進的方向。民可使知之不可使由之,如是而已。

    綜上所述,黑龍江齊齊哈爾男子包養15歲女生案件依憲無罪,把一個無罪的行為硬是通過輿論上升到刑事案件,本質上是當今社會的民怨戾氣極深的反映,暴民紛紛要求判刑根本不是出於伸張正義,而是打著伸張正義的名義極力迫害他人來發洩平日生活里的怨氣。這種通過集體輿論審判欺凌個體公民發洩不滿的怨念和惡意,比起齊齊哈爾包養15歲女生的嫌疑人來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又有誰能監督和制約他們呢?


  • Citi

    好似樓主嘅分析幾個網站都有post?同一個人?:lomore-think:

    其實成件事係點?有冇詳細講嘅source?


  • Citi

    @親衛隊黑龍江齊齊哈爾男子包養15歲女生案件依憲無罪辯護意見 入面講:

    好似樓主嘅分析幾個網站都有post?同一個人?:lomore-think:

    其實成件事係點?有冇詳細講嘅source?

    大概事件就係有個有錢中年男性係推特度話自己包養咗幾個契女,年齡一個15,一個18,一個保密,對於墻內呢啲長期得不到性滿足嘅人嚟講,係極大刺激,於是就有人要求將佢入罪,但係由於目前公開嘅信息包養對象年齡都合法,所以就有人以此為由要求提高女性性行為年齡下限。另一部分認為改法律好麻煩唔現實,但發現佢有同被包養對象嘅公開床照,就要求按照傳播淫穢物品同聚眾淫亂入罪。

    當然另外有人發現中年男子有一個幼女性愛群,群內有成員發幼女視頻,於是要求徹查中年男子有冇同其他未滿十四周歲以下女性發生性行為嘅事實,如果有就要求入罪。

    對於中年男子假如真有同十四歲以下幼女發生性行為已經有法律管制,另當別論,不在我討論范圍之內。我呢度主要係針對網上有人要求修改刑法提高女性性行為年齡下限到十八歲(也有說二十歲,與適婚年齡重合),同要求按照傳播淫穢物品、聚眾淫亂入罪嘅觀點提出反駁。


  • Citi

    @藺礎

    這個事情怎麼說呢。從二十年前的15歲未成年人的心智標準來說,也是不能入刑的,參考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关于性犯罪的规定分析,对儿童的特殊、优先保护体现在,构成强奸罪,一般要求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对妇女进行奸淫,而奸淫不满14周岁的幼女的,不论是否采取强制手段实施,即不论幼女是否自愿,均以强奸论,并从重处罚。由此可见,在我国,14周岁是法律认可的幼女可以作出同意发生性行为决定的法定年龄界限。

    這些“乾女兒”明顯是自願被包養的,所以中年男子法律上絕不構成犯罪。你反駁的重點是譴責暴民思想。我認為那沒有必要,這是底層人遭到長期社會邊緣化後出現的負面心態。讓他們網上釋放壓力,總比學貴州公交司機來得要好。

    不過就我個人而言,我是偏保守的。如果一個地區法律上允許過早的性行為,不打擊這種風氣,會讓更多類似事件發生。這些未成年女孩,等到成年後能否為自己這些行為買單呢?她們的婚姻是否能夠幸福?家庭是不是能維持下去?她們的後代會處在什麼樣的生長環境下?他們長大後會不會成為社會危險因素?作為一個公民,這些都是要考慮並且做出妥善的預案的。


  • Citi

    @kana 喺 黑龍江齊齊哈爾男子包養15歲女生案件依憲無罪辯護意見 入面講:

    @藺礎

    這個事情怎麼說呢。從二十年前的15歲未成年人的心智標準來說,也是不能入刑的,參考

    《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关于性犯罪的规定分析,对儿童的特殊、优先保护体现在,构成强奸罪,一般要求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对妇女进行奸淫,而奸淫不满14周岁的幼女的,不论是否采取强制手段实施,即不论幼女是否自愿,均以强奸论,并从重处罚。由此可见,在我国,14周岁是法律认可的幼女可以作出同意发生性行为决定的法定年龄界限。

    這些“乾女兒”明顯是自願被包養的,所以中年男子法律上絕不構成犯罪。你反駁的重點是譴責暴民思想。我認為那沒有必要,這是底層人遭到長期社會邊緣化後出現的負面心態,讓他們網上釋放壓力,總比學貴州公交司機來得要好。

    不過就我個人而言,我是偏保守的。如果一個地區法律上允許過早的性行為,不打擊這種風氣,會讓更多類似事件發生。這些未成年女孩,等到成年後能否為自己這些行為買單呢?她們的婚姻是否能夠幸福?家庭是不是能維持下去?她們的後代會處在什麼樣的生長環境下?他們長大後會不會成為社會危險因素?作為一個公民,這些都是要考慮並且做出妥善的預案的。

    沒那麼簡單,由於大陸是有言論審查製度的,所以我們看到的所謂民間輿論往往是經過當局篩選以後嘅結果,比如因言入罪的《英烈保護法》,比如臭名昭著破壞人權的《監察法》,比如世人皆知的《港版國安法》,當局都是通過釋放篩選後的民意,然後以響應民心的方式去修改法律,我猜這次應該也是一樣,這次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將“個人喜好立法”作為一種慣例帶入法律當中,以後當局就更方便操控民意“喜好”立法了,這是政治層面的,所以那些不理性的暴民的聲音其實是當局的聲音,我們反抗暴民的聲音也就是對當局這種倒行逆施的觀點表達不滿,就像之前民眾鋪天蓋地為李文亮喊冤,才逼迫當局不得不收回處罰李文亮的成命,還要追封為烈士。

    在生活層面,其實大多數發達國家女孩子都是十來歲就破處了,也沒見別人的社會有多麼道德淪喪,性本來是沒有特殊價值的,就像吃飯睡覺一樣,都是生理需要。但當性被特殊化限制化以後,也就有了價值,那麼這時候壟斷性資源就會成為一種炫耀的資本,就像那個中年男子,人們為了獲得這種資本反而會千方百計的對女生下手,而女生也會利用性資源哄抬身價,你要草我,你就要買車買房娶我,這樣的社會才是不健康的。總的來說,當大家都不把性當成一種資源,那麼民眾就不會把性行為作為衡量女性身價的標準,女性反而可以更從容幸福的走入婚姻。當性有一天能像吃飯睡覺一樣平常的時候,也就沒有人因為性經歷而歧視或者被歧視,也沒有人會因為性經歷而壓迫或者被壓迫別人。

    黃金對於人來說具有無比的價值,對於大自然來說黃金只是石頭,性也是如此。我們總擔心女性的性行為過早的發生,這是因為你把性當成黃金,大家都知道偷竊黃金犯法,但是人為了顯示自己的優越感,反而瘋狂收集黃金,當所有都把性當成石頭,人人都可以和十來歲的女生自願發生關係,性就一文不值,一文不值自然也就沒有人要去搶佔一塊爛石頭,也就沒有人因為優越感而去和十來歲的女生發生關係,這樣女生反而是最不容易發生關係的。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1
  • 1
  • 1
  • 1
  • 3
  • 1
  • 6
  • 1
  • 2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