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 - 獨家村


  • Citi


  • Citi

    獨家村

    曲:Christopher Chak 詞:林夕
    編:Ted Lo 監:Alvin Leong

    我相信自求多福 只想販賣與眾不同
    若你為求風光去鞠躬 祝福你成功
    這小店就如美夢 不想因應恩客易容
    就算將過得很窮 賣它僅有的種

    你怪我不夠笑容 不懂跟風變通
    難及你沒原則 犧牲那初衷 隨舊情斷送

    盲愛和自愛不易兩全 讓我忍痛一刀就這麼兩斷
    沒法跟你輕輕鬆鬆假裝 卿卿我我只好放手 守護我的獨家村
    和你同做過的美夢發完 讓我一個擁抱互相許過的夙願
    任你毀我誇我自甘孤僻 都不要自尊心給折損
    請你圓滑的嘴臉 別拿幸福來規勸

    我跟你同床發夢 可惜語言再不相同
    大概做人不想太委曲 都將要絕種
    我不屑為求相擁 可啞忍到心裡裂縫
    若我所見不相同 獨守一角青空

    我怕折腰你怕窮 彼此怎可折衷
    唯願歲月靜好 不好跟你安寢 情自然壽終

    盲愛和自愛不易兩全 讓我忍痛一刀就這麼兩斷
    沒法跟你輕輕鬆鬆假裝 卿卿我我只好放手 守護我的獨家村
    和你同做過的美夢發完 讓我一個擁抱互相許過的夙願
    任你毀我誇我自甘孤僻 都不要自尊心給折損
    請你圓滑的嘴臉 別拿幸福來規勸

    忘我和自我不易兩全 讓我忍痛一刀就這麼兩斷
    若世間愛拖得一天 過得一天 怕將底牌揭穿 抵我懷著我獨眠
    我亦很怕一心軟 會將就得更辛酸
    換到飽暖失去自己一世不甘願
    任你嘲笑孤僻也好偏激也好只會自詡清高也好
    好過純淨的嘴臉 被媚俗的唇扭轉

    各走各路如試煉 不知你或我更安然
    無悔未曾可將你改變 都不被你污染


  • Citi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9/25/86126/愛情政治通殺:〈獨家村〉的政治隱喻

    「我相信自求多福 只想販賣與眾不同
    若你為求風光去鞠躬 祝福你成功
    這小店就如美夢 不想因應恩客易容
    就算將過得很窮 賣它僅有的種

    你怪我不夠笑容 不懂跟風變通
    難及你沒原則 犧牲那初衷 隨舊情斷送」

    整首歌中其實主角一直以第一身跟伴侶訴說內心心底話,一如〈富士山下〉中主角規勸對方不要因愛情這虛無之物,傷害自己,劃破手腕,氣氛溫和,偏偏有股淡然的哀傷。〈獨家村〉中主角則有一間小店,販賣夢想,擺售特色,堅持己見,不隨波逐流,委曲求存,但偏偏被對方挑剔批評,不懂變通,不求風光成功,但主角則反問「難及你沒原則 犧牲那初衷」?

    主角不欲委曲求存,香港人難道不是一樣嗎?我們所珍以重之的自由、法治、人權,為什麼要為所謂的「中港融合」而拱手相讓?香港這一小店,面積不大,地方淺窄,但我們香港人靠什麼立足於世界?不是靠我們的靈活變通,不是靠我們的本土文化,不是靠我們的原則嗎?

    「盲愛和自愛不易兩全 讓我忍痛一刀就這麼兩斷
    沒法跟你輕輕鬆鬆假裝卿卿我我只好放手
    守護我的獨家村
    和你同做過的美夢發完 讓我一個擁抱互相許過的夙願
    任你毀我誇我自甘孤僻 都不要自尊心給折損
    請你圓滑的嘴臉 別拿幸福來規勸」

    主角已經想通了:既然你我早已各走各路,任憑我如何愛你,也不會放棄自我,倒不如一刀兩斷,忍痛放手,讓我「守護我的獨家村」。既然和你無法做一個中國夢,既然無法和你好好醜醜演罷這齣「一國兩制」的大戲,倒不如就此分離吧。明白你有錢瞧不起我,明白你以為我自甘墮落,閉關鎖港,但既然分離,就別再張出你醜陋的嘴臉,用你口中所謂的「幸福」脅迫我吧。

    「我跟你同床發夢 可惜語言再不相同
    大概做人不想太委曲 都將要絕種
    我不屑為求相擁 可啞忍到心裡裂縫
    若我所見不相同 獨守一角青空

    我怕折腰你怕窮 彼此怎可折衷
    唯願歲月靜好 不好跟你安寢 情自然壽終」

    〈同床異夢〉,同一天空下,夢終究不同。你用你的普通話,我用我的廣東話;你有你的語言藝術,我有我的赤子之心;你要你的榮華富貴,我要我的原則腰骨,兩者怎能相通?見盡世態炎涼,真相扭曲,為利益,為權力,不擇手段,打壓異己,濁世中大概找一個赤誠的人也越見困難,但不論處境如何艱巨、如何扭曲,那一片青空,那一腔正氣,依然留守心中。

    「忘我和自我不易兩全 讓我忍痛一刀就這麼兩斷
    若世間愛拖得一天過得一天怕將底牌揭穿
    抵我懷著我獨眠
    我亦很怕一心軟 會將就得更辛酸
    換到飽暖失去自己一世不甘願
    任你嘲笑孤僻也好偏激也好只會自詡清高也好
    好過純淨的嘴臉 被媚俗的唇扭轉」

    我也有軟弱的時候,我也怕,我也怕失卻普選,將斷送香港,給香港蓋棺,但我有選擇嗎?你的底牌早已揭穿,我還有退路嗎?今日「袋住先」,換到一身溫飽,但失去了靈魂、失去了原則、失去了自我,這一身銅臭又有何用?要嘲笑要指罵要抨擊,隨便,總「好過純淨的嘴臉 被媚俗的唇扭轉」。

    「各走各路如試煉 不知你或我更安然
    無悔未曾可將你改變 都不被你污染」

    今日你我告別,家國分離,不知來日將來。或許,善良的心總究被邪惡抓手劃破,妖魔之言取代發自心中的真誠之話,這一小店最終要倒閉結業,賤賣家當。但我們絕不後悔,至少我有我的牌匾,我的原則,我的腰骨。感謝林夕這一絕妙之詞,讓香港人今日無悔選擇,堅持己見,義無反顧地走下去。民主自由之種子,今天由我們種下,後代來收成吧。


登入後回覆
 

相關主題

  • 1
  • 1
  • 1
  • 2
  • 3
  • 3
  • 1
  • 3
  • 1
  • 1
  • 1
  • 1
  • 1
  • 1
  • 1
  • 3
  • 1
  • 1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