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文寫作同中文寫作喺情感傳達方面有咩區別?


  • Citi

    最近睇連登故,見到有個作者係「平時係國轉粵」,佢會同時po「國語版」同「粵語版」

    假期開始的第一天,我卻在房間裡悶悶不樂。

    世上有甚麼比跟自己吵架更愚蠢的事?我是說,跟自己的身體……不,這樣說也不對,我已經語無論次了。

    時間久了,我甚至會有點忘記自己是誰,我是怡嗎?當然不是,是子明嗎?好像也不是了。反正就是在過別人的生活,而且還差點被自己上了。

    那個人的腦子到底在想些甚麼啊,精蟲上腦有這麼誇張嗎?但是,我……已經不記得那個感覺了,也許……真的會忍不住吧,也許。

    我的手慢慢伸向了胯下,我不是想幹甚麼壞事,只是偶爾會忍不住去確認一下,真的是光溜溜的呢……甚麼都沒有。

    「姐,媽叫你來幫忙打掃啦。」

    嚇死我了,聰突然用力拍打房門,我的手立即嚇得縮了起來,不對,我幹嘛在怕,不是說好不是甚麼壞事,更何況這點程度而已,我早就超過了。

    我用力的向門外喊:「知道啦!等我一下。」

    打掃嗎?確實也快過年了,在我家的話隨便抹一下就可以了,雜物也不多,但是這裡不知道要弄多久。

    我下了床,拿著髮圈到鏡前,輕輕把頭髮撥到耳後,髮尾早早就超過肩膀了,我咬住髮圈,用梳子把頭髮一下一下的梳成整齊的一束,這麼普通的動作,不知道為甚麼,總讓我感覺有點不對勁……

    對了!就是太普通了,不就一般女生會做的動作嗎?我到底在幹嘛,還用嘴咬髮圈?

    我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如夢初醒一般檢視了自己過往的行為,我把人家外觀弄成這樣就算了,居然連內在都變成這樣。

    我總算懂了,原來問題是我啊,再這樣下去,不止讓阿怡不高興,我的男子漢之魂也會慢慢磨滅掉吧。

    我想通了……一定要下狠心……

    「姐,你好了沒?媽又在催啦。」

    「喔……喔,好啦!」我趕緊把礙事的頭髮綁一綁,然後步出了房間。

    客廳比起平常有一點混亂,地上放滿紙箱和雜物,怡的媽媽正在彎腰整理,她看見我便說:「你這孩子,雖然改變了一點,但還是不及你弟弟積極啊。」

    「嗯……喔。」突然被說了教,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你去抹一下架子吧。」

    我到旁邊拿了張小矮凳,站上去才能勉強碰到架子,架上放的都是怡和聰小時候的合照,大概是小學的時候吧,兩人互相搭肩,那時怡比聰還高那麼一點點,綁著雙馬尾,那個時候的她好可愛啊。

    再往裡面一點則是放滿了獎杯和獎狀,我掃視了一眼,好像都是聰的,有些只是普通的豬肉獎,有些是學科成績最佳,還有幾個籃球比賽的冠亞軍,原來他這麼強的嗎,真的沒改錯名字。

    我就這樣一邊看,一邊全部抹乾淨,但是當我想下來的時候,一個不小心腳便踏了空,失去平衡,整個人往後倒,我不由自主的尖叫了起來。

    當我已經準備摔個痛快的時候,我的腰卻被輕輕的托住了,轉過身看,是聰輕鬆的把我接住了,不管怎樣,被男人摸腰感覺怪怪的,我趕緊把重心移回雙腿上,輕聲的向他說:「謝謝。」

    怡的媽媽看到這個情況後便對我說:「怎麼站都站不穩的。」

    「妳叫她抹架子幹嘛,她又不夠高。」聰替我辯護起來。

    怎麼回事……有男生袒護自己的感覺,好像還不錯,我現在甚至會用女生的角度去看男生了,我是說韓劇裡面啦,因為太無聊我點開了以前非常不屑的韓劇來看……

    看著現在的聰,比我整整高了一個頭,以男人的眼光來看,其實他算挺帥的,身上散發的陽光氣質也不禁讓我想起了怡,果然是兩姐弟嗎,內在都差不多。

    終於辛苦了半天,我用力的錘著又酸又痛的肩膀,同時為著明天做心理準備,我打算了,要剪個短髮。

    貼錯國語版,平時係國轉粵

    假期先啱啱開始第一日,我就係房裡面咁一個人悶悶不樂。

    世上有啲乜嘢蠢得過同自己冷戰?我係話,同自己嘅身體……唔係,咁講都唔啱,我已經語無論次。

    時間耐咗,我甚至會有啲唔記得自己係邊個,我係阿怡?當然唔係,係子明?好似都唔係。反正就係過嘅人地嘅生活,而且仲差啲畀自己搞埋。

    嗰個人個腦到底係度諗緊乜嘢,精蟲上腦有咁誇張咩?但係,我……已經唔係好記得嗰個感覺,或者……真係會忍唔住掛,或者。

    我隻手慢慢咁伸向下面,我唔係想做咩衰嘢,只是間中會忍唔住去確認一下,真係空了了㗎喎……乜都冇。

    「家姐,阿媽叫你嚟幫手執嘢啊。」

    嚇死人咩,阿聰突然用力咁拍對門,我隻手即刻嚇到縮起,唔啱喎,我點解要驚,講明唔係咩衰嘢,更何況咁嘅程度啫,我一早就過晒。

    我用力咁向門外嗌:「知啦!等我一陣。」

    執屋啊?又真係就快年廿八,喺我屋企嘅話求其抹一下就得,雜物都唔多,但係唔知呢度要搞幾耐。

    我落咗床,拎住橡筋去到鏡前面,輕輕咁將頭髮撥到去耳仔後面,頭髮一早已經過晒膊頭,我咬住橡筋,一下一下咁將頭髮梳成整齊嘅一紥,看似普通嘅動作,唔知點解,硬係令我覺得有啲唔對路……

    無錯!就係太普通啦,呢個咪一般女仔會做嘅動作?我到底做緊乜,仲用口咬住橡筋?

    我成個屁股坐咗落地板,如夢初醒咁睇返自己之前嘅行為,我將人地嘅外觀搞成咁就算啦,竟然連內在都變成咁。

    我終於明啦,原來問題係我啊,再咁落去,唔止令阿怡唔開心,我嘅男子漢之魂應該都會慢慢磨滅晒。

    我諗通咗啦……一定要狠心啲……

    「家姐,你得未啊?阿媽又催啦。」

    「喔……喔,得啦!」我即刻將阻定嘅頭髮求奇綁一綁,然後行出房門。

    客廳比起平時有啲亂,地下放滿紙箱同雜物,阿怡阿媽係度彎緊腰執嘢,佢見到我就話:「你吖,雖然改變咗啲,但都係無你細佬咁積極。」

    「嗯……喔。」突然畀人話咗句,我都唔知應該畀咩反應。

    「你去抹下個層架喇。」

    我到側邊拎咗張小矮凳,要企上去先勉強掂到個層架,架上面放嘅都係阿怡同阿聰細個嘅合照,大概係小學嗰陣,兩人互相搭膊頭,嗰陣阿怡比阿聰仲高少少,綁住孖辮,嗰時嘅佢好可愛啊。

    再入面啲就放咗好多獎杯同獎狀,我望咗一眼,好似都係阿聰嘅,有啲只係普通嘅豬肉獎,有啲就係學科成績最佳,仲有幾個籃球比賽嘅冠亞軍,原來佢咁叻嘅咩,真係無改錯名。

    我就咁一邊睇,一邊抹到乾淨晒,但當我想落返嚟嘅時候,一個唔小心隻腳踩空咗,無咗平衡,成個人向後跌,我唔受控制咁尖叫咗出嚟。

    當我已經準備跌餐懵嘅時候,我條腰無啦啦畀啲嘢托住咗,擰轉身望,係阿聰輕鬆咁將我接住咗,無論點都好,畀男人摸腰感覺好奇怪,我即刻將重心移返落隻腳,細細輕咁同佢講:「唔該。」

    阿怡媽媽睇到呢個情況之後就同我講:「搞咩連企都企唔穩。」

    「妳叫佢抹層架做乜,佢又唔夠高。」聰幫我辯護。

    唔知做乜……有人袒護自己嘅感覺,好似都唔錯,我而家甚至會用女仔嘅角度去睇男仔,我係話韓劇裡面,因為太悶我開始睇以前完全無興趣嘅韓劇……

    望住而家嘅阿聰,比我高足足成個頭,以男人嘅眼光嚟睇,其實佢幾靚仔,身上散發嘅陽光氣息都不禁令我諗起咗阿怡,果然係兩姐弟,連內在都差唔多。

    終於辛苦咗半日,我用力咁揼住又酸又痛的膊頭,同時為聽日做好心理準備,我決定咗,要剪個短髮。

    (少甜)我同個TB交換咗身體


    :lomore-hoho: 大家點睇?



  • 我覺得多數用「書面語」寫作感覺會比較含蓄平穩,粵文就感覺大俗大雅


  • Citi

    唔係睇讀者母語係乜?



相關主題

  • 2
  • 4
  • 2
  • 1
  • 40
  • 14
  • 20
  • 21
  • 2
  • 3
  • 4
  • 31
  • 25